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抢人
    劈哩啪啦的脆响声中,这林风发起飙来果真是毫无人性可言,竟然两手左右开弓,巴掌呼啸着击打在对方弹性十足翘臀上,而且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非常用力。

    现在认输?

    陈晨自认丢不起这脸,何况当着上级的面,向一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投降,打死她都做不到。

    剧痛还在一阵阵的袭来,发起狠的陈晨也不管它三七二十一,对着近在咫尺的部位就一口咬了下去。

    “唔……”林风突然发出一声怪异的痛哼,手上的动作不由慢了半拍,总算扳回一筹的陈晨此时便像得了狂犬症那样,还咬着他大腿肉死不松口。

    气不打一处来的林风刚缓过气,想也没想,两个蒲扇大的巴掌轮圆了往她肉最多的部位拍去。

    啪啪……唔……

    他打的越用力,陈晨就咬的更狠,一时间都忘却了各自的身份,你打我咬,闹得不可开交。

    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这简直不成体统!

    “林风……”

    “都住手!”

    快步赶过来的王部长和参谋两人铁青着一张脸,齐齐大吼道。

    劈啪作响的击打声顿时停止下来,林风高举着双手望向参谋长,脸红脖子粗的痛叫道:“快叫她住口,我肉都快给这疯婆娘咬掉了。”

    疯婆娘?!

    两腿绞在他脖颈上,依旧还在倒挂着的陈晨一听,发起狠咬的更加用力,疼得林风又嗷了一声,在那里上窜下跳,像极了一只大马猴。

    “够了,陈晨你也快给我住手……不是……住口!”王部长铁青着脸上前,能把他手下心腹爱将弄得丧失理智,这小子也算是个人才。

    几近失控的陈晨可以不给其他人面子,但顶头上司的话却不能不听,感觉自己占据了上风的她总算松开了口,单手往地面一撑,一个后手翻利索的踩在地上。

    可没等她站稳,只觉翘臀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袭来,当即脚下一软,差点就跪了下去。

    “你没事吧?”王部长伸手搀住了她,用长辈的语气低声责备道:“我只是让你去探探他的底,你看你怎么搞成这样?”

    此时的陈晨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傲气,扎头发的橡皮筋也不知掉哪儿去了,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肩上,只见她狠狠瞪着正被领导训斥的林风,那眼神像是要从他身上剜下块肉来。

    直到现在,臀部还不断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冷静下来的陈晨想起刚才被打屁股那一幕,熊熊火焰又在眼中燃烧起来。

    “这混蛋,我不会放过他!”

    “够了,今天我是带你来办正事的,再闹就送你回去。”

    王部长板起了脸,陈晨不敢吱声,只能重重哼了一声表达心中的不满。

    另一头,林风的日子也不好过,被赶过来的参谋长训了个狗血淋头,火大的参谋长溅了他一脸唾沫星子,还不敢伸手去擦。

    林风偏着头,尽量避开‘暴雨’的侵袭,被咬的位置都被口水湿透了,还有血丝渗出,被风一吹凉飕飕的,有点麻有点痛。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被疯婆子咬了,还要挨骂……”

    “你在嘀咕些什么,有没有听我讲话!”参谋长咆哮了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戳着他额头道“站没个站相,别忘了你现在还是个军人,恐吓老百姓,动手打女人,上次的处分还在,你……你这狗记性,今天又给首长和我长脸了啊?看这次首长回来怎么收拾你。”

    林风默不作声,眼神却没丝毫悔悟之色,在突击队混了这么多年,他早都摸透了对方的脾性,参谋长这人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骂几句消气了就好,如果换了是老首长那才需要当心,脾气一上来,就算十头牛都拉不住他,非得从林风身上拔下块皮来不可。

    当然,不管是老首长还是参谋长,这两位始终是林风心底里最敬重的人了,如果当时不是他们在会议上拍桌摔杯子护着林风,以他犯下的过错,就不单单只是记大过调到炊事班那么简单,或许早被开除军籍送去蹲大牢了。

    “好了好了,老张你也少讲两句,要说起来,还是陈晨先挑起的事端,就各打五十大板好了。”王部长似乎不想闹得太僵,主动上来当起了和事佬。

    “算你小子走远,傻愣着干嘛,还不快谢谢王部长。”参谋长又往林风腿上来了一脚。

    “我……”见参谋长正向自己眨眼,林风顿时心领神会,把什么仇啊怨啊先放到一边,点头哈腰道“谢谢王部长。”

    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却偷偷瞄了眼站在他身后的高挑女子,脑中更是不由回想起那弹性十足的手感。

    见女子正用双眼死死瞪着自己,林风非但不惧,还故意朝她挑了挑眉毛,挑衅的味道很浓,陈晨果然上当,双手握拳捏的咔嚓作响,要不是王部长还在中间站着,快要克制不住的她非得冲上去跟这贱男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王部长并没发觉两人之间的异样,含笑摆了摆手,表示不会介意,当他正要说出此行的目的时,参谋长却咳了一声抢先说道:“咳……王部长和陈姑娘大人大量不跟你一般计较,还不快滚回炊事班去,中午要是误了饭点,小心一百多号人活吞了你。”

    参谋长像是话里有话,林风有些不明所以,但在对方凌厉的眼神逼视下,忙答了一声‘是’,抛下欲言又止的王部长两人,转身跨上那辆三轮车进去了。

    林风很快就消失在转角处,参谋长暗松口气,回过头来时却发现王部长正用颇有深意的眼神盯着他,参谋长假装低头去看手腕上的时间,有些心虚的避开了他的视线,说道:“这个王部啊,时间不早了,你不是还忙着要去军区转转吗?那我就送你到这儿,至于那两条烟你就留着自己抽吧。”

    “老张,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是想赶我们走呢?”王部长似笑非笑的说:“愿赌服输,我一会儿让司机把烟送到你办公室去,不过嘛,刚才那小伙子我得带走。”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不行,你挑谁我都可以拨给你用,就他不可以!”参谋长十分干脆的摇头,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不,我就要他。”

    “说不行就是不行,没得商量。”

    “你不给是吧?好,我现在就给罗上将反应,就说你们军方故意刁难咱们,嘴里说的好听,实际上却故意推三阻四。”

    “哎呀,你堂堂一个部长,怎么可以不讲道理,我不是说了吗,其他人你随便挑。”

    “我只要他!”

    参谋长越是拒绝,王部长就更加坚持,搞的陈晨满头雾水看着他们两个,一个死活不干,另一个偏要,此时的他们那还有一点高级领导的架子,就差捋起袖管直接干上一架了。

    这个兵痞难道还成了宝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