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走投无路
    也许是听到熟悉的华夏语,弥留中的秦博士居然缓缓睁开了眼睑:“你……”

    “别担心,我们马上救你出去!”陈晨咬牙将秦博士绑在背后的双手解开并试图把他抱起,虽然这样会暴露行藏,但秦博士如今奄奄一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别……别动……”秦博士费力的摆手制止了她,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愧疚的神色,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稍一移动只怕会立即丧命。

    只听他用细若蚊蝇的声音断断续续说道:“他们……他们用我家人……要挟我,我我对不起……”

    话没说完,秦博士的手颓然滑落,头也无力的侧向一旁,只有不甘的眼神死死凝视着远方。

    “秦博士,秦博士……”

    连唤了两声,陈晨长叹了口气,检查其它人员的林风这时也朝她摇了摇头,示意没剩下一个活口。

    功亏一篑!

    被国家领导高度重视的秦博士和研究人员,就这么憋屈的死在一群无法无天的武装分子手里,秦博士的死也带走了超级能源的核心技术,只怕再花个五年十年也不一定能取得现在的成果。

    就算把这帮畜生千刀万剐,也难以挽回国家的损失!

    陈晨强忍着现在就去跟这帮畜生算账的念头,必须尽快把这消息传递回去,从他们的死和秦博士临死时忏悔的神情不难看出,武装分子很有可能已经通过卑鄙手段拿到了想要的东西,所以才会如此果决枪毙这些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科研人员。

    两人的一举一动其实早已落入吊脚楼上一个男子眼中,这人单脚踩在护栏上,只是用手指对远处的两人比划几下,身后的武装人员心领神会,转身大步出去了。

    “我们走。”

    陈晨放弃了带秦博士尸体离开的打算,起身向林风招呼道。

    谁知林风却苦笑着向她身后努努嘴说:“现在怕是走不了了。”

    陈晨骇然回头,只见十几个武装人员端着步枪快速围拢上来,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们,只要稍有异动,在这没有任何掩体的空地上,一阵扫射就能把他们俩打成马蜂窝。

    除了当先这十几个人外,周围的巷道中,也出现武装人员的身影,显然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无论他俩往哪个方向跑,都是自投罗网。

    趁着敌人还没靠近过来,神情紧绷的陈晨右手摆在手腕上,试图用手表内的通讯器向接应小组发送消息,林风却突然在旁沉声喝道:“不想死最好别乱动,在你左边的楼上有狙击手。”

    陈晨动作一僵,眼神朝左手方向飘去,在阳光照耀下,瞄准镜的反光异常醒目,对手似乎并不担心自己暴露,大剌剌的将枪架在围栏上,十字准星已经锁定了女人的太阳穴,只要手指轻轻扳动,嘭的一声就能将这名美女的脑袋打的稀巴烂。

    还是之前单腿踩在围栏上那人制止了狙击手的下一步动作,可以看出,他在这里的地位非同一般。

    狙击手将枪口移开了陈晨的身体,神经紧绷到了极致的林风也暗自松了口气,反而是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陈晨还没意识到之前有多凶险,面色不变望着越来越近的武装人员,不动声色的低声问道:“怎么办?”

    都被人包饺子了,还问怎么办?

    凉拌呗!

    林风有些想念起独狼突击队的那帮队员,如果把陈晨换成他们,就不必如此的伤脑筋了,对付像这样的散兵游勇,哪怕人数再多,他至少也有七成把握带领队员杀出一条血路,现在身边多了一个累赘,就只能见机行事了。

    “先别冲动,看样子他们还不急着杀掉咱们。”林风小声提醒道。

    陈晨点头认同了他的意见:“嗯,我会设法联系接应小组,我们不会有事的。”

    她这是在安慰自己?

    林风只能苦笑,等到接应小组赶到,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武装人员成圆形将两人困在中间,其中一人唧唧歪歪嚷了几句什么,两人却是一脸茫然,显然没弄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反正几十把枪同时对准了两人,这家伙很放心的将步枪往背上一挎,走上前来,示意林风张开两腿双臂站好,接着便伸手在他腰上,主要是在几个衣兜裤兜位置来回摸索一番,最后掏出那个钱夹,看也没看就塞进自己兜里,典型的黑吃黑,还如此明目张胆。

    武装分子的头头自然富得流油,几个小头目每年也能拿到上百万美元分红,只不过下面这些大头兵们却穷的很,从他们那身破破烂烂的装束就不难看出来,每个月那点军饷,还不够用来吸食毒品,要想吃喝点好的,只能自己想法子捞外快。

    搜完了林风,这人又把猥琐的视线投向陈晨,前凸后翘的身段,白如凝脂的肌肤,还有那倔强的眼神,每一样都能挑起男人心中最原始的野性,全部加在一起,足以让这群没见过多少市面的野猴子们疯狂了。

    比起寨子那些皮肤暗黄粗糙大手大脚的女人,陈晨的美丽毋庸置疑。

    这家伙几乎是咽着口水走到陈晨跟前,那双指甲缝里满是污垢的双手径直往她胸口前蹭去,如果要被这家伙猥亵,那陈晨宁愿选择死,当即毫不犹豫,拧紧的拳头照直往对方脸上捣去。

    哐!

    谁也没料到她在几十把枪瞄准下还敢动手,一拳砸的这家伙连退几步。还没回过神,怒火中烧的陈晨踏前半步,又一记鞭腿紧随而至,重重抽在对方的脸颊上。

    闷响中,一颗带血的槽牙飞了出去,这家伙更是直接被一脚抽翻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气头上的陈晨还想过去补上一脚,林风忙不迭将她拽了回来,好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几乎快顶到两人的脑门子上了,这要再纵容她打下去,他们两个恐怕都要被当场射杀在这里。

    周围的武装人员并未替挨揍这家伙报仇的意思,嘴里反而发出幸灾乐祸的哄笑。

    这人面黄肌瘦的脸颊顿时成了猪肝的颜色,胡乱抹了把嘴角的血迹,翻身从地上爬起。

    只见他用狠毒的眼神盯着陈晨,突然从腰间拔出把手枪,咔嚓一声推弹上膛,对准了陈晨的脑袋,几乎就在同时,林风也横移一步,挡在陈晨的身前,眼中寒光一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