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打完收工
    “找……找你的钱。”老板死马当成活马医似得向他投去求救的眼神。

    林风却像视而不见,临出门前陈晨还不放心的再三交代过,不该管的闲事少管,再要出岔子她肯定又要去跟老首长告状。

    吃一亏长一智,眼前这群小鱼小虾他是不打算再去搭理了,就像陈晨说的那样,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好人,这种事自然有警察出面,轮不到他去操心。

    当然,如果有人敢找他碴的话,就该另当别论了。

    “嗯谢谢。”

    林风道谢之后接过零钱往裤兜一塞,右手搭在张佳香肩上转身就要往外面走去,由始至终,他还是没有正视过豹哥几人。

    在自己地盘上被人无视,特别是对方还穿着那一身廉价的保安制服极为刺眼,光头豹哥就像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一张黑脸阴沉下来,在背后冷声喝道:“你小子给我站住。”

    张佳的娇躯情不自禁一抖,林风却仿似没听到那样,拖着她继续往前迈着步子。

    没等豹哥动手,之前表现的最嚣张那个混混极有眼力劲的冲了上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嚷着:“草泥马,我大哥跟你讲话听不见?!”

    门口那两个混混也回过神来,各自抄着一个空酒瓶挡在门前,林风不得不停下脚步,手掌拍了拍张佳颤抖不止的肩头,说:“站远一些,小心血溅到衣服上。”

    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张佳顿时整个人都懵了,根本想不起该如何回答,林风把她轻轻往旁边一推,恰在这时,后面追来的混混一手搭在了他肩膀上,脏话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一瞬,林风动手了。

    只见他单手抓住这只搭在肩膀上的手掌,腰腿同时发力,把人猛地向前一甩。

    哐!

    漂亮的过肩摔直接把这混混掼在地上,林风出手很有分寸,光是这一下就够对方受的了。

    这一动上手,周围的混混们自然不会站着干看,不等豹哥招呼,挡在门前那俩混混最先反应过来,抄着空啤酒瓶就扑向林风,一看他们这架势就知道平常没少跟别人干架。

    快准狠是够了,只可惜这次没找好对手。

    对付这种小瘪三林风都懒得闪躲,一记手刀就把最先袭向他头部的酒瓶劈了个粉碎,玻璃渣子洒了对方一脸都是,他却转身快速蹬出一脚,直接把另一个冲到半途中的家伙踹出了大门。

    面前这家伙还举着半截空酒瓶处在错愕之中,林风最烦就是这种欺善怕恶的小瘪三,既然已经动起了手,自然要让他长点记性。

    咣!

    直拳捣在对方嘴上,直接砸掉两颗带血的门牙,接着又是一脚,把人踢的翻滚出去,与他同伴躺在一起。

    利刃撕破空气的呼啸在身后传来。

    豹哥作为老大靠的就是一股狠劲,泛着寒意的西瓜刀从背后照直往林风背脊上砍去,真要被这一刀砍实了,势必要皮开肉绽,血溅五步。

    站在一旁的张佳看的最是清楚,禁不住尖叫一声,然而刚一出口,情况却瞬间逆转,只见林风似乎有所感应似得,回身的刹那一记高鞭腿抽了出去,刀刃还没落下,豹哥只觉眼前一黑,脑门就像被一柄大锤砸中,身体随着这股巨力不受控制般一个倒栽葱摔在地上。

    轰……豹哥毫无形象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场面一时间安静极了,还有三个没来得及动手的家伙,正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注视着林风,此时他们因该是在心头暗自庆幸,幸好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动手。

    包括超市老板夫妻和那几个顾客,都是一副快要心肌梗塞的模样。

    这时林风叼在嘴里的烟才抽了三分之一不到,他就像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对着这三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滚蛋了。

    “谢……谢谢大哥。”

    三人一改刚来的跋扈,抬着昏死过去的豹哥点头哈腰从林风身边走过,然后一溜烟就跑了,挨了揍的三个混混伤的没豹哥重,见兄弟们都跑了,只能自己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畏惧的注视着林风,一边向远处逃去。

    上门收保护费的混混被打跑了,老板终于松了口气,可是一想豹哥他们这回吃了大亏,如果把这笔帐算在自己头上那不就惨了,下次可不一定还有人会为他出头。

    他正打算说两句感激的客套话,接下来好拉拉关系,可谁想林风毫不停留掀开门帘走了出去,黑夜中只留下个伟岸的背影。

    “我靠,这家伙酷毙了!”

    张佳两眼放光注视着远去的背影,直到现在她才惊觉,林风这家伙简直酷的一塌糊涂,那身廉价的保安服根本无法遮掩他自身的男人味。

    等林风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黑暗中,张佳才从花痴状态恍惚回过神,豹哥他们虽然被打跑了,但谁也吃不准他还会不会带人回来报仇,店里其它几名顾客早都趁机溜了。

    “小姑娘快回去吧,这里不安全。”一脸苦色的老板拿着铁钩过来,准备拉下卷帘门停止营业,今晚这生意是没法做了。

    听他这么一说,张佳也担心起豹哥会不会迁怒到她身上,毕竟刚才林风还特别关照过她,这些人渣为了报仇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出了超市豹哥等人早已经跑得没影了,而让张佳感觉意外却是赵小白就站在门前,手里还牵着他那辆很low的电动自行车。

    “胖子你怎么在这儿?”张佳一边说着话一边无奈的瞄了眼手机,男友还在麻将桌上,都不知他什么时候才来。

    赵小白看着楚楚动人的女神,脸上的那几颗青春痘都因为太过激动而泛着红光。

    “佳……佳姐,那些人可能还会回来,要不我骑车送你回家吧?”说完后又怕被拒绝,他都不敢去看张佳的眼睛,心脏就像要从胸腔中蹦出来了一样。

    “那好吧,送我到南大街,死家伙光顾着打牌都不来接我。”

    张佳没想那么多,两腿一并往自行车后座上一坐,手臂自然而然挽住了赵小白的腰。

    “骑慢点小心摔跤。”

    “嗯……”赵小白激动的都说不出话了,真希望眼前这条路永远到不了尽头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