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杀手袭击
    听了半响,林风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搞了半天,他们只是负责探路而已嘛,又不是让他们两个去跟当地的武装集团拼个你死我活,这陈晨非要表现的如此严肃,搞的就像没了她地球都要停止转动了一样。

    菜鸟果真还是菜鸟啊。

    林风不免在心头腹诽道。

    不过他对秦博士这人倒是有些耳闻,即便不算上什么超能蓄电池项目,华夏如果失去了秦博士这样的人才,也是巨大的损失,既然能让龙队出动,也足以能看出他在国家高层眼中举足轻重的份量。

    “据情报显示,秦博士等人被免国一伙武装分子挟持,目前就被关押在离这里五十多公里远的一座小村寨里,武装分子胆子再大,也不敢轻易过界,这显然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我们怀疑这些武装分子背后有人在暗中指点。”

    “我说这些你都听明白了么?”陈晨并不知道林风此时在想些什么,交待清楚后又追问了一句,得到肯定的回答,她才点了点头接着说:“先休息一会儿,两点之前,接应组人员也会到达,到时我们就跟导游说想单独出去逛逛,先一步进入村寨,等确认无误后,由接应组安排人手救援。”

    “行,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林风没再继续跟她唱反调,随口答应了一声。

    陈晨站在他跟前等待了片刻,可这林风竟然一点自觉都没,盘腿坐在柔软的床上,看样子似乎又想倒下去躺着。

    “还有事?”

    林风感受到她那火大的眼神,不由抬头问道。

    “房里就一张床,你能不能有些风度,难道是想让我去椅子上休息?”

    林风‘哦’的答应了一声,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只见他的屁股在床上挪动几下,腾出一大片地方,还十分热情的拍着床板邀请道:“现在够了吧,这床小是小点,你那么苗条,也足够咱们两个躺在上面的了。”

    “下去!”

    陈晨强忍着飙脏话的冲动,生硬的命令道。

    见过厚脸皮的,但绝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家伙,她敢发誓,如果不是部长挺看好这无赖,她早就让这家伙滚回炊事班去了,真是多看他一眼都嫌烦!

    面对她快要喷火的眼神,林风双手一撑便跳下了床,心中却在偷笑,就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

    陈晨一屁股坐在床边,还在气咻咻的生着闷气,林风哼着小调搬来两把椅子,就在他准备凑合着在椅子上躺会儿时,大敞着的阳台上忽然窜进一个人影,手里居然还拿着把加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小心!”

    提醒声刚传出,林风便化作捕食的猎豹,速度极快冲了出去,不速之客反应也相当迅捷,抬枪就射,‘噗’的一声轻响,枪口喷射出一道橘红色火焰。

    如此近的距离,这十拿九稳的一枪却射在了地板上,没等他扣下第二枪,眼前陡然一花,林风出现在了跟前,徒手往他脖颈间砸去。

    这人多半是个杀手,临危不乱,枪口再次一转,快速扣动扳机,他有把握,即使挨上一拳,也要开枪干掉对方,剩下个女人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怎么看都不亏。

    可是他显然还是低估了林风的实力,哪能就这样让他得逞,挥出的一拳遽然加速,抢先一步重重击打在这人的喉结处。

    剧痛袭来,杀手只来得及闷哼一声,身体重心不稳,枪口跟着往一旁倾斜,灼热的弹头几乎是贴着林风脸颊飞过,在天花板上留下个指头大小的窟窿。

    咔嚓!

    没等他扣下第三枪,林风大脚往前一踹,蹬在这人腰间,杀手露出惊骇欲绝的眼神,身体往后倒飞出去,哐当一下撞碎了阳台护栏,直接跌落下去,连手枪也掉在了地上。

    啊……

    惨叫声还在半空回荡,林风没来得及松上口气,脸色又是一变。

    一串密集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数量多到无法细算。

    “接着!”

    林风脚尖在地上一挑,杀手遗落下的手枪被挑飞到了半空,划出一道弧线,准确落在已经翻身下床的陈晨手里。

    与此同时,房门‘哐当’一声被人硬生生撞开,只见一群拿着消声器手枪的男子鱼贯着冲入。

    事情已经超出了控制,不用林风提醒,双手握枪的陈晨单膝跪在床边,并快速扣动起扳机。

    噗噗噗……

    枪口不断喷射出一道道火舌,敌人只能从不大的房门挨个冲进来,一年要在靶场打上万发子弹的陈晨甚至不用眼睛去瞄准,几乎一打一个准。

    随着金灿灿的弹壳不断抛落在地毯上,敌人来不及回击便被击中倒地,他们背后原来雪白的墙壁被一朵朵绚烂的血花所覆盖,这帮人似乎脑子发热,明知对方手里有武器,依旧不管不顾闷头往里冲,往往还没找到目标准确位置,就被高速旋转的子弹夺走了性命。

    咔咔……就在这要命的时候,枪膛忽然传来一阵空响,没子弹了。

    还源源不断冲进来的敌人仿佛听见了天籁之声,二话不说,举枪就射,陈晨条件反射般趴倒在床沿下,弹雨打在席梦思上哚哚作响。

    可惜为了这次任务的保密性,陈晨并没随身携带任何武器,一时被弹雨压得抬不起头,被擒只是迟早的事情,现在也指望不上同样手无寸铁的林风,这家伙在双方驳火时就失去了动静,都不知是不是让流弹射中,处境只怕比她还要艰难。

    束手就擒可不是陈晨的风格,她宁可被一枪打死,也不愿成为敌人的俘获,即便击毙好些个人还没弄清对方的真实目的,但这并不妨碍她拼死一搏的勇气。

    抓住一块从吊灯跌落的碎玻璃,陈晨咬牙趴在床边,等待机会与敌人拼命,驳火声逐渐稀落,但只要陈晨稍一露头,至少有两把枪同时瞄准了她,显然敌人还没到弹尽粮绝的地步,只是厌倦了这种空无目的乱射一气的方式,交替掩护着逐渐靠拢过来。

    地上倒了六个,还能站着的只剩四个了,其中一人冲进来时被陈晨一枪打中了胳膊,如今血流不止,这人也是个硬骨头,即便痛的冷汗直冒,愣是没有吭声,把枪交由左手,跟同伴一道小心翼翼的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