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摩托车
    差不多凌晨一点过的时候林风才回到小区,上到八楼只见隔壁那对情侣似乎刚吃完宵夜回来,男的不知吃了什么,一脸潮红,在家门口就把持不住了,右手放在女人没二两肉的屁股蛋上使劲搓揉着。

    女人忙着在包包里翻找房门钥匙,任凭男子那双手在自己身上作怪,即便有外人出现,两人也没当成回事,依然我行我素。

    这对情侣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前两天就因为一泡狗尿的小事把楼道清洁员骂哭过。

    林风只瞥了眼就往自家门前走去,等走近了才注意到,一条体形娇小的小鹿犬正抬起后腿对着他家房门的墙角边撒尿,难怪一走进过道就闻到股尿臊味。

    这条狗似乎就偏爱他家门前墙角,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撒尿了,这泡尿又臭又长,深黄色水迹沿着墙角朝四处蔓延,多半是从外面一路憋着回来,就为了到这里来巩固它的地盘。

    隔壁那对情侣丝毫没有要管管的意思,狗不懂事乱撒尿可以理解,但作为主人明明看见了还放任不管就有些缺德了。

    林风走上前去,小鹿犬瞪着两眼警惕的望着他,还在继续撒着,林风往地板重重一跺脚,发出咚的一声,小鹿犬这下真的犹如受惊的小鹿一样,哀叫着一路狂奔回主人身边,凡是跑过的地方留下道明显的水线。

    他这样做以算是相当的温柔,正往兜里掏着房门钥匙,小狗的女主人反倒不乐意了,乖乖宝贝叫着把狗搂进怀里,转脸又对着林风方向阴阳怪气的说道:“这里都住些什么人啊,一点素质没有,还跟狗一般见识……”

    早就知道了这女的牙尖嘴利,不然也不能把在这里扫地的大婶给骂哭了,沈飞懒得看她一眼,摇着头嗤笑一声。

    “小子你笑啥?!”可她身边的男子却把这笑声当成了挑拨,故意露出短袖下两条在健身房和靠吃蛋白粉弄出来的肱二头肌,高声喝道:“有意见是不?”

    那挑衅的眼神不断在林风身上游弋,似乎巴不得找个理由过来干上一架。

    “没意见。”林风若无其事笑笑,拧开房门走回屋里并随手将门关上,外头并没有因为他的主动退让而消停下来,还能听见那对男女骂骂咧咧的声音。

    “你今天转性了?不把门外那两个骂你的人揍一顿?”陈晨拉开房间门,探出脑袋明知故问道,显然她早都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不出现只是因为想考验一番林风,看他能不能把自己说的记住。

    她哪里会知道,其实林风回来前还跟一伙社会人员打了一场,只以为这家伙今天终于长记性了。

    “揍他们?只要你点头同意,我可以马上就冲到隔壁去,如果不把他们打出绿屎来,只能说明他们今天没吃韭菜。”林风耸耸肩走了上去,他更关心陈晨藏在门后的身体是不是什么都没穿。

    “说你两句,你又得意了是吧?”

    “开个玩笑嘛,你觉得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见她又板起脸打算说教,林风忙改口说:“队长,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难得看他正儿八经的样子,陈晨点了点头。

    “夜总会离我们住的地方太远,而且下了班连公交车都没了,你看能不能向上头反应一下,给我们派辆车什么的代步……”林风用满是希冀的眼神看着她。

    “想得美,你看谁当保安,每月就拿一千多工资还开车去上班?”

    陈晨想也没想就回绝了。

    “唉,给你们干活真是自找罪受,老王也够抠门的了,派人办事连点福利津贴都不给……”

    尽管早在意料中,林风还是忍不住想拿话去刺激一下陈晨,这就像上完厕所会去洗手一样,就是一种习惯,要是哪天见了面不逗逗她,总感觉这日子过的缺少点什么。

    出乎意料,陈晨这次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狡黠的眼神,就像个正在恶作剧的小姑娘,只见她露出排洁白的牙齿,笑着说:“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了,接着!”

    说完伸出纤细的手臂往外一抛,一道明晃晃的物体从她指尖飞出。

    林风随手一捞便攥在手心,这是把崭新的车钥匙,上面没有任何的标识物。

    “摩托车钥匙?”

    “是啊,我向上面申请的,正好拿给你上班用。”

    “什么类型的摩托,路跑?街跑?越野……”

    林风一挑眉毛,把玩着车钥匙一边随口问道,他的注意力全放在车钥匙上,却没发觉陈晨眼中露出捉狭的神色,模凌两可的说:“反正差不多吧,车就停在楼下,明天上班你就能看到,好了,我要睡觉了。”

    说完她就关上了门,只留下林风一人在客厅将信将疑的看着钥匙。

    ……

    第二天,当林风看到那辆停放在一楼通道夹角的火红色小踏板时,心里顿时就有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妞一定是故意的,向上头申请什么交通工具不好,偏偏弄了辆招眼的红色小摩托车给他,还在龙头把手上挂了个可爱的粉红色头盔。

    骑还是不骑?

    林风没有纠结太久,轻松一跨骑上摩托,拧动油门,马达很给力的颤动起来。

    刚一上手就可以肯定这车没有看起来的那样简单,以林风的经验来看,至少这车的动力系统就经过改装,至于还有没有别的特殊功能,要回头问过陈晨才知道了。

    林风晃悠悠来到出口,小踏板吱嘎一声停了下来,只见不大的通道出口被一辆途观堵了大半,剩下那点缝隙别说过车,就算人想要经过都得侧身才行。

    谁这么没公德心把车停在这里?

    途观……该不会又是那对情侣吧?

    走上去一瞧车牌立马就证实了林风的猜测,也只有那对奇葩男女才会干出如此缺德事。

    途观发出一阵刺耳的警报声音,等八楼那对情侣急匆匆跑出来时,林风早已经骑着他的小踏板走的没影了。

    看着自己的爱车,男子露出疑惑的表情,他明明记得离开时拉上手刹,可一转眼,车已经向前挪动了至少两米,地面残留着明显的刮痕。

    “卧槽,谁特么干的!”

    当男子走到爱车正面,顿时抑制不住愤怒的叫骂起来,只见汽车引擎盖向下凹陷进去一块,如果仔细看就会发觉,凹陷处竟然是个拳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