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有所企图
    “开车。”

    坐到副驾室位上,略显郁闷的一号向司机命令道,刺耳的警报声已经停歇,屋子里的安全顾问大概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所以并未展开进一步的搜查。

    三人做事可以说滴水不漏,临走时连扔在草坪上的麻药面团也一并带走,两条杜宾犬只瘫了一小会儿又恢复了生龙活虎,只是狐疑的望着外墙。

    可惜今晚已经打草惊蛇,那些人即便没发现端倪也势必会提高警惕,为了保险起见,一号当机立断下令取消行动,其他两人完全服从命令,并无任何意义。

    桑塔纳重新发动,沿着来时的道路往回驶去,出了门岗,三人这才放松下来,一号拿起通话器亲自向王部长汇报刚才发生的情况。

    这里属于郊外岔路,沿途车辆稀少,行人更是一个都见不着,桑塔纳快速驶过一处弯道,眼前骤然一亮,突然出现的刺眼强光照的前排两人睁不开眼。

    司机只得下意识踩了脚刹车,还没等他适应强光,紧接着又一辆汽车从侧面撞了上来。

    轰隆!

    剧烈的撞击下,桑塔纳就像处在惊涛骇浪中翻覆的小船,连续翻滚了几圈才堪堪停了下来。

    地上到处散落着汽车零碎部件,黑烟不断从引擎盖冒出,氙气大灯照射下的桑塔纳已经严重变形,车身部分损毁严重。

    同样车头变型的猛禽皮卡停在路边,车门拉开,跳下名身材瘦小的男子,瘦骨嶙峋的脸颊有颗显眼的痦子,上面还长着一撮黑毛,看着极为恶心。

    贼眉鼠眼的男子来到桑塔纳车前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车内的情况,开着氙气大灯那辆车上也下来一人,这家伙的体积与前面男子形成鲜明对比,身高足有两米,虎背熊腰,暴露在背心外的两条胳膊比常人大腿还粗。

    他瓮声瓮气的说:“鼹鼠,别浪费时间了,大哥叫我们办完事就赶紧回去,接着。”

    说完他随手一抛,一把霰弹枪扔了过去。

    被称作鼹鼠的猥琐家伙准确接住霰弹枪却没急着动手,有些不满的抱怨道:“催什么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老子还没玩够!”

    一号只是被震晕了过去,两人的对话传入耳廓,他强撑着睁开眼,当看清眼前这人,居然一下露出惊骇的神色。

    “你们……是十二……”

    “挺聪明,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鼹鼠抬起枪口正对着一号那张惊骇的脸,毫不犹豫扣下了扳机。

    嘡……

    火舌从枪口喷涌而出,一号还未来得及有所作为,一张脸瞬间炸成无数的血花,他倒了下去,手脚还在不住的抽搐,鼹鼠伸出猩红的舌头舔食掉粘在嘴角的血水,上前几步将枪口伸入车窗,朝着一号胸口又是嘡的一枪。

    杀了一号,他又如法泡制朝另外两人补上一枪,这才慢条斯理将上半身探入车内摸索起来,而跟他同来那名五大三粗的壮男则从皮卡后车厢搬下两桶汽油,拧开盖子,用汽油将这辆桑塔纳浇了个透彻。

    “傻牛,你猜他们是什么人?”鼹鼠从车里出来,手中多了个黑皮证件,正一脸得意的问道。

    “我叫蛮牛,你要再叫我一声傻牛,我就揍你。”大个子抬头看着他木讷的说道,只是他举起的右拳足有鼹鼠脸盘大小。

    “算了,我就知道你猜不出来。”鼹鼠不屑的撇了撇嘴,却是不敢再去挑衅大个子,有些无趣将手里的证件抛回车内,自言自语的嘀咕道:“老大恐怕不会料到,竟然连国安龙组都出动了,这下好玩多了,嘿嘿……”

    轰!一场大火将桑塔纳连同车里的三人吞噬,过了小半个小时,才有过路的司机发现了烧的只剩下框架的汽车和焦炭一样的尸体。

    ……

    两人合租的小屋子里漆黑一片,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酒气,即便站在客厅也能清晰听见响亮的呼噜声。

    林风卧室的房门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就打开了,一道纤细的人影踮着脚尖无声无息的靠近,林风似乎睡的正香,连头都蒙在了被子里,并未察觉到危险临近。

    人影来到床前,明亮的眼眸中露出一抹冷厉,她深吸口气,像是在压抑着快要喷薄而出的怒火,攥住被子一角,猛的向上掀起。

    哗啦……

    仅靠窗口照进来的夜光只能看见床上躺在黑糊糊的一团阴影,不过凭她直觉,眼前这个绝对不是林风。

    糟了,又上了贱人的当!

    这念头刚在脑海中浮现,一把散发着冷冽寒意的刀刃架在了她粉嫩的脖颈上,林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想死就别动!”

    他说话的时候,嘴里不可避免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酒气。

    本想给他一点教训的陈晨没料到结果会是这样,偷鸡不成蚀把米,心头不禁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锋利无匹的军刀就在她脖颈处晃悠,只要稍一用力就能轻易割破喉咙,陈晨有些吃不准这家伙是真醉还是装醉,万一是真醉,稍有不慎可能会弄出人命,要知道林风这人虽然平时嬉皮笑脸没个正行,但别忘了在免国时,他那双手可是沾满了武装分子的鲜血。

    对付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处理还是慎重点好。

    陈晨一时没了主意,僵在原地,让她羞愤的不止是偷袭不成反被擒,这林风也不晓得是有意还是无意,一边用刀架着她的脖子,身体却紧紧贴在她曲线玲珑的背上,而她翘臀也不可避免与对方腹部紧挨在一起,敏感的皮肤瞬时爬满了鸡皮疙瘩,这种感受此前从未有过,只觉得万分羞耻。

    “是我……”为了尽快摆脱这个令她快要发疯的局面,陈晨强忍着与他拼命的冲动,开口说话了。

    “你?陈晨?”

    背后的林风像是这时才反应过来,声音带着几分诧异。

    难得让这大屁股妞吃回哑巴亏,其实林风心头早已乐开了话,偏要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语重心长的训道:“你……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半夜跑来我房里干嘛?连门也不敲,你该不会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