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多管闲事
    严格意义上来讲,今天才是林风第一天上班,结果他迟到了。

    走进小车班,同事们还没出车全都在里面坐着,唯独少了俞志强,几个司机正在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什么,一个个说的眉飞色舞,谁也没有多看刚进来的林风一眼,气氛微妙。

    林风只当他们已经听说了昨晚的事情,现在正议论的热火朝天,反正他来之前就打定了主意,如果想找个莫须有的理由开除他没那么容易。

    昨晚走的匆忙,工作证还扔在俞志强的办公桌抽屉里,林风双手插兜走了过来,众人也没把他这个新人当回事,继续热火朝天的说着。

    “哎……俞志强这回铁定要被开除,我看老马最有希望升上咱们小车班班长,这福利待遇可是翻了一翻,老马回头你可得请大家喝酒啊!”

    俞志强要被开除?

    原本漠不关心的林风听到这个不禁一愣,暗忖难道是因为昨夜的事?

    可昨晚全是自己一手干的,关俞志强什么事,他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怎么还要被开除?

    林风尽管有些不耻他的为人,可凭良心讲,俞志强对他这战友算是非常关照,如今听到他被牵连,心里还是挺有些过不去。

    “请大家吃饭喝酒随时都行,但这事八字还没一撇,你们几个瞎讲什么。”这些人里岁数最大的老马脸上都快笑开了花,却还装作谦虚的摆了摆手。

    “老马,我没事难道逗你开心?我表妹就在人事部上班,消息绝对不会错。”坐在旁边那人瞥了眼窗外,这才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说道:“俞志强这回铁定完了,不怕告诉你们,辞退他是副总裁亲自跟人事孙经理打的招呼,你们说,副总裁下的决定,谁还敢帮俞志强说话?”

    “这个马屁精这次终于拍到马腿上了吧,活该他倒霉!”

    说这话的司机昨天还在俞志强面前笑的跟个孙子似得,一口一个强哥叫的比谁都亲热,如今也跟着大家落井下石,仿佛俞志强已经成了众人前进路上的绊脚石,这帮人个个都恨不得他马上完蛋才好。

    “哼,你们以为副总裁亲自发话,光是开除他就算完了吗?”那个表妹在人事部上班的司机又开口说了。

    “这都开除了还不算完事,俞志强到底怎么得罪副总裁了?李哥你就别再藏着掖着,知道什么就赶紧告诉我们吧?”

    “这只是我听别人说的,你们用耳朵听着就行,千万别传出去咯。”

    见吊住了大家的胃口,保持着莫测高深笑容的李哥端起茶盅呷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这才继续说道:“我听说啊,副总的儿子杰少昨夜被警察给逮了,现在还扣在拘留所里赎不出来,这事跟俞志强脱不开关系,你们觉得以副总裁那脾气能轻易饶了他?”

    “况且今天我比你们来的早些,亲眼看到孙经理领着一群社会大哥去了后面,过了不到十分钟,俞志强刚走进公司大门就被叫了过去,我估摸着多半是副总裁因为杰少这事恨上了俞志强,叫人来收拾他了。”

    “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林风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张口便问道。

    姓李的司机根本不打算搭理他这个新人,只是瞥了一眼就低下头去喝杯里的茶水。

    见他不答话,林风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茶杯,另一手捏着衣领把人从凳子上提起,冷声喝道:“说!”

    “哎你干嘛!我说什么关你什么事,你还敢打人不成!”

    老李反应过来,一张脸憋的通红,还试图掰开捏着他衣领的手,可他那点力气哪里够瞧,而身边那些刚才还聊得热火朝天的司机们,似乎也没料到新来的小子竟然如此狂躁,唯恐上去多管闲事会挨上一拳,顿时一个个跟哑巴似得都忘了说话。

    “最后问你一次,俞志强被带到哪里去了,你要敢不说,信不信我把这杯子塞进你嘴巴里。”对付这种小人,往往暴力会更加有效,林风当即举起了茶杯,作势要往他嘴里塞。

    这茶杯比拳头还大,真要被塞进嘴里那还了得!

    大家都没出声,老李也吃不准这浑人会不会真把杯子给塞进他嘴里,顿时就怂了,颤声解释道:“其……其实我也只是听说,他们去了集团后面的仓库……”

    话没讲完,林风一把将他推开,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公司大楼几百米远的后方修建了一连排的库房,因为刚刚建成不久,大部分还未正式投入使用,紧闭的铁门上拴着大铁链,看着不像里面有人的样子。

    林风走路带风沿着仓库挨个找过去,一直走到最后一间才有了发现,门上的铁链已经被拿掉了,敞开不到一尺的缝隙,里面隐隐有击打声传来,只是因为光线太暗,从外面看不清楚。

    应该就是这里!

    林风踮着脚走了进去,进门的角落堆满了缺胳膊少腿的桌椅板凳,多半是些被淘汰下来的办公用具。

    绕过这座小山一样乱七八糟堆放的杂物,仓库内部十分空旷,混浊的空气中不时响起‘哐哐’的声响。

    只见十来名膀大腰圆的男子围成个半圈,不少人正骂骂咧咧挥舞着手上的棍棒,劈头盖脸地不断往中间那人身上打去。

    中间那人不是俞志强还能有谁,此刻的他显得万分狼狈,浑身沾满了灰尘,外套上全是星星点点的血花,在十几个人的围殴下,他根本就无力反击,棍棒还在像雨点一样落下,他只能一边抵挡一边不断后退,嘴里发出一声声痛呼,宛如一头濒死的野兽。

    场中还有一位林风的熟人,正是之前被他当场抓奸一脚踹下楼梯间的胖子孙经理,他正抱着膀子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同事被这群社会人士殴打,嘴里还不时发出一两声冷笑。

    哐!

    俞志强刚低头避开一根轮上来的棍棒,一时疏忽脸上却挨了一拳,顿时踉跄几步,脚下一软跪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