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接应小组
    陈晨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直到头顶上传来轰鸣的螺旋桨声,才在飓风中清醒了过来。

    “林风?”

    她摇了摇还有些昏沉的脑袋,脑海里忽然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一幕。

    林风打晕了她,独自一个人去应付全副武装的追兵……

    这傻子,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吗?!

    如果是平时,陈晨少不得又想借题发挥教训他一通,可现在却只感觉心头发慌,只希望还来得及。

    接应组的人员通过她手表上的定位器总算赶来了,直升机逐渐降低飞行高度,雪亮的探照灯在这片怪石林立的河岸边来回搜索。

    雷雨还在继续下着,浑身湿透的陈晨费了一番力气才从石缝间隙爬出来,雪白的光束顿时落在头顶,将四周照亮。

    确定目标后,直升机两边舱门打开,抛出数条缆绳,一队全副武装带着黑头套的精锐战士顺着绳索降落到岸上,领队那人正是接应组组长段雷,跟陈晨也算是老相识了。

    他大步流星走了过来,一眼便发现了陈晨腿上的伤势,忙不迭朝后面的队员嚷道:“有人受伤,快去把医药箱拿来。”

    “不用。”陈晨一把挣开他挽扶的手,脸色焦急但条理依旧十分清晰的述说道:“先去救人,树林里至少有四五十名武装分子,林风为了掩护我被他们困在里面,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请你们一定把人救回来!”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陈晨为了别人露出如此急躁的神色,段雷没由来感觉心头就像被根针扎似得刺疼了下,不过这种情绪被脸上的面罩很好掩去,只见他利索的点了点头,转身朝背后站成一排的队员命令道:“留下两个人保护陈队长,其他人跟我来。”

    “是!”

    “等一下,我跟你们一起去。”脸色泛白的陈晨喊道。

    “你受伤了就老实待在这里,放心,人,我一定给你带回来。”

    段雷说完带人向林中走去,谁知陈晨却跛着脚紧赶两步追上了他,异常坚决的说:“我的安全不用你们负责,给我把枪就行。”

    “你……”

    段雷有些无奈的看向这个女人,雨水浇湿了她的长发,紧紧贴合在脸颊两侧,在她那双明亮的眸子里只见到了倔强与坚持。

    他不禁叹口气,面无表情的说:“听我一句留在这里,都过去半个小时了,你那朋友的情况只怕不容乐观,你去了也帮不上忙。”

    “不行!我是林风的负责人,比你更有义务去救他,哪怕他……牺牲了,至少我也要把他尸体带回来。”陈晨语气里不免带着一丝悲观,无比凝重的对他说道:“段雷,你要真当我是朋友的话就给我把枪,快点,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两人对视了片刻,段雷像是败下阵来,伸手从大腿枪套里拔出把九二式半自动手枪。

    把枪连同一个弹夹放进陈晨的掌心,段雷绷着张脸沉声交代道:“跟紧我……”

    咔嚓一声子弹上膛,陈晨双手握枪,点点头表示明白。

    战斗小组继续向着密林前行,树林里除了淅沥的雨点声,静得吓人,如果林风没事,武装分子势必还在附近到处找他,这周围不可能如此安静才是。

    陈晨只觉得握枪的手掌都被汗水湿透了,心里沉甸甸的,她忽然有些担忧,如果拨开某处灌木时,发现了林风千疮百孔的尸体……

    “有情况!”

    正在这时,四周警戒的队员小声提醒道,小组成员在最短时间内找好了各自射击位,枪口齐刷刷对准同一个方向。

    前方茂密的灌木丛中传来‘哗哗’的响声,跟风雨刮动树叶的声音有明显区别,更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径直往这边靠近过来,声音越来越近,众人屏住了呼吸,指头搭在扳机上,他们手里一水的05式微声冲锋枪能在眨眼功夫撕碎任何一个出现在眼前的生物。

    哗啦……挡在众人视野前的最后一片灌木被人猛地一把拨开,刹时间,数个只有烟头大小的红色光点齐齐锁定在这人的要害位置,小组成员只需轻轻一勾指头,就能瞬间把眼前这浑身裹满泥浆的家伙打成筛子。

    “卧槽,你们小心走火……”

    熟悉的声音从这‘泥人’嘴里发出,霎时,陈晨娇躯一震,居然忘记了这是随时可能驳火的场面,拔腿冲了出去,挡在枪口前,张开双臂大喊道:“别开枪,他是自己人!”

    “小心!”段雷伸手想把人拽回来却慢了一步,忙不迭朝四周的队员命令道:“不准射击!”

    危险解除,红点纷纷从身体上移除,林风拖着晕死过去的独眼龙大步走了过来,把人往陈晨身前一抛,脸上又恢复了那幅玩世不恭的表情,笑着邀功道:“这独眼就是武装分子的头目,趁着还有口气,从他嘴里或许能撬出你们想知道的东西。”

    陈晨瞥了眼地上的家伙,独眼龙那张脸已经彻底变型,浑身上下布满清淤的痕迹,看上去最多只剩下半条命了,之前只怕没少挨揍。

    她又将视线回到林风身上,蹙眉问道:“那他带来的那些人呢?”

    “一共五十四个,尸体全都在后面的林子里躺着。”林风看似随意的向着身后指了指。

    没等陈晨表态,段雷首先表示怀疑,面前这家伙看着就没个正行,为了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极有可能夸大其词。

    赤手空拳一个人对付五十四名武装分子,这牛皮吹的大了,换了谁都不可能会相信他。

    得到段雷的指示后,这帮精锐战士分成两个小组进入到茂密的树林中,没过几秒,无线耳麦里便不时传来队员们的声音。

    “报告,我们发现三具武装人员尸体,全部被一刀割喉。”

    “我们这里也有发现,一共七个人……不对,树上还挂着两个,所有人全部毙命!”

    “队长这……这里又有五个……”

    汇报不断传回,战士们的声音充满了惊异,段雷看向林风的眼神变得不淡定起来,心里对他的评价也逐渐发生改变。

    另一头,陈晨却在为其它的事着恼,只见她眼神一变,忽的一巴掌打向正朝她邀功的林风。

    啪!

    手腕毫无意外被林风一把握住,恼羞成怒之下的陈晨娇喝道:“混蛋,谁允许你擅自行动!?”

    面对直属领导眼中的怒火,林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抓着对方的手腕顺势往自己跟前一拽,陈晨脚下趔趄一步,身体不由自主向他靠近,两人的胸口几乎蹭在了一起。

    “我能把你这话当成是对我的表扬吗?”林风厚颜无耻的说道,当他的视线被眼前那两座半透明的峰峦吸引住时,陈晨眼里的凶光一闪而过。

    “去死!”

    右腿膝盖狠辣无比撞在了林风两腿之间,林风做梦也没想到她在气急之下竟然使出如此卑鄙下流的一招,一个不查要害遭受重创,喉咙里发出一阵公鸭似得嚎叫,半弓着身体在原地蹦跶。

    “你……你……”林风那张还是硬朗的脸都绿了,嘴里更是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陈晨哼了一声,看也不多看他一眼,背着转身走了。

    “唉!”

    魁梧的段雷来到他跟前,用同情的目光瞄了眼兀自蹦跶个不停的林风,眼里除了同情外,还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什么也没说,扛起昏死中的独眼龙跟在陈晨背后往河岸边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