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绝望的嚎叫
    甫一交手,武装分子便折损了几近三分之一的人马,独眼龙对林风恨得是咬牙切齿,却又拿他一点办法都没,这家伙狡猾的就像黑暗中的幽魂,杀人之后转瞬又消失在密林之中。

    丛林战本该是他们的强项,可在林风这里,一切手段都失去了效果,他们就像一群笨企鹅那样被他一个人牵着鼻子在走。

    轰……蜿蜒的闪电划过天际,将四周照的宛如白昼,一道人影正用奇快的速度往密林深处疾驰而去。

    “他在那里!”

    有人发现了他的踪迹,端枪一阵猛射,接着更多的枪声响起,弹雨‘嗖嗖嗖’飞向同一个地方,就像狂风扫落叶一样,那一片的树叶枝头顷刻被子弹打的漫天飞舞,别说藏个人在那里,就算是只苍蝇也无法幸免于难。

    独眼龙带着大部队跑到人影刚才出现的地方,林风又一次消失不见了,只见满是断枝落叶的泥地上,留下串深浅不一的脚印,独眼龙弯下腰捡起一片巴掌大小的树叶,只见上面残留着几滴新鲜血液,手一抹就全都粘附在自己的指头上。

    独眼龙望着手上的血迹放肆的笑了起来,手一指前方,对身边的众人喝道:“他受伤了,继续给我追!”

    湿滑不堪的路面无法对从小生长在这片土地的武装人员造成丝毫阻碍,三十多人奔走如飞,快速朝着脚印离开的方向撵去。

    前面就是片翠绿色的竹林,东一簇细一簇,层层叠叠,一眼望不到头,这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目标很可能就藏在这里。

    “你们几个进去。”

    独眼龙这次多长了个心眼,示意副手带着二十人的队伍进入搜索,他则带领剩下的人员在外围警戒,以免这狡诈的家伙再次逃脱。

    二十来人很快消失在竹林深处,对他们而言这就是一场捕猎,受伤了的猎物只是在苟延残喘,怎么可能逃得过猎人的眼睛。

    独眼龙找了块大石头坐下,从上衣口袋掏出根香烟叼在嘴里,立马就有手下划燃火柴为他点燃,独眼龙吧嗒吧嗒猛吸几口,在毒品的麻痹下,耳朵上的撕裂伤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疼得钻心。

    烟吸了不到半根,竹林里便传出哒哒哒的枪声,还有人临死前的凄凉惨叫,不过这一切转瞬就归于了平静。

    以被毒品麻痹的独眼龙并未把这当成回事,在他想来,二十人的队伍,就算站在原地让对手宰,恐怕也要花费一番功夫,何况这帮手下人人有枪,目标只有一个人和一把小刀,这都杀不死他那就奇了怪了。

    这一等又过去了十来分钟,除了之前那阵短促的枪声外,再也听不到其它动静,独眼龙有些坐不住了,把指头放进嘴里吹了声尖锐的口哨,这是他们一直使用的暗号,可是两分钟过去了,里面依旧死一般的寂静。

    咔嚓!

    独眼龙眼神一冷,拉动套筒给手枪重新上膛,招了招手,带领剩下的几人小心翼翼往竹林子里走去。

    这次他们显得小心,没走多远,独眼龙就在空气中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摆手示意,众人忙不迭停下脚步,只见他蹲下身用手扫开一堆枯黄的落叶,顿时一滩还未凝固的血迹浮现在眼前。

    独眼龙脸上的肌肉抖了抖,下令继续前进,只不过这次他却不敢再带头走在最前面,故意落后了几步,混入人群当中。

    众人又小心翼翼向前行走了几十米远,一路有惊无险,始终未能发现目标的踪迹。

    难道目标趁他们进林子的时候已经逃了?

    想到这个,独眼龙居然没由来地暗松了口气,与之前来时的心态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而就在这时,前方不远一簇竹林发出唰唰的声响,就像有人故意在竹子后面摇晃。

    “他在那儿!”

    高昂有些失真的大叫声响起来,神经早已紧绷到极致的武装人员举枪就射,成串的曳光弹拖着长长的轨迹袭向那片竹子里去,在强大火力支持下,这帮人也跟疯了一样,一边扣动扳机,一边嗷嗷叫着冲上去。

    嗡……

    有人脚下像是被藤条之类的东西绊了下,趔趄两步却没摔倒,这家伙有些紧张过度,端着枪往前方的阴影中一阵猛扫,哒哒哒的射击声中,只有独眼龙敏锐发觉到,他们像是触碰到了某个陷阱,几根压弯的竹条猛然弹起,发出一阵嗡嗡嗡的弹动声。

    “大家小心!”

    独眼龙的提醒还晚了一步,隐藏在成片落叶下的几个脚套骤然收紧,站在那周围的几名武装人员还来不及躲开,脚踝就被瞬间收紧的藤蔓套个正着,又在那几根竹条的弹动下,身不由己往深处的幽暗拖去。

    啊……

    惨叫戛然而止,独眼龙带着剩下的四人追上来时,这几个倒霉的家伙已经被人割了喉咙,血液就像泉水那样不停的涌出,四周升腾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就像身处在屠宰现场。

    剩下的四人大概是怕了,以独眼龙为中心围成一个圆圈,小心的警惕着四周,可藏在暗处的林风却没打算让他们好过,一根去掉枝叶又被削尖了一头的细竹竿被他从暗处甩飞出来。

    这东西就跟标枪一样锐利,独眼龙只觉眼前一花,耳边响起手下的惨叫,削尖的竹竿没入了身旁那个人的胸膛,这根竹节内部已经被全部打通,就像一根大号吸管,猩红的血水从末端狂涌出来。

    独眼龙此时已经犹如惊弓之鸟,抬枪就跟手下一起朝竹竿袭来的位置一阵猛射。

    射击声还未停下,又一根竹竿从另一个位置飞射而来,闷哼声中,武装分子再次倒下一个。

    独眼龙射空手枪子弹,一把抢过手下的步枪,厉声大吼道:“懦夫有种你给我出来!!!”

    “怎么,你很想见我?”

    话音刚一落下,本来寂静无声的竹林中传来回应,藏在暗处的林风竟然缓缓走了出来,只见他右手还托着根削尖的竹竿,左手反握着那把饮血无数的军刀。

    “你终于出现了,给我去死!”

    独眼龙眼中闪耀着疯狂,枪口喷涌出一串赤炎。

    子弹铺天盖地般袭来,林风动了,正如一头捕食中的猎豹,两腿一蹬斜着蹿出。

    只见他在平地上跑出不规则的路线,呼啸的子弹总是晚上零点几秒打在他曾经出现过的位置,冲到半途,他用力掷出手中的竹竿。

    嗖的一下子,身旁最后两名手下被竹竿射个对穿,惨叫着倒地,现在只剩独眼龙一人还能站立,眼看林风离得越来越近,在肾上腺素分泌之下,他鼓着通红的眼珠死命扣动扳机,嘴里发出近乎野兽绝望的嚎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