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解救
    面对枪口,林风脸上毫无惧色,手掌缓缓退入袖口中,蓄势待发。

    就在这家伙准备扣下扳机的前一秒,背后蓦地传来一声断喝,武装分子的头头也就是刚才在吊脚楼上观察他俩那人,在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陪同下,大步走了过来。

    这人也和大部分免国人一样,身高只有一米六几,小平头,长满疙瘩肉的脸上有双狭长眼睛,盯在人身上叫人浑身难受,就像被一头猛兽的眼神锁定了似得。

    一路走来,四周的手下急忙放低枪口,眸子里露出崇拜与恐惧交织的神彩。

    头头一言不发走到两人跟前,忽的转过身,‘啪!啪!’两个大耳刮子打的那名还举着手枪的武装人员有些找不着北。

    刚才在林风和陈晨面前还不可一世的家伙,如今当中挨了两耳光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低垂着头,双腿居然情不自禁打起了哆嗦。

    头头像是很满意他这样的反应,回头望向林风两人时,一双阴鸷的目光最终落在陈晨身上,显然这土匪头子动心了,竟然大剌剌用手指隔空点了点陈晨,一句话没说转身走了。

    他想干嘛已是显而易见,而林风两人的命运也像已经注定了,几名士兵用枪抵在陈晨背上,强行压着她往头头离开的方向走去。

    而林风则留在原地,刚才又挨了两个耳刮子的家伙往地上啐了口带血唾沫,上前恶狠狠推搡起林风,想要把所受的气发泄到他的身上。

    头目走了,其他人也跟着散去,只留下两个武装人员把林风押解到墙角边,几步远的地方还躺着秦博士等人的遗体,血早已凝固,只剩孔洞的眼神还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哗啦一声子弹上膛了。

    这家伙往地上指了指,示意林风跪下,感情是要在这里枪毙他。

    在枪口的威慑下,林风不得不背对他们缓缓弯下了双膝,那双冰冷的眼眸中却没有分毫的怯意。

    几乎每天都有人被乱枪打死在这里,墙角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弹孔,就连他们脚下的泥土也变成了暗红的颜色,等到天黑自然有人会用推车把尸体运到寨子外面喂那些饥肠辘辘的野狗豺狼。

    两人都没把杀人当成回事,在背后有说有笑,一人讨好似得拿出香烟放入端着枪那家伙嘴里,正当这人掏出火柴准备帮他把烟点燃的刹那,半跪在地的林风突然转过身,寒光从眼前一闪而过。

    哗啦!

    三两滴血水随着划过的刀刃洒落在地面,首当其冲那家伙还叼着刚点燃的香烟,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只见一道细微的血线出现在他脖颈间,逐渐绽放,迅速被暗红色连成一片。

    另外一人似乎被突然发生的一切吓傻了,两指间那根燃烧正旺的火柴正不断燎烤着他的指头,等到他回过神,尖利的军刀直接从他眼球捅了进去。

    眼球后的神经是人体最致命的要害,一旦遭到破坏,只需零点几秒时间就能让人丧命。

    两具尸体几乎同时软到在地上,林风收起军刀,弯腰捡起被割喉那家伙手里的ak74,这枪保养的还算不错,应该刚拆封不久,还能嗅到一股黄油的味道。

    按下弹夹释放钮,瞄了两眼后又把弹夹重新装上,他这才猫着腰利用建筑的阴影无声无息往前方栋吊脚楼蹿去。

    如今已是晚饭时间,入口处燃起了篝火,整个村寨上空都被袅袅青烟笼罩,除了放哨的人员,大部分人都回家吃饭去了,这倒方便了林风。

    几个呼吸间,就来到那排吊脚楼下,他当时看的十分清楚,陈晨就是被押解进了第一间屋里。

    现在只不过过去了不到五分钟而已,头头想要拿下这头雌老虎恐怕并不容易,希望她没事才好。

    林风瞄了眼接近三米高的楼台,将枪带挂在颈子上,向后退了几米,猛地一个助跑,脚尖在墙体棱角上轻轻一点,身体顿时拔地而起,当头顶即将接近楼台时,他才伸手抓住护栏,就这么像只狸猫一样悄无声息翻上了二楼。

    两名持枪武装人员还在尽忠职守的把守在门外,屋子里传来阵乒乒乓乓的声响,听上去多半是陈晨跟对方动上手了,林风的背部紧贴着墙壁,蹑手蹑脚靠近过去,门口的卫兵正在竖着耳朵偷听房里的动静,谁也没有发觉一道人影正向他们靠近。

    哗……

    刀刃轻易切开了第一个人的喉咙,而另一边的卫兵也猛地反应过来,手脚麻利的端起枪就要射击,林风却比他更快,手一抖,军刀脱手飞出,准备射中这人的面门。

    这人手上一松,步枪哐当掉在地上,动静虽说不大,却很难瞒过屋里的人。

    林风暗叫一声‘不好’,也顾不得再继续隐藏身形,抬脚把房门踹开,当他前脚刚跨进门槛,陡然传来‘砰’的一声枪响,危急关头,他就地一个翻滚,下一秒子弹便打在他刚刚出现的位置上。

    当林风抬起枪准备一枪干掉对方时,这才看清,武装分子头头正用手臂紧紧勒着陈晨的脖子,右手握枪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两人几乎前胸贴着后背,陈晨成了他的挡箭牌,如果想要开枪干掉对方,很难避免不伤到陈晨。

    “别动,再动一下我就一枪崩了这个女人!”头头阴沉的用华夏语威胁道,他的左眼眶淤青一片,看来之前在陈晨那里没讨到好处。

    而陈晨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只不过衬衫上的纽扣被崩开了两颗,露出一片雪白的粉颈,如果林风再晚赶到一会儿,说不定她就真被对方给糟蹋了。

    场面一时变得十分微妙,谁也不敢有太大动作,唯恐引起对方的激烈反应。

    林风端着枪一言不发,刚才那声枪响势必很快会引来武装分子的援军,到那时麻烦就大了,无形中,他已经落到了下风。

    陈晨自然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外面已经传来喧闹的声响,再耽误一两分钟,只怕他们两个谁都走不出这里,在这生死攸关的紧要时刻,她眼里露出决然之色,不顾抵在额头上的枪口,大声喊道“不要管我了,你快……”

    这个‘走’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只见对面林风手里的枪口突然火光闪现,接着才是‘砰’的一声枪响传入耳朵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