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黑暗中的一只手
    夜晚的车厢除了偶尔响起的鼾声,一切变得十分宁静,也许正是因为陈晨还坐着的关系,从她的视线看去,在昏黄灯光照射下的林风仿似换了个人,背影少了几分猥琐,多了些许的伟岸。

    不过她很快就甩了甩头,一切都是幻觉,绝不能被这家伙的外在给迷惑咯!

    林风来到车厢连接处停下脚步,注视着窗外起伏的山岭轮廓,一边点燃香烟用力唆了一口。

    这种五元一包的南海是林风最爱,除了价格便宜,浓厚呛喉的烟味一般人也接受不了,却能起到提神醒脑的妙用,部队以前就只有老首长爱抽这烟,林风搭着抽了几次后,也渐渐喜欢上了这股味道。

    窗户倒影上映出陈晨那张冷冰冰的俏脸,林风没有回头,就像犯了烟瘾的老烟鬼一样,连着猛唆了几口,一股廉价的刺鼻烟气瞬间便弥漫了整个空间。

    站在后头的陈晨被呛得直翻白眼,心知这家伙一定是故意这么干的,板着脸正要教训他几句,前面节车厢的过道中却在这时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凌乱急促的脚步在大晚上的车厢中显得非常突兀,对方一定遇到什么急事,而且从脚步声听起来人数还不少。

    林风转过头和陈晨一起望向对面的通道口,只见之前才光顾过林风的小偷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群同伙。

    小偷也一眼认出了两人,当即停下脚步,大手一伸,嘴里叽哩哇啦的说了一通,跟在他身后那七八个同伙,更是用毫不掩饰的凶恶眼神瞪视着林风,他们还把手放在腰间,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砍人的架势。

    林风不为所动看着他们,嘴里衔着的烟头时隐时灭,陈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目标又不是她,于是很没义气的抱起手膀退后了两步,好整以暇看着林风怎么处理找上门来的麻烦。

    神情激动的小偷叽哩哇啦说了一大串,发现对面两人竟然用一种不知所谓的眼神注视着他时,这家伙变得更加激动起来,抽出腰间那把英吉沙,挥动着作势欲劈,嘴里用不太纯正的普通话叫嚣道“把钱包还给我,小子!”

    显然小偷刚发现自己钱包失窃这事,于是兴匆匆找来一大群同伙前来兴师问罪,那幅理直气壮的样子,仿佛站在对面的林风才是真正的小偷似得。

    这帮人一个个眼泛凶光,看着就不是好惹的角色,换了普通人遇到他们不被欺凌就该暗自谢天谢地了,谁敢找死反偷他们的包?

    林风却像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似得,嘴里吧嗒吧嗒抽着烟,侧头瞥了眼陈晨所在的位置,那眼神似乎在问她:你真不打算帮我一把?

    陈晨那双杏仁大眼一翻,做出了明确的回答。

    “揍他!”

    见他俩完全不把自己等人放在眼里,作恶惯了的小偷哪受得了这个,当即向同伙吆喝了一声,率先用手中的英吉沙照准林风肚子捅去。

    出手又快又狠,似乎今天不在对方肚子上捅出个窟窿他是不会罢手。

    泛着寒光的小刀还在刺来的半途中,林风动了,只听呸的一声,火星正旺的烟蒂从他嘴里飞出,准确砸在了对面小偷脸上,顿时火星四溅。

    脸上受袭,小偷下意识闭起了眼,但手上的动作只是稍微一顿又照直了往前送去。

    在利刃即将刺中腹部以前,林风单手一捞,看似很随意捏住了对方的手腕,膝盖紧跟着往上一顶。

    咔嚓!

    令人头皮发麻的骨折声中,小偷握刀的手以诡异的弧度朝反方向弯曲,恐怕将来就算治好,这只手也成了瞎子的眼睛……摆设。

    袖手旁观的陈晨没料到一脸痞子像的林风出手会如此狠辣,听着骨裂的声音,秀气的眉头不禁一抖。

    群殴这才刚开始而已,小偷嘴里发出凄惨的嚎叫,痛极之下,左手挥拳要往林风脸上捣去,同时和他一道来的同伙也拔出武器,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

    就在嘴硬心软的陈晨还在纠结着要不要上前帮他一把的时候,林风早已经将这名小偷一脚踹翻在地上,并借力一个箭步蹿入对方人群中,拳脚齐出,咣咣咣的闷响夹杂着惨叫,不断有人翻滚着倒飞出来。

    林风的拳头连铁板都能砸出个坑来,何况打在人身上,这帮家伙也不是什么铜皮铁骨,挨上一拳吐几口血都算是轻的了,转瞬间就倒了一地都是。

    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一帮人全都倒在地上,捂着伤处哎哟哎哟的惨嚎着,被林风打折了手那家伙这时才缓过气,靠着一股凶蛮劲儿支撑,满头大汗的半蹲在地上。

    这家伙相当顽固,即便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一双凶恶的眸子还像毒蛇一样紧盯着走回来的林风,用他们的方言大声叫喧着,就算听不懂,也知道是一些威胁的话。

    林风就当没看见,路过他身边时,鞋底直接从他低垂在一边的右手手掌上踩过,谩骂声转化为凄凉的惨嚎声响彻整截车厢,林风却仿若未觉,还得意的朝着陈晨挑了挑眉头。

    “欺负几个普通人很得意是吧,你别忘记了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如果暴露了身份,把事办砸了,看你回头怎么交代!”陈晨哼了一声,很不留情面的一通数落。

    也不知这是怎么了,只要见到他这幅嚣张得意的嘴脸,自己就感觉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来气。

    “这些拿着刀子见人就敢捅的家伙还算普通人?”

    林风的嘴角抽了抽,这女人的怪脾气他算是再次有了深刻认识,不帮忙也就算了,事后还颠倒是非黑白,摊上这样的领导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身后又传来小偷唧唧歪歪的谩骂声,痛过之后,这家伙还死不知悔改,用含糊的普通话叫嚣着一定会带人回来报仇。

    应付一个陈晨已经足够叫林风感觉头大了,背后居然还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正好火车开始驶入隧道,车厢连接处又没有灯光,周围瞬间陷入了黑暗中。

    林风恶从胆边生,依靠之前记忆,手迅速向前伸直,在一团嫩肉上捏了把,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他却快速往旁边闪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