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床头打架
    “你……”

    林风这简直是在贼喊捉贼,占了便宜不说,嘴上还不肯放过已经气的娇躯直颤的陈晨,说出的话更是能把活人气死,谁会对这种无耻人渣有所企图!

    他无疑是在玩火!

    “既然知道是我,还不把刀拿开!”陈晨咬紧了贝齿,酥胸急促的起伏,显然快要压制不住心中澎湃的怒火。

    “你还没说摸到我房间里来干嘛?”

    林风嗅着这股熟悉的兰花香气,磨磨蹭蹭将刀收了回去,只是却没挪动身体的意思,依旧紧贴着人家女生的背部。

    危险解除,脸上已经通红的陈晨强忍着羞愤转过身来,几乎蹭到彼此的胸口。

    面对着林风,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陈晨像是有些招架不住,低垂着脑袋,轻声说道:“我来是有些事想告诉你……”

    如果光线好一点林风或许会发现,面前的美女已经暗自攥紧了拳头,只是他现在显然没考虑的那么周详,腆着脸问道:“跟我说什么?”

    陈晨一副欲语还休,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十分惹人遐想,林风不由伸长了脑袋,想要听听她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我说……”陈晨吐气如兰的说着,忽然眼神一变,娇嗔道:“你去死吧!”

    还没说完,右膝猛地往对方两腿间用力一顶,她居然在怒极之下故技重施,使出了撩阴腿。

    只是这次她显然低估了林风,吃一亏长一智,她突然一下转性了似得,林风不提防着她才怪。

    踢到一半的大长腿被林风两腿稳稳夹住了,这家伙嘴角一咧,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正要调侃对方两句,陈晨却像气的失去了理智一样,蓦地一把抱住了他,张嘴就往他宽厚的肩膀咬去。

    “嗷!”

    林风措不及防,痛的他不由发出一声惨呼,这妞就跟得了狂犬病似得,咬着就不肯松口,投鼠忌器的林风又不可能用暴力把人挣开,不然非得把她那一嘴白牙给崩掉几颗不可,回头不管是老首长还是王部长,估计都得跟他拼命。

    两人就这么以外人看来无比暧昧的姿势翻倒在床上,陈晨显然是被他气的太狠,把什么礼义廉耻都抛在了脑后,为了报仇,占据上风的她竟然跨坐在林风腰上,双拳暴风聚雨般往他胸口前捣去。

    这次可没人再来劝架了,林风也算是自讨苦吃,竟然把心高气傲的顶头上司气的近乎失去理智,这双粉拳虽说砸在身上不算很疼,可老是这样被压着打终究不是个事。

    “你够了啊!”

    林风最后一次警告道,陈晨依旧不理,气咻咻不断挥舞拳头,这回林风不再让着她了,一把握住对方的双手,腰部一发力翻了过去。

    在陈晨的惊呼声中,将这妞反压在了身下,两人的位置瞬间对调,姿势却变得更加暧昧,陈晨在翻倒下去的那一刻,为了保持平衡,两条长腿下意识盘在林风腰上,现在被死死压着,想收也收不回来。

    如果她现在开口认输,林风还真不敢把她怎么样,可这位心高气傲的大小姐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工作单位,都是受人追捧的对象,何曾受过这种粗野的对待,一时有些想不开,死咬着嘴唇不肯说话,只顾着一个劲的不断挣扎,妄图摆脱束缚。

    可随着她拼命扭动,林风却在心头直呼受不了,这傻妞根本没意识到问题,翘臀不停在他腰腹间磨来蹭去,想不给点反应都不行,这尼玛简直是要人老命啊。

    要不是林风自我克制力极强,换了其他男性只怕是要将错就错,来个霸王硬上弓了。

    咚!咚!咚!

    “你们楼上在搞什么鬼,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门外传来激烈的敲门声音,听起来多半是楼下邻居受不了噪音干扰,跑上来抗议了。

    两人动作一僵,保持着前一秒的造型一动不动,甚至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外头骂了几句之后暂时归于了平静,也没听到下楼的声音,不知那人走了没有。

    林风还压在陈晨的身上,留心着外面的动静,浑没发觉陈晨那张本该白皙的俏脸已经变成猪肝的颜色。

    原来她一停止挣扎,这才陡然发觉对方某个**的物体抵在自己大腿根上,尽管她还从未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可要说对男性身体构造一点不了解那完全是在自欺欺人。

    是谁引起林风这样的反应,她心中多少也猜到些原委。

    想到自己还和这讨厌的家伙保持着如此羞人的造型,一颗芳心竟然犹如小鹿乱撞般嗵嗵嗵的剧烈跳动着,满脑子的怒火瞬间烟消云散,只留下懊恼和羞涩。

    终于,外面的人等了一两分钟得不到回应便下楼去了,还被抓着双松压在身下的陈晨忍不住羞恼的说:“把我放开。”

    “放开你,那你一会儿又打又咬我怎么办?”林风却不上当,死皮赖脸趴在香喷喷的娇躯上。

    “我保证不再对你动手,这样总可以了吧。”说这话的时候,陈晨都快把自己粉红的嘴唇咬出血来。

    眼看她又有发怒的迹象,林风也不愿把她得罪太狠,不然回头又到老首长面前告上一状,就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林风刚一退开,陈晨翻身坐了起来,低垂着头快速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裳,这才起身往门口走去,只是光线太暗,看不见她脸上绯红的颜色。

    眼看她走出房间,林风暗松了口气,谁知陈晨略显冷淡的声音却在外头传来:“你出来一下。”

    来到客厅,陈晨已经在沙发坐下,身前茶几上摆着一叠件,只见她两手十指交织在一起,声音略显冷淡的问道:“说说吧,今天你又在浩远集团干了什么好事?”

    此时的她恢复了领导的气势,脸上的表情说变就变,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林风心知该来的总会来,硬挤出个笑容:“我已经想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不过看你样子,是不是又出了什么岔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