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心惊胆颤
    幸好没跑几步,夯土墙就在前面。

    林风拖着陈晨来到一座屋子的背后,子弹暂时打不着他们。

    用枪托往墙面上一扫,几个镶嵌在墙体的尖木桩被扫飞出去,林风扎下马步,手掌叠在一起,对脸色逐渐泛白的陈晨吼道“踩上来。”

    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陈晨用没受伤的左脚踩在他手掌上,林风往上一抬就把人送上墙头,正要过去,就见远处一缕红色的火光正从房屋侧面快速飞了过来。

    火箭弹!

    林风吓的硬生生打了个机灵,纵身一跃攀上墙头,又一个饿虎扑食将刚刚爬下墙头的陈晨压在怀里。

    两人同时扑倒在地上,身后刹那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被火箭弹炸碎的石块犹如雨点一样劈哩啪啦落下,砸在背上生疼,不过再怎么也比被火箭弹直接炸死要强。

    由于不小心触碰到了腿上的枪伤,陈晨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哼,林风那张坚毅的脸颊上也出现些许痛苦的神色,不过很快就被隐去了,他背上的衣服被锋利的石块割出好几道大口,有些地方甚至连皮都刮掉了一块。

    烟尘还未散去,大股的追兵已经撵了过来,杂乱的枪声在后方响个不停。

    河道就在离两人不到十米的地方!

    林风摇摇头甩掉头发里的沙石,不顾陈晨的反对将她拦腰抱在怀里,奋起全力猛地向前蹿去。

    越来越近了,甚至能听清河水哗哗流淌的声音,在一片犹如爆竹般密集的枪响声中,林风抱着陈晨凌空一跃,一个猛子扎入翻腾的河水里。

    晚了几秒冲到河边的武装分子朝着水面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乱射,河面上溅起一连串的水花,但并没有尸体浮上来。

    一个蒙着只眼的家伙多半是这里的小头目,只见他把手指放进嘴里,用力吹了个口哨,半分钟不到,几辆开着大灯的吉普和皮卡车飞速驶了过来。

    在他的吆喝声下,武装分子纷纷爬上汽车,每辆车上都塞满了人,独眼龙拍了拍车顶,驾驶员心领神会,发动车子朝出口方向驶去。

    今天注定有一个不会平静的夜晚。

    翻滚的水流比林风想象中还要湍急、寒冷刺骨,他一手紧紧抓着快要昏眩过去的陈晨,另一只手和两条腿拼命的划动着,估摸着潜泳了数十米后,才从水面冒出头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现在暂时算是安全了。

    汹涌的河水将两人越推越远,灯火辉煌的村寨已经变得只有指甲盖大小,林风注意到了不远处山路上那串车前灯的光亮,心知这帮家伙还没罢手,当下不敢有丝毫大意,又拖着陈晨继续向前游去。

    游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左右,四周漆黑一片,已经快要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林风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把陈晨弄到岸边。

    躺在鹅卵石上喘息了一会儿,林风重新坐起身,瞄了眼四周,这里像是一座小岛,放眼望去周围全是郁郁葱葱茂密的丛林,被风一刮,哗啦作响,偶尔还能听见鸟兽的鸣叫声。

    现在浑身都湿透了,被风一吹更觉寒气逼人,继续躺在这里,只怕挨不到天亮就得生病,至少要找个能挡风避雨的地方才行。

    林风弯下腰正要把陈晨抱起,可是当他凑近了才发觉,陈晨嘴里发出‘咔咔咔’牙齿打架的声音,纤瘦的身段还在不停的抖动。

    这倔强的姑娘,浑身冷的都跟冰块一样了,腿上还在流血,竟然硬是咬着牙一声没吭。

    林风也不知该怎么说她才好,当下把这变得柔若无骨的女人抱起,走到几块聚拢在一块儿的大石头前,然后把陈晨平放在地上,这时才有空闲检查她腿上的伤势。

    兹拉……

    “你要……你要干嘛?!”看着林风蹲在跟前,伸手就把自己裤子撕开个大口,极度虚弱的陈晨试图撑起身,可是刚一用力,剧烈的晕眩感袭来,她又重重倒回地面。

    “如果不想死在这里,那就最好别动。”

    林风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语气相当强硬的说道,只见他在袜子里拿出不断滴水的烟盒,打开盒盖掏出个打火机,借着微弱的火光打量起陈晨大腿上的伤势来。

    大腿上的皮肤跟她其它地方一样很白很嫩,甚至能够看到皮肤下的青筋,只是被一个指尖大小的伤口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这是枪伤,幸运的是射中她的子弹穿透力较强,直接从大腿对穿而过,并没卡在骨头里,也没伤到主要血管。

    不管伤的重不重,也要先把血制住才行,现在手上没有治疗的设备,林风只好从本就破破烂烂的上衣撕下一块布条,快速在受伤部位上方缠绕几圈,然后用力收紧。

    大腿无疑是陈晨浑身上下最为敏感的部位之一,如今却被个之前还十分讨厌的男子碰来碰去,偏还不能发火,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病态的红晕,她紧咬着贝齿,浑身肌肉都绷紧了。

    这种煎熬并没持续太久,林风也没心情在这时候去占她便宜,绑好后他便站起身,说:“好了,你先在这里休息下,我马上回来。”

    不等陈晨同意,他的身影快速消失在黑暗中。

    脚步声越去越远,浑身虚弱的陈晨只觉头重无比,偏偏总感觉四周有阴影在晃来荡去,也不知是因为失血过多产生的幻觉,还是树木被风刮起时的摇摆。

    飒……飒飒……

    细微的声音不断从周围传来,黑色的阴影似乎离得越来越近,陈晨胆子再大毕竟也是个女人,只要是女人大多都会害怕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何况现在正是她最虚弱的时候。

    陈晨摒住了呼吸,那阵声音还在忽远忽近的响着。

    “林风,是……是你吗?”她忽然发现,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这在以前简直是不敢相信的事情。

    正在她眼巴巴盯着前方,快要望眼欲穿的时候,飒飒声愈发清晰,就像有什么沉重的物体刮蹭在地面发出的声音。

    当阴影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心脏都快停跳的陈晨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高亢尖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