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中弹
    砰!

    炙热的弹头贴着耳廓飞过,准确命中藏在她身后的家伙,高速旋转的子弹直接将头头的整个头盖骨都掀飞起来,红的白的溅了一墙都是。

    勒在脖颈上的手无力松脱,头目的尸体哐当一声倒了下去,陈晨还愣在那里,用睁大到极致的美眸瞪视着林风,脑子里却空白一片。

    这混蛋竟然直接选择了开枪!

    刚才那种情况,他选择果断开枪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对自己的枪法有百分百信心,还有一种可能,他根本没把别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在陈晨看来,第二种可能性无疑更大一些。

    这个混蛋!

    耳朵还在不断嗡鸣的陈晨忍不住又在心头暗骂一声。

    头目很可能是唯一知道超级能源核心技术的那人,现在连他都被林风给一枪崩了,事情似乎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更加糟糕的是,枪声让整个村寨都像炸窝了一样,正源源不断有人往这个方向赶来。

    陈晨心念一动,忽又想到,核心技术绝对属于高科技范畴,像武装分子这种整天只知道杀人放火的粗人,怎么可能靠脑子记住无比繁杂的公式配方,头目很可能采用别的方式将资料记录下来,而这里是他的卧室,东西极有可能就藏在某个地方。

    必须在离开以前,找到超级能源的资料带走!

    打定注意后,陈晨正要招呼林风帮忙一起找找,谁知一抬头就看见林风从裤裆里掏出个椭圆形的铁疙瘩来。

    裤裆藏雷,原来还真有这么回事儿,可是直到现在陈晨也没想明白,这家伙从哪里弄来的手雷。

    没等她合拢嘴,林风伸手往她头顶上一薅,嘴里说道:“借你几根头发用用。”

    他竟然用摸了裤裆的手来摸自己的头发!?

    现在要不是还处于非常时期,一向有心里洁癖的陈晨非得当场和他拼命不可。

    此时,林风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密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多半分钟就能赶来这里,他过去哐的一下把木门扣上,并在门口利用搓成一股细绳的头发丝跟手雷布置一个简易的诡雷,回过神来时,却见陈晨还在那里翻箱倒柜,房间中仅有的两个柜子已经被她翻了个底朝天。

    “还在干嘛,快走。”林风上前火急火燎的说道,如果援兵赶到,那他俩就谁也别想出去了。

    “等下。”

    陈晨忽然注意到桌底下一个已经熄灭的火盆里,有张被烧毁了三分之二的名片,仅剩的部分能看到几个鎏金字体,忙不迭上前捡起那片没有被彻底烧成灰烬的名片。

    “浩远集团……”

    她不禁照着上面一字一字的念道,只可惜火盆里除了这名片一角,其它东西都化成了灰烬,找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武装分子已经到了门口,因为老大还在屋里的缘故,有些投鼠忌器没有急着一股脑冲进来,只在门外大吼大叫,但如果迟迟得不到回应,他们要不了多久就会强行闯入。

    林风当先走到窗前掀开布帘子往外瞅了几眼,确认这个方向还暂时没有伏兵后,单手撑着窗沿直接跳了下去。

    双脚一落地,他便张开手臂对从窗户中探出头来的陈晨轻声唤道:“快下来,我会接住你的。”

    这里离地面只有三四米的高度,陈晨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摆手示意林风让开到一边,轻松一跃,稳稳踩在地上。

    “快走。”

    两人并肩往远处逃去,没走几步,陡然听见背后传出轰隆一声炸响,从窗口喷涌出的火焰在这个黑夜里显得异常耀眼。

    悬挂在门后的高爆手雷凑效了,只是不知敌人的伤亡情况如何,越来越多的人正往这个方向赶来,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火光,吆喝声更是此起彼伏。

    趁着还没暴露,林风双手持枪,带着陈晨往寨子的后墙逃去,他记得,翻过那道夯土墙就有一条湍急的大河,只要到了那里就有办法脱身。

    可惜天不从人愿,敌人比他俩更加熟悉这里的地形,没跑多远,就有一名敌人出现在前方五十米开外的地方。

    这人也发现了两人的身影,嘴里厉声大叫着抬枪就要射击。

    砰!

    清脆的枪声响起,林风手里的步枪抢先迸发出一道橘红色的膛焰,只见远处的敌人身体一震,被子弹强大的动能打的抛飞出去。

    尽管成功解决了敌人,但他们两个也暴露了行藏,像条长龙一样的火光正快速往这边靠近,哨塔上的探照灯也扫了过来。

    顿时一道刺眼的灯光就将两人照的纤毫毕露,林风半蹲在地,举枪就射。

    砰砰两声,探照灯瞬间熄灭,连同上面的哨兵也被子弹撂倒,没时间耽误,敌人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林风示意陈晨拼劲全力往那堵围墙的方向跑去,他紧随在后,拿着枪小心警惕着左右。

    敌人还没到达射击距离,乒乒乓乓的枪声杂乱响起,这帮乌合之众平常缺乏训练,隔着几百米远就胡乱一梭子射过来,完全就是无用功,子弹都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林风此时依旧显得无比镇定,只有脸上少了以往吊儿郎当的表情,板着张脸,时不时一个点射将挡在路上的敌人解决掉。

    根据情报显示,整个村落起码有四五百人的武装份子,即使每人吐口唾沫也能把他俩给活活淹死,林风心知没有硬拼的本钱,带着陈晨边打边退,一路往后墙逃去。

    哒哒哒……哒哒哒……

    黑夜中突兀传来机枪的咆哮声,连成串的曳光弹在两人身边嗖嗖飞过,敌人的机枪手经验十分丰富,机枪在他手里几乎做到枪枪咬肉,只要两人动作稍一停顿,恐怕瞬间就会被狂暴的弹雨撕扯成为碎片。

    狂奔中的陈晨忽然闷哼了一声,趔趄了两步,一头向前栽倒,紧跟在后头的林风急忙将她拉住,使出吃奶的力气拖着她边跑边大声问道:“你中弹了?”

    “没……没事……”陈晨嘴硬的回道,殷红的血液正从她大腿位置不断涌出,瞬间打湿了裤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