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黑吃黑
    说完这句,两人之间又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耳边尽是火车轮轴转动碾压在铁轨上的摩擦声音。

    自讨个没趣的林风不由打了个哈欠,心忖:算了,爱说不说吧,爷是牛粪,不懂怎么伺候你这种温室出来的娇花。

    其实从之前的接触就不难看出,眼前这姑娘虽然职级很高,也深的王部长的器重,不过林风可以肯定,这妞绝对是刚出道的雏儿,或许刚从哪所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也说不定,做事一板一眼,不懂人情世故,自视甚高,小姐脾气……

    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林风懒得再跟她一般计较,眼不见心不烦,将外套盖在脸上,斜靠在椅子上打起了盹儿。

    没过两分钟,外套下居然响起悠长的呼噜声。

    陈晨还不知林风暗自在心头编排了一大堆她的不是,见这可恶的家伙睡了,她也收回有些发酸的视线,或许是刚才在怒气的支撑下瞪视的太久,一闭上眼就感觉眼皮特别的沉重,有些睁不开了。

    反正到目的地还要一晚上的时间,这样干坐着也不是个事儿,何况屁股还疼着,陈晨瞥了眼林风,有样学样,换了个较为舒服的姿势斜靠在沙发椅上,闭起眼假寐。

    在火车一层不变的声响中,陈晨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走廊忽然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伴随着窃窃私语越来越近,这瞬间便引起了陈晨的警觉,在没了解实际情况以前,她继续装作熟睡的样子,眼皮却悄悄睁开一道缝隙,暗中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过道十几步外的地方,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正蹑手蹑足往这边靠近,他们颚骨比一般人突起,加上露在小圆帽外自然卷的头发和八字胡,让人一眼就能识别这些人的身份,走在前头那人的袍子下还别着把寒光闪耀的英吉沙小刀,凶神恶煞的目光扫视了一圈车厢里那些外出务工人员后,最终定格在穿着打扮更像工薪阶层的陈晨和林风身上。

    三人分工明确,两人留在原地放哨,领头那家伙踮着脚尖靠近过来。

    见到只是几个流窜作案的小偷而已,陈晨暗自松了口气,紧绷的肌肉也放松下来,她没有马上站起身吓走对方的意思,反而靠在那里继续装睡,因为她很想看看林风会否反应的过来,就当从侧面了解一番属下的实力,如果钱包真被偷走了,只能怪他自己粗心大意……活该!

    小偷已经走到身前,林风仿若未觉,呼噜一个接着一个,不难想象他藏在外套下那张脸此刻一定非常舒泰,只是不知道他醒来发现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后,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陈晨已经想好待会儿该如何教训他了,嘴角微微勾勒出优美的轮廓。

    小偷听到目标这清脆的呼噜声也就更加放开了胆,从袖子里抽出把大号镊子,悄无声息的靠近林风,这人的技术很是娴熟,如果不睁开眼看的话,很难发觉面前多了个人,林风依旧浑然不知,镊子已经伸进了他的裤兜里。

    片刻后,小偷脸色一喜,镊子从目标兜里退出来时多了个黑色的皮夹。

    这就成功了?

    陈晨有些不敢相信,林风这家伙竟然一点警惕心都没有,如此轻易就让人得手了,如果对方不是小偷而是杀手,只怕他这条命就这么不知不觉交代这里。

    现在看来,王部把这人安排当自己搭档,完全就是个累赘嘛,任务完成以后,一定要好好向王部反应这事。

    对面的小偷得手后没有急着离开,居然当着他们的面,慢条斯理打开皮夹翻看了几眼,小偷对这次收获似乎不大满意,随手把钱包往自己兜里一塞,又弓下身去,这次把林风身上所有的包都给搜了个遍,除了三两块零钱,再也没有别的发现。

    穷鬼!

    小偷对着酣睡中的林风比了个中指,转过头来,眼神忽的一亮。

    陈晨这容貌这身段,即便不用去刻意打扮,走到哪里都异常的吸引人眼球,和林风在一起更是应了那句老话,美女与野兽!

    正当小偷绕过桌子准备实施偷窃时,陈晨自然无法再继续装睡下去,故意伸了个懒腰,装作刚睡醒的样子,眨眼的功夫,三个小偷已经走出十几米外,朝另一节车厢寻找肥羊去了。

    哼哼,中看不中用,活该!

    心情顿时大好的陈晨望着盖在外套里的林风冷笑一声,似乎已经看见当他醒来发现钱包不在时候的精彩表情。

    就在她想好一会儿该如何奚落对方的时候,林风就像有心灵感应那样,打了个大大的哈气,随手将外套扯下扔在旁边空位上,看也不看陈晨一眼,嘴里嘟囔着“真烦,只想好好睡个觉还要被人打扰,如果不是任务在身,非抽死他们几个不可。”

    “你……知道?”陈晨脸上除了诧异外还有些许的失落,白高兴半天,原来只是空欢喜一场。

    “知道什么?你说那几个被你故意放走的小偷?”

    林风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道,似乎还嫌刺激的不够,对她眨了眨眼,一脸得瑟的说“来,一起欣赏下我的收获吧。”

    说完,砰砰两个钱包砸在桌子上,黑色那个是林风自己的,陈晨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他在何时又从小偷身上把钱包‘顺’了回来,而另一个显得有些脏兮兮,皮革表面沾满油腻,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不过厚度却比林风那干瘪瘪的钱包厚实了不少。

    “哟哟哟,发财了唉。”

    林风将里面的钱一股脑抽了出来,随手就把钱包从窗户的缝隙扔了出去,之后便用指头占了点自己的唾沫,一边阴阳怪气的说着,一边一五一十的数了起来。

    “一千三、千四……正好一千四百八,咱们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给,这是你的七百二,拿着!”

    林风十分讲义气把数好的钞票分成两份,将其中一份推到陈晨身前,还不忘从零钱里抽出张二十的摆在上面,完事拍了拍巴掌,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

    “我不要。”

    陈晨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又把钱原封不动推了回去,她都懒得去纠正这人对数学的造诣,这张笑脸只觉看着都十分可恶,恨不得拿针线给他嘴缝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