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挑事
    “风哥早啊,那是你的车?”

    一来到夜总会,赵小白隔得老远便热情的打起了招呼,见林风转动着钥匙圈点了点头,他干笑一声,强行恭维道:“好……好拉风。”

    今天的赵小白热情的就像换了个人,一路没话找话屁颠颠的跟在林风后头,就像个忠实的狗腿子一样。

    “对了,帮我个忙?”林风忽然回头说道。

    “行,没……需要我帮什么?”赵小白一口答应下来才突然想起,连眼前这位都办不到的事,他似乎就更不行了。

    林风掏出手机,还是几年前的老款式了,递给赵小白说:“帮我弄几个游戏在里边吧。”

    原来只是下手机游戏而已,这可是赵小白的强项,当即松了口气,只是拿过手机一看,他又犯难了:“塞班系统,还不是智能机,这只能装一些简单的jar的游戏……”

    “只要是游戏就成,这班上的太无聊。”

    说完林风进休息室换衣服去了,等出来的时候,赵小白已经帮他把游戏装好,虽然只是一些极为简单的游戏,但用来给林风打发无聊时间是足够了。

    在赵小白的指点下,林风玩的很是投入,只是技术实在有够拙劣,这让旁观的赵小白莫名多了些优越感。

    今天已经是周六了,这里的生意依旧没有任何起色,从魏洋出来混烟抽的频率就不难看出。

    听他闲聊时讲,自从秦嫣接手这里的生意后,制定了一系列条条款款的规矩,非但没有起到好的效果,生意反而比起以前一天不如一天。

    像他这样的普通服务生工资本就不高,收入全靠小费,以前运气好的时候一晚至少能赚个五六百,现在一个星期也不一定能得到这么多小费,好些人都跳槽去了街尾另一家新开的顶尖夜总会。

    “那你怎么不去?”林风玩着手机游戏头也不抬的问了句。

    魏洋抬头望向夜空,长长吐出一口烟圈,只听他颇为感慨的道:“钱什么对我只是浮云,只要若曦在这里一天,我就哪里也不会去。”

    这小子一副情根深种的模样,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当许若曦带着一阵香风从他们跟前走过的时候,看也没看苦苦摆着造型的魏洋一眼,还是那幅冷艳高不可攀的样子。

    林风实在不忍心告诉他,昨夜亲眼看到许若曦上了一个有钱公子哥的跑车,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到底做什么去了,似乎很容易令人产生遐想。

    他边玩着手机游戏,边跟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看样子秦嫣今晚又不会出现了,这时对讲机里传来老戴的声音。

    老戴有些急事要出去,让林风替他坐镇监控室。

    所谓的监控室,实际也就是一个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屋内烟头遍地,空气浑浊,墙上挂着一台四十二寸液晶电视,总共九个监控画面,全是无关痛痒的地方。

    下细一想也就明白了,像夜总会这种行业就没一个底子干净的,安装摄像头也是迫于管理部门强行要求,随便装几个糊弄过去就算完事,根本就不顶用。

    房间冷气开的很足,倒比外头强上不少,林风把双腿搁在控制台上,专心致志的摆弄着游戏,没过多久,房门被推开了,只见张佳鬼祟的溜了进来,还给林风带来一份刚切好的果盘。

    “风哥,我请你吃的,就当是感谢你昨晚救我一命。”张佳拖来一张凳子,把果盘摆在上面,又亲自拈起牙签串上一颗红彤彤的圣女果递到林风嘴巴边上。

    她今晚穿着更加清凉,吊带背心只遮住两个浑圆的下半部分,随着腰部前倾,中间那道深邃的壕沟清晰可见。

    张佳在这里虽不是长的最好看的一个,但她大大方方的性格却非常讨人喜欢,特别是像赵小白这样的宅男,更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就连林风也无法拒绝她的盛情,一口把送到嘴边的圣女果吃了下去。

    正当林风躺在监控室享福的时候,一楼大厅却出事了,卡座区有七八桌客人,因为现在时间尚早,由一支三男一女组成的乐队正在表演台上倾情演唱着。

    最靠近舞台的一张桌子坐了四个小混混,磕掉的瓜子壳扔了一地都是,乐队在上头卖力的表演,这几个闲的蛋疼的家伙不顾其他客人不满的眼神,在那里大吼大叫不断喝着倒彩,就像摆明是来故意捣乱的一样。

    乐队主唱,拿着话筒的年轻女子被他们影响的简直没法好生唱下去了,唱着唱着走调不说,还不时忘记歌词,脸上的笑容无比僵硬。

    她越是紧张,台下的混混就越笑的张狂,一个光着身上的小子抓起一把瓜壳往台上抛去,尽管没砸着人,态度却十分跋扈。

    这家伙扔了东西还不解气,又把大拇指朝下晃动着对女歌手嚷道:“唱的什么狗屎,老子都比你唱的好听,快滚吧!”

    “对,别特么在上面丢人现眼,滚吧!”

    同桌三人跟着大声起哄,把桌子拍的咚咚作响。

    女歌手气的直抹眼泪,哪还顾得上唱歌,音乐声渐渐停歇下来,场中只剩下他们四个猖獗的笑声,穿着黑西装的内保人员匆匆赶了过来,走到桌前还算客气的劝说道:“几位朋友,请你们不要影响到其他客人,不然就请你们离开。”

    “妈的,老子花了钱难道连话都不让说了?”将t恤搭在肩头上那小子撇着嘴说,不过态度还算收敛了一些,没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等内保前脚离开,这家伙又不安份了起来,趁着一名女服务生给隔壁桌的客人送啤酒的机会,伸手在这姑娘的臀部用力捏了吧。

    “啊!!!”

    尖叫声突兀响起,女服务生羞愤的转过脸,只见掐她屁股那人正十分无耻将手放在鼻尖嗅着,嘴里发出一阵恶心的笑声。

    在夜总会工作的保安大多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一次他们不再像之前那样客气了,通过无线耳麦从楼上叫来十几票人,手拿橡胶棍把这四个摆明是故意来找碴的小混混揍得哭爹喊娘,周围顾客瞧着解气,竟然有人带头鼓起了掌,保安们一个个有如神助,揍起这四个找死的混混更加卖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