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楼梯间传来的声音
    林风无视她那嫌弃的眼神,笑着反问道:“这就奇怪了,你们都在这里面试,为什么我不能?”

    说实在的,陈晨还真不愿意搭理这个粗线条又没脑子的家伙,可为了顺利开展工作,她只得叹了口气,指着贴在墙上的告示向他解释说:“你仔细看清楚,这里主要招聘办公室职人员,都需要专业知识,你觉得自己能胜任吗?”

    说完她又不忘补充一句:“招聘司机和保安在一楼,快下去排队吧,不然就晚了。”

    这话说的就太瞧不起人了,凭什么你就可以坐在办公室里当白领,而我只能当保安做司机?

    林风忙把胸膛一挺,故作不屑的说:“这有什么,连他们这样的都可以,难道我还不行么?”

    不少求职者听到两人的谈话,不由扭头好奇的望了过来,特别是当听到林风那句‘连他们这样的都可以’时,这些求职者大多忍不住在心头骂了起来,只不过一看林风那幅痞子像,也没谁去自找没趣上前跟他理论。

    陈晨察觉到了众人充满怒意的视线,就因为跟林风说了两句,连她也成了大家迁怒的对象,这对自视甚高的陈晨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羞辱。

    在这些外人面前又不能发火,不然肯定让他们误会更深。

    陈晨强压着骂他个狗血淋头的怒气,绷着俏脸说道:“好,那我问你,你上过大学?学过管理?会计?还是有相关的工作经验?”

    随着她每问一句,林风都只能坦诚的摇头,他十八岁就到部队当兵,哪有机会上大学,更没功夫去学什么管理会计,这个大屁股妞明知故问,显然是故意让他难看。

    陈晨得到了满意的答复,摊开手问道“这不就结了?在这里以你现在的资历恐怕连第一关都过不了。”

    林风闻言一愣,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只留给对方一个背影,等身后传来面试者的嗤笑声时,陈晨才突然醒悟过来,暗骂一声糊涂。

    自己怎么就控制不住脾气,一见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就忍不住想发火呢?

    怎么说林风也是自己人,还救过自己不止一次,刚才当着这些人的面给他难堪,这样会不会有些过分了?

    可是现在人已经走远了,陈晨稍一犹豫,还是决定等晚上回去后再跟他好好谈谈。

    其实林风根本没把陈晨说的放在心里,就像老首长经常讲的那样,只求问心无愧,如果别人三言两语就把他打击到了,那林风还是林风吗?

    他离开只是因为自己想通了而已,当个办公室员整天面对一群勾心斗角的同事,还要看着领导的脸色做事,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反正都是在这里混日子,配合大屁股妞的行动,还不如当个底层人员来的自在。

    两个职业,他最终选择去一楼面试司机职位。

    司机不用像根木棍一样杵在外头风吹日晒,出门还有代步车开,自然比保安轻松。

    只是有一点让他感觉不爽,这个浩远集团跟它老板一样冷血,看不到一点人情味,大家都是工作,却非要划清三六九等,高级职员在楼上面试,司机却在一楼,难道面试保洁员还得去负一楼不成?

    林风边想边朝电梯走去,当路过楼梯间时,忽然传来一阵压抑的喘息声,接着便听一个女人在里面轻声哀求道:“这里是公司……求你别这样……”

    “是公司又怎么样,他们都在上班没人会来这里,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男子在喘息着说道。

    紧接着便是‘滋’的一声,像是布料被撕破的声音传来,女人惊呼到一半,就被捂住了嘴。

    停下脚步的林风一听这还了得,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在办公区域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既然今天碰到了,那就没有不管的道理!

    事不宜迟,再晚只怕这姑娘就要被畜生糟蹋了,林风一脚把门踹开,拔腿就冲了进去。

    进入光线有些昏暗的楼梯间,声音正是从下方转角处传来,只见一名面色潮红的年轻女子正被一个圆鼓鼓的肉球压在墙边。

    此时那女子的上衣纽扣已经被扯开了大半,肥胖男子的脑袋趴在那里,不断发出‘啧啧啧’的怪声,而他的双手也没闲着,正深入对方的及膝短裙里兴风作浪。

    那双手在干嘛,不问可知。

    肥胖男子早已精虫入脑,直到现在还没发觉有人闯入,倒是那个女的一抬头就看见了林风,樱桃小嘴里发出一声惊呼。

    正在兴头上的男子不得不抽出一支手继续将她嘴给捂住,一边头也不抬的警告道:“别叫了,被人发现,咱们俩都得玩完!”

    “呜呜……唔唔唔……”

    女子拼命甩头想要摆脱他的掣肘,却未能成功,只能眼睁睁盯着闯入者几个箭步冲了下来。

    “畜生,放开她!”

    林风怒吼一声,跑到半途便一跃而起,肥胖男子此时才反应过来,唰的一下转过头,顿时只看见一只鞋底在他眼前迅速放大。

    哐!

    这一脚踹在肉滚滚的肥脸上,发出一声闷响,即便林风没想过杀人,脚下的力道还是极为恐怖,一脚就把体重超过两百斤的矮肥圆直接踢飞出去。

    这家伙也算是恶有恶报,就像个肉球一样惨叫着从楼梯翻滚而下,刹都刹不住。

    衣衫不整的女子像是被吓懵了般,嘴里发出一阵高亢的尖叫,望着林风的眼神满是惊恐,连敞开的衣襟都忘了拉上。

    好大……

    林风敢对天发誓,当时绝对只是下意识的瞟了眼,那两个暴露在空气中的浑圆半球上,还粘着亮晶晶的水迹,幸好自己赶来的还算及时,才让这女子幸免于难。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坏人已经被我踹下去了!”

    林风忍着充斥在耳边的噪音,柔声安慰道。

    在他预想中,侥幸逃过一劫的女子听到这话后,肯定会一头扎进他怀里寻求安慰。

    可是现实往往与想象有那么一丁点出入,女子听他说了这话之后,非但没有表示感激,反而张牙舞爪奋不顾身的扑了过来。

    “你敢打我们经理,老娘今天跟你拼了,经理你快跑,去叫保安!”

    女人一边大叫着,一边失心疯一样用尖利的指甲抓向林风的面门,摔下楼梯那胖子也半趴在那里厉声吼道“你……你是哪个部门的人,居然敢打我,我不会放过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