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乍泄
    “我暂时还没饿,先放着,等一会儿再吃吧。”

    女人果然总是心软,陈晨的回答不由让林风暗松了口气,心想:小样还装什么装,不就因为屁股疼,坐不得板凳,所以不想在我面前出丑吗?别怕,我还有法宝,保证能修复我们之间产生的那丁点裂痕。

    在心里偷笑了两声,林风点点头:“好,那我先回去换身衣服,过会儿在楼下等你。”

    “嗯,好。”

    陈晨此时的语气和神态,无疑要比之前缓和许多,正要目送这家伙离开,谁知林风又把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两个鸡蛋,献宝似得放在打开的盒盖上,回头对她说道:“那我先出去了,队长你慢用。”

    说着他扭头就走,丝毫没有趁机邀功的意思,出了门还不忘贴心的帮着把房门关上。

    等到脚步声逐渐走远,陈晨挺直的身躯才松懈下来,刚才为了保持形象,绷直的肌肉不断传来一阵阵的抽疼,都怪这家伙出手太重,都过了这么长时间,被打那地方的痛感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有了明显的肿胀感,动作稍微大一点都会扯着疼。

    陈晨一边心中埋怨,一边脚步缓慢的来到桌子前,有些迟疑拿起放在盒盖里的鸡蛋,居然还有些烫手,她不由朝紧闭的房间门望了一眼,顿时读懂了林风送她这两枚鸡蛋的意思。

    熟鸡蛋除了可以吃以外,用来消肿也非常有效。

    这家伙倒不是想象中那么坏,当时那种情况,又是自己先动的手,也不能全怪他一个……

    陈晨心想着,一边拿起毛巾将剥好的鸡蛋裹在里面,来到梳妆镜前,她解开了皮带,一点一点小心的将西裤退到膝盖弯的位置,只见镜子里两瓣本该浑圆挺翘的嫩肉如今红肿一片,隐约能看见还有五指印留在上面。

    嘶……

    温热的鸡蛋刚一触碰到敏感的皮肤,陈晨忍不住吸了口冷气,不过刺痛过后,麻麻痒痒的滋味让她紧皱的眉头逐渐舒缓开来。

    如果林风不是那么可恶的话,光是刚才的表现就能加上不少的印象分了。

    陈晨处理完一边的伤势,正要如法泡制另一边的时候,房门毫无征兆‘嘭’的一声被打开了。

    “队长……长……”眼前的一幕让林风傻立在门口,嘴大得足够塞下一只咸鸭蛋了,他突然调头回来只是想起因该先问问陈晨,这次出外执行任务大概多长时间,还需要准备一些什么东西,谁想竟然会看到如此震撼人心的画面。

    陈晨还保持撅着的姿势,胯骨到白皙大腿的优美弧线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一个仅认识半天的陌生男子面前,内心的震撼比起对方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能用惊涛骇浪才能形容。

    以至于和林风对视了两三秒后,她才反应过来,猛地一把提起裤头,只是精致的俏脸上一片血红,红的发光发亮,红的杀气弥漫。

    “队长我……我……”林风何曾料到陈晨会如此迫不及待疗伤,前后才不过两分钟而已,眼前的画面实在太过让人血脉偾张了,搞的他现在还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不起任何说词来。

    见他还站在门口直愣愣的望着自己,陈晨的手再忍不住颤抖,陡然一声大吼“滚!”,同时用力掷飞了手中剥好的鸡蛋。

    哐当!

    门房重重一声扣上,半空中的鸡蛋晚了一步砸在门上,顿时四分五裂,隐隐听见外头有人奔跑的声音正越去越远。

    “混蛋!”一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被这个可恶的家伙给看光了,有气无处撒的陈晨一脚踹翻了椅子,可动作一大又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疼得她唉的惨叫一声,半蹲在地上咬牙切齿的发誓,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

    突击队驻地紧挨着洪县,这是一个人口只有十几万的小县城,交通设施落后,山涧道路崎岖难行,出远门只能选择乘坐长途客车或是每天一班的普快绿皮火车。

    火车票相对来说更经济实惠,从这里到三百多公里远的荣县,也只需要四十几块钱而已,此刻,换了便装的林风和陈晨就在这辆慢悠悠行驶着的小火车上,两人相对而作,一路无话。

    这截车厢也极为安静,只有寥寥几名乘客,看穿着谈吐,多半都是出门务工的人员,只是为了节省一些路费,才选择这种既没效率又脏乱差的小火车。

    两个小时过去,陈晨就像被人施展了定身咒那样,端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瞪视着林风,仿佛想用这样的方式逼迫对方主动认罪一样。

    林风被她瞪的浑身都不自在,又不便发火,只要假装偏头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连绵不绝的山川,除了山还是山……

    煎熬一样度过了两个小时,林风扛不住了,缓缓扭头望向陈晨,这妞还在直勾勾的瞪着他,这样的冷暴力实在让人懊恼。

    不就不小心看了一眼嘛,又不会少上块肉,至于这样?

    这女人怎么生气起来一点大局观都没有?!

    回想起当时的画面,林风只觉得鼻孔有道暖流正徐徐流淌出来,急忙往回‘哧溜’的吸了口气,还好没让对方瞧出破绽,不然非得当场就打起来不可。

    继续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自觉作为一个男人,吃点亏也就认了,林风干笑着,有些没话找话的问道:“队长,咱们出门执行任务,就算没有专车使用,也可以请参谋长派那架直9送咱们去荣县,何苦坐一晚上,白白浪费时间。”

    其实选择做绿皮火车的道理林风都懂,他现在只是在没话找话说而已。

    陈晨横了他一眼,眼神中的煞气已经很足,见林风没脸没皮的傻笑望着自己,她板着张脸说:“不该问的别问,你只需要顾好自己的工作就行。”

    看样子她的火气还没消散,连说句话都火药味很重。

    林风还不死心,继续干笑着说:“可是你总的告诉我,这次去执行什么任务吧?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我怎么知道自己该干嘛?”

    “到了地方自然会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