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背后真像
    “不要算了,还有谁嫌钱多的。”

    林风就差没把‘傻帽’两字说出口,毫无愧色把钱拿过统统塞进自己的钱包,又随身放兜里揣好。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看着他那幅得瑟的小人嘴脸,高傲的陈晨心中难免有些小失落。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此时已经到了凌晨,正端着捅泡面往嘴里‘吸溜吸溜’猛塞的林风更是让人看了生厌,他这狼吞虎咽的样子就像生怕谁会抢他吃的这些垃圾食物一样。

    陈晨正要闭上眼不搭理他,忽然想起关于他的那些资料,记得林风被流放到炊事班混吃等死,也是因为上月发生的事情,只是资料上写的太过简短,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尽管这家伙奸诈了一点,无耻了一点,不要脸了一点……

    可从他言谈举止来看,又不像个杀人如麻的疯子,那他当时为什么要枪毙已经投降的毒贩?

    女人的好奇心是永无止境的,一旦被勾起来就很难忍耐得住,即使这人令她十分讨厌,此刻却还是稍露出一副和悦的姿态,像闲谈一样问道“对了,既然作为搭档,我想应该趁着空闲加深一下互相了解,怎样?”

    林风白了她一眼,继续大口吸溜着面条。

    “这是命令,必须执行!”陈晨俏脸一板官威很足的问:“我问你,上个月你们小队配合缉毒警围剿毒贩,就算那些毒贩罪有应得,可为什么最后你要亲手枪毙他们,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咕噜噜……还是那可恶的吸面条声,陈晨真是恨不得把他手里那碗方便面扣到他头顶上去。

    “想听故事是吧,可以!不过……你得把我亲手给你泡好的面条吃掉,不然我没心情说!”

    “你……”

    这家伙油盐不进,把陈晨气的不行,却又拿他没任何办法,瞄了眼放在面前始终没有动过的方便面桶,内心却在挣扎,在非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最终她还是选择向好奇心妥协。

    一把拿过方便面,掀开盖子,那股特有的味道扑鼻而来。

    陈晨像是赌气那样,将面条往粉红小嘴里塞个不停,可没吃几口,似乎觉得味道没印象中那样的糟糕,吞咽的动作这才逐渐放慢下来,学着林风的样子,衔住几根面条,吸溜一声吸进嘴里,鼓着腮帮子问道:“唔……现在你……可以说了吧,到底杀了几个俘虏,才让首长把你这……吸溜……特别行动队队长派去管伙食团?”

    “十三个,还有一个好像心脏长在右边,运气好没有死掉,不然就该是十四个。”林风很满意她现在的样子,也就没在藏着掖着,十分坦然的说。

    咳!!!

    听到十三这数字,陈晨猛地咳嗽几声,差点没被呛着,当时第一个反应就觉得这家伙在吹牛,杀了十三个,还有一个差点死掉,犯了这么大的事,他还能坐在对面悠闲的吃面条,骗鬼吧?!

    “不信?”

    陈晨坦然点头,却见林风撇了撇嘴不屑道:“这又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情,爱信不信。”

    这人怎么这样,说话就没一句靠谱的吗?

    陈晨强忍着怒火,决定暂时先压下这个问题,是真是假回去查查就知道了,又吸溜了一口面条,她再次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当场枪毙他们?就算这些毒贩该死,也该由法庭审判才是。”

    “如果你没亲眼见过,就永远不会知道这些人有多畜生……”林风的声音低沉下来,似乎陷入了回忆。

    “毒贩为了把毒品运输到国内售卖,赚取几倍到几十倍的高额利润,可以牺牲任何的东西包括人命!七八岁的小孩子,怀孕的孕妇,甚至自己的亲人,为了混过边境检查哨,他们会拿出事先用胶袋裹好的毒品,让这些被称之为肉畜的可怜人吞进肚子里,等蒙混过关后,再把毒品从他们肚子里取出来。”

    林风神色有些阴沉的看向陈晨,缓缓问道:“你知道毒贩是怎么从这些人肚里把东西取出来的吗?”

    陈晨吃面的动作一顿,虽然多少猜到一些,但还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毒贩会把人带到个隐蔽的地方,那里早准备好了各种手术器械还有专门的黑市医生,你以为毒贩是要把毒品取出来后又帮这些人把肚子缝上,然后还让他们安然躺在病床上养伤,回头等着分钱?呵……他们甚至连麻醉剂都懒得用,就像屠宰牲口一样,手脚绑住,哗啦一刀将人的肚子切开,掏出里面的毒品,趁着肉畜还没断气,黑市医生这时才派上用场,用手术刀把这些鲜活的人体器官分离出来,卖给需要的人,这样又能多赚一笔……”

    林风说着故事,思绪却越飘越远……

    在某处华缅边界的深山老林子里,突兀响起的枪声惊飞了栖息的鸟群。

    孤狼特别突击小队六人以战术队形正快速向一处简陋的村庄突进,这里便是毒贩的老巢了,前进过程中,他们手中的九五式自动步枪不断闪耀着膛焰,敢于反抗的敌人刚一露头便被射杀。

    一路有惊无险突进到毒贩头目的住所,队长林风一脚踹开房门,队员同时将两枚震撼弹抛掷进去,在嗵的闷响声之后,林风率先突进屋内。

    头目身边时刻有大批武装人员保护,激烈的交火过程中,几十人的私人武装顷刻便被击杀大半,余下的人在收了伤的毒贩头目带领下纷纷扔下武器投降。

    原来头目深知以自己犯下的罪行,落在华夏政府手里,死上十次都绰绰有余了,心中早就做好了打算。

    孤狼小队只有六人,而毒贩一方还有十好几个,正当其余四人打开隔壁门,把毒贩诱拐来用做运毒的老弱妇孺放出来时,一名藏在人群中的毒贩突然拉燃了手榴弹,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冲向特战队员。

    入眼到处都是惊慌乱窜的老弱妇孺,孤狼小队也因此错失了一枪毙敌的最佳机会,毒贩抱着手榴弹冲到近前就要跟众人来个同归于尽,年仅二十一,新加入特战队员不到一年的队员小海离得最近,当即没做任何考虑,一个虎扑将毒贩扑倒身下,轰隆一声巨响后,小海倒在了血泊当中,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四射的弹片。

    “别说了,这些毒贩真是丧尽天良,该死!”陈晨并不知晓林风说这故事背后的另一段血泪史,只为这些毒贩的残忍手段感到离奇愤怒,心想如果某天自己也遇到这种情况,是不是也会和林风一样,亲手开枪处决他们。

    思来想去,她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多半怕是没勇气那样做的!

    “说完了,我去抽支烟,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呐。”林风从袜子里掏出一盒烟来,嘴里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腔调,只是当转过身去面对头顶照落的灯光时,才能发现他的眼角有那么一抹湿润过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