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晚到一步
    既然决定任务继续,就必须要先找到代步工具才行。

    这事不用商量,林风擅自做主,用两百华夏币的价格租来一辆摩托三轮车,说出目的地的名字后,三轮车司机露出犹豫的神色,比手划脚一番,意思却再明显不过,还得加钱。

    反正都是不义之财,林风又爽快的掏出一百,司机总算点头应允下来,等两人上了车,司机发动车子朝村寨方向驶去。

    出了城镇,沿途大多还保持着最原始的景色,只是陈晨似乎无心欣赏,低垂着头紧盯着自己的右手,她大概还在回味之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正是这只肤如凝脂般的玉手,顷刻间摧毁了六条鲜活生命。

    当时那种情况,如果因为自己的心慈手软,死的便会是他俩,所以陈晨并未感到后悔,只是心头有种莫名滋味挥之不去,这大概是每个首次杀人者都会面临的心里障碍。

    这次不止是她杀了人,林风也亲手解决了五名杀手,数量上虽然陈晨占据优势,但她不得不承认,林风徒手杀手,比她用枪难了不止十倍。

    可这家伙的心情似乎一点都没受到影响,上了车后就在那里东看西瞧,嘴里还发出啧啧啧的声音,一副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模样。

    看着他那张坚毅的侧脸,陈晨作为行动负责人,本还想着好好宽慰他几句,为接下来的行动打打气,现在看来却完全没那个必要了。

    五十多公里山路,经过接近三个小时颠簸,一座小型村寨出现两人的视线中,村寨外围用夯土垒成的围墙,高度不到两米,墙头插满了削尖的木棍,往后几米则是一座木头搭建的简易哨塔,背着步枪的武装人员歪歪斜斜站在上头,丝毫没有作为哨兵的觉悟,就连三轮摩托一路烟尘靠近过来也没引起这人的警觉。

    或许正是因为来的只有一辆三轮,所以并未放在他的眼中。

    司机将车停在入口外,向里指了指,意思是目的地到了,直接走着进去就成,等林风和陈晨刚一下车,这家伙也不问问他们一会儿还回不回城里,手上拧着龙头拐了个弯绝尘而去。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司机。

    吃了一嘴灰尘的林风不由往三轮消失的方向啐了口唾沫,早知这样,当时就不该把全款付给他了,等会儿怎么回去成了个麻烦事儿。

    暗自在心头咒骂几句,他这才细细打量起眼前这座村寨,虽说这里被武装分子占领,却并不是全封闭式化的管理,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除了本地居民和背挎武器懒洋洋的武装人员外,也有部分穿着得体的外国人和一些喜欢作死的游客。

    那些生意人打扮的家伙身边总是跟着几名高大威猛的保镖,他们胀鼓鼓的腰间必然别着武器,至于来这里做什么生意,那就不问可知了。

    免国的经济一塌糊涂,唯一拿得出手大概只剩下毒品了,刚才过来时,林风还注意到上百亩罂粟田,只是过了收货的季节,看上去跟铲平的庄稼地没多大区别。

    这次换林风主动将手搭在陈晨肩头上,几乎将身体贴在对方身上,陈晨俏脸一红,并未做出过激的举动,之前还有些担心她会一脚踹过来的林风总算安下了心,搂着她往里走去。

    这地方的防御极为松懈,两人大剌剌的走进寨子,竟然连个搜身的‘安检人员’都没有,沿着阶梯状向上延伸的主干道,两人装作一脸好奇的样子四处打量着,不过这些建筑外观看起来都差不多一个样,也分不出哪些是民宅,哪些归武装分子使用。

    大街就像集市一样,路边摆着零零散散的摊位,商贩变成了背着步枪的武装人员,对谁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他们身前的摊位上,却没什么小吃或是服饰摆件,武器弹药倒是摆了不少,甚至还有火箭弹和配套的发射器也有的卖,垒成砖块大小的白色粉末状物体在这里是论公斤卖,可以验货,但绝不能还价,全是以美金作为交易货币,这些摊位也是顾客最为集中的地方。

    一箱箱钞票很快换成同等价值的白色粉末,买卖双方皆大欢喜,林风兜里那点票子在这地方根本拿不出手,他只能站在旁边摊位前,随手拿着个鸭梨大小的手雷在手里掂了掂,可是一问价格,五百美元一枚,他只能扫兴的将东西放回原位,只是抽手回来的时候,又顺了一个在手心里头。

    砰砰砰!

    几声清脆的枪响划破天际,喧闹的集市瞬间有了片刻的宁静,不过这种假象转瞬即逝,枪声在这里早已司空见惯,死的反正又不是自己,谁也没当成回事往心里去。

    作为一名称职的情报收集人员,陈晨正用手表上的微型摄像头将周围所看到的一切记录下来,枪声一响,她停下了动作,并在暗中向林风使了个眼神。

    两人装成闲逛的样子朝枪声传来的方向走去,走过一排吊脚楼,眼前的一幕让两人僵在原地。

    只见十米开外的空地上横七竖八倒了五六个人,血液侵蚀着松软的沙地,划出一道道的痕迹流入低洼地带,死者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生前一定遭受过严刑拷打,衣衫烂的不成样子,裸露出的皮肤上布满暗红色鞭痕。

    尽管他们的衣衫碎成一条条的乞丐装,但不难看出,这是医生或是实验室工作人员常穿的白大褂,资料显示,被掠走的秦博士和科研人员一共六个,与这里的死亡人数相等,虽还没验明正身,可陈晨的心却已经凉了大半。

    等到这几名负责执行枪决的武装人员叼着烟骂骂咧咧走远,她便迫不及待跑了过去。

    这六个人中,身材最显高大那人的双腿还在微微抽蓄,陈晨屏住呼吸将他翻了个身,这张在照片上看了无数次的熟悉脸庞,不是秦博士还能有谁!

    “博士,博士,坚持住,我们来救你了。”陈晨小声却焦急的唤道,秦博士的伤在胸口位置,暗红色的血水早已把衣襟湿透,就像小溪一样源源不绝往外涌出,根本止都止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