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阴魂不散
    “别嚎了,是我。”

    林风那张带点痞气笑容的脸颊出现在面前,他双手还拖着一截枝桠繁多的枯树干,难怪走路的时候会发出飒飒声响。

    尖叫戛然而止,陈晨憋住一口气,就跟活吞了个蛤蟆似得,表情十分怪异。

    林风倒忘了趁此机会嘲讽她一番,手脚麻利的将带回来的枯树枝折断堆在一起。

    轰……火苗徐徐燃烧起来,越烧越旺,浑身打着颤的陈晨总算感觉到些许温暖,身体不由向篝火靠近几分。

    林风又将一堆折下来的树枝扔进火堆里,空气逐渐升温,陈晨虽然还是浑身难受,但比起之前还是要好了许多,脸上有了些血色。

    林风拿了把翠绿色的植物走到她的身边坐下,一声不吭抬起她那条伤腿摆在自己的腿上。

    陈晨顿时一惊,尽管已经对林风的印象有了些改观,还是忍不住蹙眉问道:“你干嘛?”

    说着她就要把腿收回来,谁知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顿时疼得她‘唉’了一声。

    “帮你治伤。”

    林风把手里的植物塞入嘴里大口咀嚼着,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

    治伤?难道他是打算把嘴里咬的那些东西涂抹在我的伤口上?

    经过刚才的包扎处理,伤口已经没血继续流出了,陈晨赶忙摆头说道“还是不用了吧,伤口都没流血了,接应组的人应该很快就能赶到这里,要不等回去后再到医院治疗也可以。”

    或许是看在林风救过她的份上,陈晨说话的语气比起之前温和了不少。

    “那怎么行,伤口在河水里泡的太久,如果不及时处理,一旦恶化,你这条腿都保不住,相信我,这绝对是为了你好。”林风摇了摇头,呸的一口将嚼成浆糊状的深绿色物体吐在自己手心,看着就有够恶心的了。

    陈晨还在犹豫,林风已经把那团令人恶心的绿色物体糊在伤口上,正反两面都有,还涂抹的十分均匀。

    顿时,伤口处传来阵火辣辣的疼痛,即便有了些心理准备,还是痛的陈晨直吸冷气,等她感觉腿都快要痛的麻木时,火辣辣的感觉逐渐消散,相反伤口处变得热乎乎的还挺舒服。

    “……谢谢。”

    陈晨有些羞于启齿的说道,换了几个小时前她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向这个一直反感的家伙道谢。

    在火光映照下,她那身湿透的白衬衣紧紧贴合在妙曼的身躯上,凹凸有致的身材纤毫毕见,甚至连里面内衣的颜色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这画面简直比什么都不穿还要诱惑。

    咕隆!

    林风没忍住咽了口唾沫,急忙放开她的腿站起身来,以免自身丑态让对方发觉,那丢人就丢大了。

    这孤男寡女待在荒郊野外,实在太惹人犯罪。

    林风忙把视线转到别处,没想却从潺潺流水声中隐约听见若有若无的汽车引擎轰鸣,顿时他脸色一变,来不及解释,快速捧了几把沙土将篝火扑灭,周围瞬间又恢复了黑暗。

    “你怎么?”

    “嘘……仔细听,好像有车过来了。”

    陈晨闻言屏住呼吸,果然也听到一阵汽车的轰鸣。

    敌人竟然阴魂不散,追到这里来了!

    大约十几秒后,一束雪白的灯柱刺破了黑夜的苍穹,在岸边附近游弋,林风和陈晨两人赶忙藏在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头后面,暂时倒不担心被对岸的敌人发觉。

    隔岸搜索没有进行的太久,耽误了一两分钟时间,车队再次启动朝前方行去,两人背靠着石块连大气都不敢喘,以免引火烧身。

    “奶奶的熊,这帮家伙是属狗的吗,隔着这么远都能撵上来。”

    林风抱怨了一句,当两人都以为敌人已经走远了的时候,陈晨蓦地手指向前方,惊呼道“你快看那儿!”

    顺着她所指的方向转头看去,敌人的车队其实并未走远,就在百多米远的地方,明亮的车头灯照亮了河面,只见那地方居然有座木桥,一头恰好连接在小岛上。

    武装人员纷纷下了车,踩着木质桥板朝小岛上走来。

    现在两岸都有敌人的踪影,从水面游过去显然太过凶险,何况陈晨腿上还有伤,带着她也不可能跑得过四个轮子的汽车,而接应小组才刚出发而已,什么时候能赶到还不一定。

    目前就只能靠自己了!

    打定主意后,林风郑重的向陈晨说道:“你就藏在这里,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他这明显有越权的嫌疑,明明陈晨才是这个小组负责人,她一下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端倪,果决的摇头说道“不行,我不同意!”

    “听着!”林风掰正她的脑袋,难得正色说道:“我有办法对付他们,你现在受了伤,跟着去只能成为累赘,还不如老实点在这里待着,明白吗?”

    “我……”林风坦率的话无疑刺痛了陈晨那颗骄傲的心,她梗着脖子就要反驳,可时间不等人,每多过一分他们就多一分凶险,林风哪还有心情跟她在这里瞎耗,当即一记手刀砸在陈晨脖颈上。

    咚……陈晨又怎么料到他会突然动手偷袭,全无防范之下娇躯一震就昏了过去。

    林风只能在心头暗自说声抱歉,将陈晨拖到避风处,藏在两块大石头的夹缝中,又利用那些枯枝将洞口布置一番。

    确认看不出破绽,他才检查起武器弹药,除了那把从不离身的军刀,就只剩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那把ak74了,可经过之前的激战,弹夹里只剩下两发子弹,加上枪膛里的一颗,一共才三颗,而敌人数量估摸着至少有四五十人左右。

    一人加三发子弹却要对付全副武装的五十名敌人,这仗还没开打看似就输了九成,不过也要因人而论,至少在林风看来也不是全无机会,在这样茂密的丛林中作战,并不是人多就一定能够取胜。

    林风从河边抓起一蓬淤泥胡乱抹在脸上,那张还算俊朗的脸孔瞬间变得乌漆墨黑一片,只剩两颗眼珠在夜空下闪耀着战争的狂热

    一边思考着对策,一边快步往正前方移动,敌人也从那个方向过来,这样走下去,最多十分钟后就会碰面。

    可十分钟时间,能做点什么呢?

    林风扫了眼四周,很快便把视线定格在那片摇摆不定的竹林子里,趁着还有时间,他一路走来收集了不少两指粗细的藤蔓,接下来就开始了紧张的布置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