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暴力手段
    “请你马上把车门打开配合检查!”交警有些火了,声音不免严厉几分。

    车上的两人依旧不为所动,还在里面有说有笑,丝毫没把他的警告当成回事,更没把围观群众的指责放在眼里。

    “你们当警察的,干嘛还不把这个杀人犯抓起来!”

    “以我看他们根本就是蛇鼠一窝,官商勾结,没一个好东西。”

    围观群众有气无处发,部分人便把矛头对准了这位年轻交警,骂起来十分难听。

    交警没法反驳,显得十分憋屈,他又何尝不想把车里的人弄出来绳之以法,可对方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碍于条列规定,他一个普通交警又不能采取暴力手段砸车抓人。

    进退两难的他只好守在车前,希望增援尽快赶来。

    “让开。”

    这时,一个略显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交警正要转头去看,一只大手却把他拨开到了一边。

    林风来到车窗前,没有多余的废话,胳膊肘猛地朝着车窗玻璃捣去。

    咣!

    只是一下,车窗钢化玻璃出现蛛网一样的裂痕,车内的两人全都愣住了。

    站在旁边的交警喉头一阵蠕动,处于自身职责,正要出声制止他的暴力行为,可林风看也不看,第二下改为拳头砸了上去。

    哗啦……布满裂痕的车窗玻璃瞬间碎成无数的晶体颗粒,车内响起女人惊恐至极的尖叫声,起先还张狂的杰少已经吓的小脸煞白,那只有力的大手攥住了他衣领,直接就将人从破碎的车窗扯了出来。

    罪魁祸首出现在众人眼前,大家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愣在原地,场面陷入一种诡异的宁静中,只有不远处的哭嚎依然刺耳。

    林风提着杰少的衣领准备把人交给交警,即便没当过警察也该知道必须趁早收集证据,不然谁晓得他那手腕通天的老子又会想出什么歪点子帮他脱罪。

    这富二代一向是骄横惯了,浑然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加上酒精和毒品的催化,经过最初的惊愕,此时又恢复了张狂本色,面对比他魁梧许多的林风却怡然不惧,色厉内荏的威胁道:“把手松开,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

    啪!

    回答他却是一个响亮的大耳巴子。

    “你……你竟然敢打我!”杰少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咬牙切齿说:“我发誓,我一定会杀了你!”

    林风根本没心情跟这种人渣废什么话,手松开对方衣领,一拳照直了往他腹部捣去。

    哐!

    击打处发出敲鼓一样的闷响,像根瘦麻杆似得杰少直接被打的原地跳了起来,这下他再也张狂不起来了,像个虾米一样佝偻着腰跪在地上大吐特吐,那气味熏得人直翻白眼。

    这一拳足够他在病床躺上半个星期了,也算是替受害者先收回一点利息,林风转身面对交警,此时他脸上的神情一定十分可怕,以至于这名年轻交警居然情不自禁后退了两步。

    等他回过神,林风的手已经搭在他肩膀上:“这人交给你,该怎么做你比我清楚。”

    交警有些呆滞的点了点头,林风不再多留,转身往回走去,相信有如此多证人在场,哪怕是杰少的父亲手腕通天,这次也难逃一场牢狱之灾。

    远处的俞志强一手搭在车顶,一边拿着电话正要向副总裁汇报情况,谁知林风过去后的所作所为完全跟当初的计划背道而驰,以至于电话那头传来副总裁的声音他都忘了回答,两眼直愣愣注视着揍完杰少正大步走回来的林风。

    “喂,你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倒是说话啊?”电话里再次传来副总有些不满的质问。

    “还……还好,我我一会儿再向您汇报。”俞志强语无伦次的交代一声,慌忙挂断电话。

    此时面无表情的林风已经走了过来,俞志强虽没听清他当着杰少的面说了什么,但清清楚楚看见他痛打杰少的一幕,当即不由气急败坏的走上前去,一手抓向林风肩膀,怒声抱怨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动手打杰少干啥?我看你和我一个部队的份上,把你当兄弟看待,你特么这次却害死我了!”

    林风毫不留情面一把拨开他伸过来的手掌,俞志强大概也没料到之前还有说有笑的战友转眼就变了脸,没等他发火,林风先用一根指头指着他,逐字逐字的说:“以后不准你再说自己当过兵,因为……你不配!”

    说完林风不再多看他一眼,甩手往远处走去,只剩下神色复杂的俞志强一个人僵在原地,愣愣的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唤回了他的神志。

    余志勇不禁在心头暗自叹了口气,昏暗灯光将他落寞的身影拉的老长。

    “兄弟……我也曾和你一样,年轻过,热血过,只是逞一时之快的代价太大,我们没人能承受的起!”

    ……

    晚上十点,林风回到了他和陈晨的临时落脚点,天汇小区位于八楼的两居室,从这里阳台望去,能把浩远集团大楼看的一清二楚。

    拿钥匙把门打开,客厅还亮着灯,林风脸上早已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刚进门,他便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耸耸鼻子不由问道:“嗯?这是什么东西糊了的味道?”

    “这么晚你去哪儿了?”陈晨坐在沙发上,头也不抬在笔记本电脑前忙碌着。

    她今晚穿了套带点卡通色彩的睡衣,本该宽松舒适的衣裳,如今却把妙曼身躯包裹的严严实实,俨然在提防色狼一样。

    “唉,说来话长,我被分配到小车班,领导又临时安排让我加班,所以就回来晚了。”为了不被她当场发飙,林风避重就轻的说。

    换上摆在门口的拖鞋,没走几步,他又露出疑惑的神色,皱着眉头说“咦,不对啊?厨房是不是在煮什么东西,怎么我闻到全是一股糊味。”

    听见他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陈晨没由来的脸上一红,本来吧,她是想买些菜回来亲自下厨弄个大锅炖,这样既昭显了她作为领导多才多艺的能力,也算间接为上午发生那点不愉快的事情向他赔礼。

    她利用炖汤的空闲时间还不忘回头梳理一番收集来的资料,结果却把灶上炖着的菜肴给搞忘了,等到醒悟过来时,那些菜连同新买不到半天的砂锅全都变成了黑的像焦炭一样的颜色,她一气之下就全给扔进了垃圾桶里。

    没想林风的鼻子跟狗似得,一下就嗅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