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神秘物件
    沉重的脚步声正在一步步靠近,对方也深知在这里时间不能拖得太久,一旦惊动了警察,他们也别想轻易离开。

    林风就卷缩在木椅背面,陈晨的反击很好吸引了敌人的眼球,直到目前还没谁发觉有人猫在那里,当一人脚上的皮鞋出现在视野中,林风终于动了,一把黯淡无光的军刀从衣袖里无声无息滑落到掌心,只见他手起刀落,猛地从这人皮鞋刺入。

    惨叫声中,被袭之人痛的弓下来腰,刹那,寒光从椅背乍现。

    扑哧!

    尖利的军刺直接从这人下颌处刺入,直没刀柄,当拔出来时,一道血泉喷涌而出,林风就地一个翻滚,数发子弹击穿了椅背,等众人看清,他已经出现在另一家伙跟前,手里那把正滴血的军刀,照准对手腹部,一路延伸向上,眨眼间便连捅了四五下。

    在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捅刺声中,被刺成塞子一样的敌人尸体还没倒下,便被林风强推着向落后几步的另外两名敌人倒退而去。

    飞旋的弹头不断击中尸体的背部,炸出一团团的血雾,然而这种5.7毫米口径子弹穿透力极弱,还没穿透敌人尸体动能就消耗的一干二净。

    林风根本不用眼睛去看,推着尸体连退了好几步,等他松开手时,后背让子弹打出成片窟窿的尸体一下失去支撑,软倒在地,可面前哪还有林风的影子。

    疯狂射击的两人眼神一凛,快速调转枪口,只是林风的动作更快一步,军刀唰的一下没入一人握枪的手掌,在斜着往后一拉。

    哗啦……手掌顿时被划开一道指长的豁口,极具视觉震撼,这人将来别说握枪,恐怕连筷子都拿不稳。

    当然,林风并没打算在这只能你死我活的战场上让他活着离开,刀刃往前一递一拉,又在这人脖颈处破开一道血口,血箭在胸腔气压的作用下,彪出两三米远。

    还剩下最后一个,这人之前就负了伤,左手拿枪不管瞄准还是射击都要比其他人慢上半拍,这也是林风让他活到最后的理由。

    这家伙嘴里不清不楚叫嚷着什么,还妄图干掉林风,可没等他扣下扳机,泛着寒意的刀刃已经架在他脖颈上,只要稍有异动,必是血溅五步的下场。

    “说,为什么袭击我们?”林风一下认出,这群不速之客正是之前追杀中年男子的那票人,只是领头的和披肩短发并没出现,或许他们现在正在楼下等着这些人凯旋归来。

    麻烦是自己惹下来的,为避免陈晨又怪罪在他头上,自少也要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眼前这倭国人却像没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大骂一声八嘎,抬起手来就要开枪,这无疑是自绝死路的行为,林风顺势刀子一抹,飙血的尸体噗通栽倒下去,两腿蹬了几下才彻底嗝屁。

    这群倭国人派出杀手找上自己,难道跟被车撞死的西装中年人有关?

    人全都死光了,林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近在尸体上擦干军刀上的血水收回袖子里,这才朝陈晨藏身的方向说道“没事了,出来吧。”

    陈晨刚一起身,扑鼻而来的血腥气熏得她蹙起了眉头,作为一名高级国安人员,她不是没见过死人的场面,只是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过血腥了些。

    连地毯都像是被血水给浸透了,只需要轻轻一拧就能挤出水来。

    “他们都是你杀得?”陈晨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两手空空的林风,似乎有些想不明白,他是如何做到在这不到半分钟时间里,赤手空拳解决掉四个拿着枪的敌人。

    林风还是那幅痞样,装逼犯儿很浓的咧嘴一笑,算是默认了事实。

    陈晨见他承认,像是重新认识他一样,从头到脚认真把人审视了一遍,那双充满质疑的小眼神让林风感觉有些受伤。

    两人都有着同样的疑惑,这帮倭国人明显跟被车撞死的中年男子有关,只是为什么找上他们,还一声不吭就想杀人灭口,其中肯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只是所有人都已经死了,光靠他们两个恐怕在这里坐到天黑也想不出头绪来,况且之前被林风一脚踹下去那家伙虽然摔成了肉泥,可现在下面也因此闹翻了天,只怕很快就有警察上楼查看情况。

    如果因此暴露身份,任务完不成,两人都难辞其咎。

    狭小的房间被子弹打的千疮百孔,又不是在自己国家,自然没法让警察帮忙蒙混过去,看来这里是没法继续待了,陈晨当机立断决定现在就走,行李箱也不要了,只拿出所有能证明身份的物品。

    当林风打开旅行箱时,眼尖的他突然发现,箱子的侧边口袋露出一截像是钢笔的尾部,他清楚记得,箱子里只装了几件换洗衣裳和一些小玩意儿,这东西肯定不是他带来的。

    难道……

    林风拿出这只纹有精美花鸟图的金属壳子钢笔,入手一沉,比一般钢笔重了不少,打量了几眼,他才试着拧开笔盖,没发现任何异常,又有些不死心拧开笔管部分,谁知这里像是被卡死了一样,试了两下竟然纹丝不动。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林风打定主意,企图用蛮力把它弄开,一旁的陈晨早已等的不耐烦了,楼下传来警笛的鸣响,她急不可耐的冲林风嚷道:“你还在磨蹭什么,快跟我走!”

    两人连行礼都顾不上拿急匆匆的下楼,反而不容易引起别人的疑心,旅行团的大叔大妈们正站在宾馆门前驻足观望坠楼现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包括女导游也挤进了人堆中,谁都没有留意两人快速消失在附近。

    反正这里已经回不来了,两人连请假的借口也省了,从旁边一条小巷穿出,来到另一条街上,见四周没什么可疑情况,这才稍稍放松下来。

    陈晨手腕上那块电子表也能当作通讯器使用,频率经过特殊加密处理,在这样落后小国通讯,还是非常的放心,不怕被人监听去。

    向部长汇报完最新情况后,王部长只是沉吟几秒便拍板决定计划继续进行,接应组的人员已经到达指定地点,随时可以赶到支援,安全方面不用太过担心,现在只要想办法确定秦博士等人的位置,他们两个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说难似乎也不太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