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绑架
    林风没有撒谎,他确实在华南军区待过,只不过待得时间不长就被选上了独狼特别突击队,叫比他先入伍的俞志强一声老班长,也不算吃亏。

    两人越聊越投机,半个小时不到,就开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俞志强甚至很义气的拍着胸口担保,只要林风踏踏实实工作不闹出大乱子,用不了两个月就能给他把转正办了。

    只可惜林风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有俞志强这个老班长给他撑腰,往后的日子肯定要好过的多。

    小车班的工作并没有刚开始看到的那样清闲,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给各部门领导开车,只要上头一个电话打来,就得随叫随到,还要随时做好出远门的准备,有时要送领导去外地洽谈考察,十天半月回不了家也是常事。

    正如俞志强说的那样,还十点不到,刚才悠闲的一群人已经全派出去了,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林风端着水杯正想问问有啥事给他干没,桌上的内线电话又呱噪的响了起来。

    俞志强忙拿起电话说了几句,回头苦笑着向林风说道:“营销部的牛副经理急着要用车,他要到凯悦宾馆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只能辛苦你跑一趟了。”

    俞志强要留在公司负责协调事宜自然不能亲自出马,林风点点头表示明白,拿过他递来的车钥匙,快步往车库走去。

    这是台老款的奥迪a6,不过保养的相当不错,操控性很强,林风发动汽车,徐徐行驶到集团大楼门口,一名中年男子早已站在台阶上等着了。

    “牛经理?”林风降下车窗主动招呼道。

    不苟言笑的牛副经理坐进后座,屁股还没坐稳就在不断催促林风动作快点,似乎真的很急。

    这么急,早干嘛去了?

    林风暗自想道,出了公司大门奥迪的速度快速提升起来,就像一道黑色箭矢,在宽阔的泊油马路上飞驰。

    牛副经理总算闭上了嘴,专注的翻看着手中的件,林风更不会自找没趣去骚扰身后这位高层大人物,车内一时间安静极了,耳边只剩下引擎的轰鸣声。

    四十公里的路程才用了半个小时就到达目的地,等林风刚把车停进露天车位,牛副经理已经拉开车门,一边吩咐:“你就在这里等着我。”

    说完便快步走向拉着大条横幅的宾馆,也没交代清楚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等就到了中午十二点半,眼看都要过饭点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终于从二楼会议室出来,这些人全都是一副成功人士打扮,牛经理的身影也夹在其中。

    总算是出来了,林风精神一震,两指将燃烧到尽头的烟蒂从车窗弹飞出去,只见烟头就像自己长了眼睛似得,飞跃十几米的距离,准确落入墙角的铁皮垃圾桶里。

    可是他似乎高兴的太早了,有说有笑的一群人下到一楼却并没出来,而是朝他们左手面的用餐通道走了去。

    视线穿过透明的玻璃墙,餐厅那些桌上早已摆满了玲琅满目的菜肴和高档酒水。

    主办方简单致辞后众人就开始吃喝起来,满脸红光的牛经理像是早有忘记了干巴巴等在外头的林风,正一手拿着红酒杯,跟同桌的人不断比划着什么。

    那满桌子菜肴的香味像是透过玻璃钻入到林风的鼻孔里,让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林风算是彻底看穿了这帮资本家的丑恶嘴脸,没说的,自己找地方吃饭去。

    记得来的时候就在前面一条街有许多卖餐点的铺子,林风正要下车,忽然见到一个小男孩独自一人从宾馆内蹦蹦跳跳走了出来。

    小男孩约莫只有两三岁左右,剪了个蘑菇头,穿着牛仔背带裤小皮鞋,模样十分乖巧。

    他似乎正在生气,一路走来都撅着嘴巴,像个小大人一样背着双手往大门出口走去,也不知谁家大人如此粗心,只顾着自己在里头吃吃喝喝,连孩子走丢都没发觉。

    小男孩并未走的太远,来到墙角边便停下脚步,一双明亮的眸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死死盯着那片砖墙的缝隙。

    原来在那些缝隙中,一群芝麻大小的蚂蚁正在忙碌的搬运着粮食,小男孩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事情,从裤兜里掏出一支棒棒糖,三两把撕开外面的包装,还不忘自己先舔上两口再拿着棒棒糖往砖缝凑去。

    看着他幼稚的行为不禁让林风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时他家墙角也有一个蚂蚁窝,林风有时无聊就会捉些蚯蚓蚂蚱之类的小昆虫去喂它们,当看着它们齐心合力将那些比自身体重超出几十上百倍的食物搬回巢穴,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正当林风陷入回忆当中的时候,一辆取下了车牌的五菱宏光从他身后车位驶出,绕过奥迪后,徐徐向着小男孩所在的出口驶去。

    面包车车窗拉着帘子,看不清里面有几个人,加上没有车牌,如果林风注意到的话,肯定会产生警觉。

    “小宝!”

    就在五菱宏光快要靠近小男孩时,一位穿着得体的年轻女子也急急忙忙从宾馆内走了出来,那张画着淡妆的精致容颜写满了焦急之色,当看清十几米外的小男孩时,她才不由松了口气。

    王安雅今天前来参加一个由政府部门牵头发起的‘本土企业家交流大会’,而原本答应儿子去动物园这事只能延期了。

    淘气的儿子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在家中又哭又闹,小保姆根本降不住他,王安雅没法,只好把他一道带了来。

    好不容易等到会议结束,儿子急着要去动物园看企鹅,可宣传部的领导还有几位有着业务往来的公司老总却不肯放她离开,在饭桌上你一杯我一杯敬起酒来。

    等喝到面色绯红的王安雅发现儿子不见时魂都吓掉了一半,急忙找出来刚好看见那辆没有悬挂牌照的五菱宏光忽然一脚急刹停在她儿子面前。

    车门哐的一下打开了,正往回跑的小宝被车厢里伸出的一条胳膊强行拽了进去。

    嗡!

    没等车门关上,面包车的排气管喷出一股浓烟,就像发狂的公牛般一头就将横在大门口的栏杆撞个粉碎,司机加大油门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