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意外情况
    老歌虽说经典,可由一群大叔大妈来唱,调子完全都找不着北了。

    对林峰而言犹如煎熬一样的噪音,更加苛刻的陈晨对此却没任何不满的表示。

    当林风转头瞧去,坐在窗户边上的陈晨竟然悠然自得跟着音乐小声哼唱,她仿佛对这些**十年代的经典曲目十分熟悉,哼唱起来没有丝毫的勉强,嘴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像是回忆起了某些美好的片段。

    这些歌曲风靡全国的时候,陈晨还没出生吧,她竟然会唱,还表现出这么一脸愉悦的样子?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故事!

    林风不由重新审视起眼前这位姑娘,得到的回应却只是两个大大的白眼。

    汽车过了边检之后,众人算是踏上了异国的土地,车速明显减缓下来,崎岖不平的道路并未影响到大家的兴致,这群精神头十足的大叔大妈们,似乎打算将红歌的精髓发扬到国外,一路上歌声不断,宛如百鬼索命,震的林风脑仁生疼。

    饱受了两个多小时的精神摧残后,大巴车总算是到了目的地。

    在导游小姐的带领下,大家鱼贯着下了大巴车,眼前这个边界小镇因距离华夏较近,时常有大量旅客前来观光旅游,焕发着别样生机。

    道路两边搭满了摊位,刚一下车,此起彼伏的吆喝叫卖声便传入众人耳里,摊主穿着颜色鲜艳的当地服饰,却能用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向路过乘客兜售自己的商品。

    到了外面自然不能还像在国内一样掉以轻心,陈晨倒也深知大局为重的道理,居然主动伸手挽住了林风的胳膊,明显感觉到这家伙肌肉一僵,当他转头望过来时,陈晨却故意把头扭到别处,小声提醒道“看什么看,还不跟着走。”

    感情这妞是不好意思了。

    林风偷笑一声,挺直了胸膛,手拖大小两个行李箱跟着旅行团边看边往前走去。

    这些摊位上卖什么的都有,衣服首饰小吃玲琅满目,最多反而是华夏产的商品,价格却比国内便宜不少,大叔大妈们刚一下车就忙活开了,看着什么都觉得稀奇,一路走来买了不少的东西。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当一名十来岁的免国小姑娘拿着野花编织的花环上前推销时,陈晨脚下一顿,林风便心领神会,眼疾手快抢着把钱付了,还不顾陈美女的眼神反对,亲手将花环带在她头上。

    “嗯,漂亮!”林风很不要脸的恭维了一句,得到的回应照旧只是一记白眼,不过感觉上陈晨挽着他的手明显松弛下来,这花买的值了。

    人流缓慢的前行着,当走到一处售卖油炸蜘蛛蝎子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摊位前时,大叔大妈们好奇的驻足打量,却没人有勇气买上一两只尝尝,挽着手走来的两人也跟着停了下来,看着正在滚烫油锅里翻滚的灰黑色大蜘蛛,陈晨嘴角一勾。

    “老板,给我来只油炸蜘蛛,对,就要那只大的。”

    在众人的注视下,陈晨爽利的付了钱接过用纸片裹着的大蜘蛛,这玩意个头足有她半个手掌大,国内绝对看不到,林风也不由投去诧异的眼神,有些嫌弃的问道:“你喜欢吃这种东西?”

    陈晨回过头来,盯着他微微一笑,林风当即头皮发麻,有种不好的预感。

    “谁说我要吃呢,亲爱的,来这里之前你不是就嚷嚷着想要尝一尝吗?喏,趁热赶紧吃吧。”

    当着众人的面,林风被这一声‘亲爱的’叫的浑身爬满了鸡皮疙瘩,没等他同意,满脸笑容的陈晨就像爱淘气的女生那样,将还冒着热气的油炸大蜘蛛整个塞进他嘴里,并在他耳边用极其轻微的声音命令道“大家都看着,不准吐出来!”

    林风嘴角抽了抽,还真就‘咔咔咔’的咀嚼起来,看他神情,嘴里的东西似乎还挺美味,陈晨突然想起这家伙在特种部队待过,吃点野味对他来说又算什么?

    “嗯好吃,亲爱的,你也来尝一点吧。”林风很快做出了回击,含糊不清的说着一边从牙缝里抠出条蜘蛛腿,快速往陈晨嘴巴边凑去。

    这么恶心的东西看着别人吃还行,陈晨是坚决不愿意尝试,何况这还是从林风嘴里扯出来的,光想着就够恶心,杀了她也不会答应。

    略一迟疑,那条蜘蛛腿蹭到了她的嘴角,虽然她很快反应过来,立马将脑袋往旁边一扭,但嘴角却牵出一条长长晶莹剔透的丝线。

    林风的口水还是不幸粘在了自己唇上,陈晨脸色巨变,咽喉几番蠕动,差点没忍住吐出来。

    看着他那张贱笑的脸,这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早就耳巴子呼过去了!

    “我不吃,谢谢!”陈晨用能杀人的目光瞪向林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在外人看来,这对小情侣只是闹着玩的而已,只有当事人才清楚,这梁子算是越结越深。

    逛完了特色街,时间已经临近中午,连早饭都没吃上的游客们不禁加快了脚步,在一阵埋怨声中,导游小姐面不改色指着几十米外的酒店招牌,告诉大家到了那里就能用餐了。

    这酒店外观看起来有些年头,墙体斑驳,还有被火焚烧过的痕迹,虽在当地算是不多的高层建筑,可是也不像旅行社当初承诺的那样。

    “这哪是什么五星级宾馆啊,要我看这在国内连星级都评不上吧?”游客们小声的议论着,导游早都见怪不怪,只当没有听见,挥动小旗当先往马路对面走去。

    这里连斑马线都没有,众人紧跟在她身后过了马路,陈晨和林风吊在最后,手挽着,头却往两个不同的方向望去,谁也不爱搭理谁。

    林风拖着她和行礼正要走进宾馆,陈晨却像突然发现了什么,暗中拽了拽他的手。

    “你看那边。”

    循着陈晨的视线看去,前方十几米外的小巷子口忽然冲出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微胖的身躯却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爆发力,眨眼间便冲出十几米外。

    在他身后不远,一群人猛追不舍,奔跑途中掀起的衣角,露出一截油亮烤蓝的枪柄。

    这些人身上还带了枪!

    眼看对方径直朝这边跑来,林风下意识放开手,上前一步将陈晨挡在身后。

    跑在前面那人显得十分惶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没留神连着撞翻两个路边小贩的摊子,在一片谩骂声中,这人趔趄了几步,噗通一下跪倒在两人的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