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兵痞
    “现在人赃并获,看你们还怎么抵赖,把当官的给我叫出来!”

    “对,你们这些当兵的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还敢说瓜不是你们偷的?要是今天不给个交代,我们就到军区找首长告状去!”

    这下可好,瓜农不再跟门口的士兵纠缠,反倒回头把林风给包围了起来,似乎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逮人的架势。

    “哟呵,你们这是准备往我头上扣屎盆子啊?”

    面对这帮虎视眈眈的瓜农,经过最初的错愕之后林风非但不怵,反而咧嘴笑笑,远处的参谋长看了顿时只觉背后发毛。

    这小子该不会又要惹祸了吧?!

    就在参谋长急着向勤务兵小李猛使眼神的时候,林风随手一推就把快戳到鼻尖的镐子拨开到了一边,大腿迈过三轮车横梁,一个箭步便来到那个吵嚷的最凶的瓜农身前。

    大部分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林风已经一把攥住这人的领口,稍微用力,就把这百八十斤的壮汉提的双腿离地.

    他那张带着几分狞意的笑脸凑近了问道:“说我偷了你们的瓜,证据呐?”

    “西瓜就摆在你车上,还……还狡辩……”被提到半空的瓜农手指着三轮车拖斗嚷道,只是说这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不知是因为呼吸不畅还是被吓着了。

    “放屁,谁稀罕你那些破瓜!”林风闻言两眼珠子一瞪,十分粗暴的打断了对方:“这两瓜是我刚在镇上超市买的,小票还在我兜里揣着,不信咱们还可以去问超市老板娘,想诬赖我,门的没有!”

    “你……你……”瓜农似乎被说的哑口无言,但他看似淳朴的眸子里却闪耀着狡黠的神光。

    “怎么,没话说了吧?带着你的人赶紧走,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林风松开手,瓜农一屁股蹲坐在泥地上了,就在林风准备跨上三轮车的时候,脑后陡然一阵劲风袭来。

    原来,是这瓜农的两个伙伴趁没人注意的时候,轮起稿把就往林风背上敲去,试图给他一些厉害瞧瞧。

    山里人民风彪悍,动手没个轻重,也不怕把人打坏,等站岗的士兵发出警告时已经晚了一步,眼看就要被伤到,林风眼神一凛,猛地回过身,绷直的右腿斜着朝上空踢去。

    咔嚓……足有成年人手腕粗细的镐把被他一脚硬生生踢折成了两截,还没等众人看清,林风鬼使神差般的一扭,另一把呼啸而来的稿子却砸在了空地上。

    哐!

    瓜农还想轮起来再砸,却见林风转身又是飞快踢出一脚。

    劲风扑面,鞋尖在瓜农眼前迅速放大,这人吓得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嚎声,手里的稿子哐当掉在地上。

    疼痛迟迟没有到来,等瓜农睁开眼,只见黑色的皮鞋尖就在离他鼻梁不到两厘米的地方停住了,顿时就双腿发软,一屁股坐了下去。

    其他几个跃跃欲试的家伙仿佛没想到这当兵的身手如此犀利,眨眼间就解决了两个偷袭他的同伴,他们就算没见过多大市面,心里却也清楚,自己这伙人即便一块儿上去,也不见得能讨到便宜。

    场面一时间僵在那里。

    远处观望的参谋长看着林风化解了麻烦,不由暗吁了口气,还好林风这小子知道收敛,没对当地这些村民下狠手,不然要是再打伤打残几个,激起了民变,只怕首长亲自出面也没法保得住他了。

    可是还没等他把气喘匀,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又出现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险些被林风一脚踹飞的那名瓜农就这么坐在地上,突发羊癫疯一样的手舞足蹈,嘴中大叫大嚷起来:“当兵的打人了!快来看啊!”

    其他人像是反应了过来,也跟着在一旁帮腔嚷道:“这些当兵的欺负咱们老百姓,都要打死人了,还有没有人出来管啊!”

    本来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的林风顿时就被气笑了,这些家伙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一向涵养极佳的参谋长此刻脸都气的发绿,正要让小李带人把这帮胡搅蛮缠的瓜农撵走,王部长却又抢先一步摆手说:“先不忙,这小伙儿挺有点意思,他也是孤狼的人吧?”

    “他叫林风,炊事班战士。”参谋长言语简练,似乎并不想在他们面前过多谈论此人。

    “炊事班?你是说他只是这里的伙头兵?”偏偏王部长却露出一副极有兴趣的样子,说话的同时目光始终在注视着大门方向。

    此时,大门外又发生了变化,只见林风攥住坐在地上那人,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刚才还中气十足的瓜农瞬间失声,等一松开手,这家伙就像被狗撵似得,带着一帮同伙连掉在地上的农具也顾不上拣,灰溜溜的全跑了。

    “他刚说了什么?”因为隔着段距离,林风又刻意压低了音量,反正王部长是没怎么听清,只能向身旁的陈晨询问道。

    “咳……他说,你们那几十亩瓜地是不是不想要了,反正老子马上就要离开部队,你们再敢来这里耍浑,大不了我扒了这身衣服,天天上你们瓜地里洒百草枯去,到时看谁救得了你们,不信咱就试试?”

    不苟言笑的女子学起林风的神态来有模有样,一点也不顾及参谋长那张变得复杂的脸色。

    “呵,还真有点意思,我觉得这小子挺不错,怎么……你不满意,要不你亲自试试他?”

    “是。”陈晨没有回绝,而是十分坦然的就一口答应下来,当即捋起袖管走了过去。

    “唉,这位……”等参谋长想叫回她时,陈晨已经走出十几米外,只剩个背影留给他们,参谋长忙不迭对王部长说:“你赶紧让这姑娘回来,真不是闹着玩的,这林风脑子不好使,犯倔起来,谁都拉不住他,你还是快把这姑娘叫回来吧。”

    王部长回头望着他,仿佛一眼看穿了他的想法,微微笑了笑,调侃的说:“脑子不好?我说老张啊,你还装的挺像,差点就让我看走了眼。”

    “哎呀,我真没跟你开玩笑,拳脚无眼,万一伤着人家小姑娘怎么办?”

    王部长一脸笃定的道:“陈晨的安危你就不用担心了,别看这丫头岁数不大,在大学时就拿黑带了,寻常人十个八个都休想近她身,怎么样?不比你这里的王牌差吧?”

    跆拳道黑带?

    参谋长嘴角抽了抽,露出嗤之以鼻的神色,王部长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顿时也起了争强好胜之心,故意说道:“怎么,你还不信?要不这样,咱们赌一把如何,我就赌陈晨能把他收拾服帖,正好车子后备箱有两条好烟,就拿它做赌注好了。”

    “你确定?”在没外人的情况下,参谋长也不再继续板着那张脸,两人算的上老相识了,得到肯定答复后,参谋长一咬牙说:“好,就跟你赌这一把,我柜子里也有几瓶好酒,你要赢了就给你全带走,不过咱们得事先说好咯,要是不小心伤着碰着了,回头你可不许找碴。”

    “一言为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