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春天旅行社
    软软的,弹性很ok!

    火车很快驶出了山洞,视线又有恢复了少许的光亮,只见陈晨那张本来白里透红的俏脸如今已红的快滴出血来,胸口前绷得浑圆的白衬衫上,多了几道褶皱。

    袭胸?

    这是陈晨在过去那二十四年里从没碰到过的事,但刚才胸前的异样感却清楚明白的告诉她,有人趁机摸了她的胸口,虽然时间短促,瞬间就分开了,却让她犹如雷击一样,整个人都懵了。

    事实就摆在眼前,两只秀气的拳头紧握着,就像要攥出水来,而离她一步之遥,半蹲在地上的小偷头子还在不知死活的叫骂着:“你们这对狗男女有种等着,我不会放过……”

    毫无征兆,脑子充血的陈晨突然凌空跃起,额头几乎蹭到车顶,只见她在半空转体一记回旋踢正正踹在小偷的胸前。

    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哐!

    叫骂声戛然而止,体重超过一百八的小偷就像颗炮弹那样嗖的一声倒飞出去四五米远,一头摔在过道上又向后翻滚了几圈,等停止下来,这莫名替某人背了黑锅的倒霉家伙四肢大张着瘫在地上没了声响,也不知死了没死。

    暗中观察她反应的林风见状不由咂舌,刚才她那一脚至少踹断了对方三个肋骨,幸好自己闪的够快,不然非得被这暴力妞踹成残废不可。

    “滚!”

    陈晨杀气十足的呵斥了一声,刚刚还或趴或躺在地上要死不活的小偷同伙们忍着痛爬起来,这些人还算义气,逃的时候不忘将昏死过去的倒霉蛋拖走,只在地板上留下道显眼的水迹。

    小偷同伙一瞬间逃了个干净,只剩下林风和陈晨两人,见对方用要把人生吞活剥的眼神瞪着自己,林风下意识摸了把脸,讪笑着问她“你刚才怎么发那么大火?一直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脸上有花吗?”

    “少装蒜,说!是不是你干的?”陈晨走到近前,淡淡的香气随风钻进他的鼻孔。

    淡淡的兰花香味,妖而不冶,很是好闻。

    但现在可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林风心知承认只有死路一条,继续装傻充愣的道“队长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大明白?如果有什么事,你不妨直说好吗?”

    林风满脸的疑惑,只差刻上无辜这两个字了。

    “你真没有?”

    陈晨凝视着他,语气似乎有些松动,但依旧试图想从对方眼里瞧出端倪,林风自然也用毫不畏惧的眼神与之对视,心中却在暗暗的打鼓,万一不小心露出破绽,只怕这凌空一脚就踹了过来,还是小心提防着好。

    两人就这么瞪着眼对视了十几秒的时间,林风的眼神始终无比坦荡,反而是陈晨逐渐怀疑起自己之前的判断,何况过了这么会儿时间,白衬衫上的皱痕早已恢复了平整,看不出丁点的瑕疵,就像一切从没发生过的那样。

    难道这只是错觉?

    陈晨移开了视线,低头沉思不语,现在想起还真有可能,林风这人虽说吊儿郎当没个正行,但也不像那种轻佻的伪君子,如果他真做过什么,多少总会露出一些破绽,不可能还像现在一样淡定。

    “最好不是你干的。”

    高傲的陈晨自然不屑去向这家伙承认错误,冷哼了一声,转身便朝车厢走去。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林风故意落后了几步,暗自在心中叫声‘好险’。

    一路走来,之前还在睡觉的乘客早被激烈的打斗声惊醒,如今眼看两人安然无恙回来,那崇拜的小眼神就跟看着凯旋而归的勇士一样。

    重新回到座位,陈晨似乎不想多看林风一眼,闭着眼继续在沙发上假寐,林风在她对面坐下,眼神有意无意在那团凸起处瞥了眼。

    陈晨却像有所感应,陡然睁开眼睛,做贼心虚的林风急忙把视线转向窗外,心里头想着什么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

    漫长的一夜很快过去,天边出现了霞光,小偷一伙似乎被这彪悍的两人给吓破了胆,始终没敢再来找他们的麻烦。

    火车拉响汽笛,速度逐渐放缓,最后停靠在离华免边界只有五十多公里路程的荣县火车站。

    “到地儿了,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了吧?”走下站台,林风伸了个懒腰问道。

    “别废话,跟着我来。”

    陈晨绷着张俏脸甩手走在前面,只把两个旅行箱留给林风,眨眼的功夫她都要走出车站了,林风赶忙拖着两个箱子,大步追了出去。

    很显然,这里并不是此行的目的地,出了车站不到百米,一辆双层的空调大巴早已等在路边,年轻女导游一边挥动着小黄旗,一边喊道“旅行团的赶紧上车了啊,都动作快点,等到了免国再安排早餐。”

    一群带着‘春天旅行社’遮阳帽的大叔大妈们从路边一家宾馆内鱼贯而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礼快步往大巴车方向赶去,一个个争先恐后,生怕自己被落下。

    林风跟他们走在同一个方向,瞬间就被甩在了最后,他还边走边疑惑的想到,免国是出了名的贫穷落后,而且现在时局还动荡不堪,都不知去那地方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待在国内舒坦。

    走了没多远,就见陈晨站在一根电线杆旁,手里还多了个件袋子,等林风刚一走进,她便投来责备的眼神,却没多说什么,当面将两本护照拿出来揣进兜里,走向大巴车的同时低声对林风解释道:“护照上名字不变,但记住了,你是我未婚夫,这次是去免国度蜜月。”

    陈晨似乎对这样的安排极不满意,说着说着自己先瘪起了嘴,要不是资料一早都安排好了,她才不愿跟这兵痞扮什么情侣,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想吐!

    把交钱的收据拿给女导游检查后,两人也随着那群大叔大妈们上了旅游大巴,等到导游清点过人数,大巴车开始发动,一路朝着边境方向驶去。

    原本林风以为又是一段无聊之极的旅途,现在看来却一点都不寂寞。

    大叔大妈们相互间竟然全都认识,车门刚一关上,导游便把手里的话筒交给一位穿着花裙子的大妈,自个儿找了个位置坐下。

    她倒是乐的清闲,却苦了林风的耳朵。

    大妈表演欲极强,拿过话筒先清唱了一首青藏高原,那高亢的几乎震碎玻璃的颤音,无情折磨着林风的耳膜。

    还没等他缓过气,旅客自带的音响设备又闹上了天,大家手舞足蹈,跟随节奏扯着喉咙在那里引颈高歌,要不是看这些人岁数都老大不小了,林风差点都要以为误入了传销窝,一个个精神亢奋的就跟打了鸡血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