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军队选拔
    云龙山脉,平均海拔三千五百米以上,常年云雾缭绕宛如人间仙境。

    清晨,初升的太阳还未及驱散山间的寒意,一阵嘹亮的军号却率先打破了这片静谧的山林。

    在一座坡度较缓的山冈上,鲜艳的红旗正迎风飘展,身着迷彩作训服的军人们在这个常人连呼吸都感觉异常困难的地方开始了一天的集训。

    这里便是华夏最神秘的孤狼特别突击队驻地了。

    今日与往常不同,战士们提前结束了训练,穿着被热汗湿透的迷彩作训服在操场上快速列队,动作整齐划一,犹如曾经练习过无处次的那样,片刻之后场中便恢复了一片肃静。

    “全体稍息!”

    话音落下不久,一男一女便在参谋长的亲自陪同下来到场边。

    正含笑与参谋长交谈的中年男子约莫有五十岁上下,一身笔挺西服,发型也梳理的一丝不苟,只是被山里大风撩的有些走样,但依旧无损他威严的神态。

    而落后他们半步却是个身段高挑纤秀的年轻女孩,长发用皮筋扎成马尾披在脑后,白衬衫加黑色西裤,没有任何多余的点缀,浑身透射着精明干练的气质。

    俗话说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何况是在这荒山野林子里头,三五个月见不到女人一面都属正常,今日难得看见如此一清新脱俗的年轻女孩子,而且还长的比嫦娥还要嫦娥。

    年轻荷尔蒙过剩的士兵们下意识就挺高了胸膛,就如一群争芳斗艳的公孔雀一样,试图以自身阳刚姿态吸引到异性的目光。

    “王部长,我们首长走之前特别交代过,这次难得国安主动要求与军方联手合作,我们那必须要无条件全力配合。”参谋长拍着胸口大包大揽的说道:“他们都是我独狼突击队最优秀的士兵了,这里面你要看中谁尽管挑!”

    参谋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自信,如果王部长在这里都挑不到让他满意的人员,恐怕整个华南军区就更没有合适的人选了。

    为了让王部长两人对这些战士加深一步认识,参谋长下令大家展现出各自的绝活来,在这里什么徒手劈砖头只是小菜一碟。

    有士兵褪掉上衣,当面表演起了硬气功,随着他扎下马步,浑身肌肉就像充气海绵那样一块块高鼓起来,四名战士手拿两指粗细的钢管,分别站在他的前后四周,二话不说轮圆了手臂往他身上砸去。

    哐哐哐的声响不绝于耳,这士兵连眉头都不曾皱那么一下。

    场中最吸引眼球却还要数那个身高接近两米的黑大个了,一身古铜色的肌肉在阳光照射下散发着光泽,在他跟前,八个士兵分成两队,每四人为一组,排头那人抱着个半人多高的沙包,其他人则用双手死死顶在这人的背后。

    等对方做好准备,黑大个两眼半眯,脚下开始开始发力,只见他几个跨步出现在跟前,凌空跳起左右脚同时踢出。

    ‘嘭’的闷响声中,沙包各被他一脚踢出个大窟窿,沙粒漫天飞舞,而那八个士兵就像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撞到,众人脚下吃不住劲不断往后倒退,最后更是滚作一团。

    “怎么样,这是我们队里的战神金刚,如果换了其它部门来挑人,我才舍不得放人哩。”见两人看直了眼,参谋长在旁边颇为自得的介绍道。

    王部长与身旁的女子相视一眼,最后居然同时摇了摇头。

    “怎么!你们连他都不满意?!”参谋长笑容僵硬的说道。

    “陈晨,还是由你说吧。”

    王部长当即把这得罪人的事交给了身旁的女子。

    “我们当然相信这里每一个都是最优秀的士兵了。”陈晨不忘先给对方戴顶高帽子,可紧接着她就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可是我们需要的特勤人员,不光只有实力就行,更需要随机应变的过人能力,刚才那位……恕我直言,他并不合适。”

    两人又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筛选,结果却不禁令人失望。

    不可否认,这些战士的确是精锐中的精锐,可正因为长时间接受这种严苛军事化的模式管理,哪怕叫他们刻意去掩饰,但往往在举手投足间还是会露出破绽,明眼人只需一眼就能看穿他们的身份。

    简单来说,这些人都不是他们需要的人员。

    同样,参谋长也对两人要求的苛刻深感无奈,让这些士兵上战场那都是个顶个的出闸猛虎,装什么卧底打探情报这些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既然没找到满意的人员,王部长两人婉言谢绝了参谋长热情的挽留,决定离开这里到军区转转,或许有什么意外的发现也说不定。

    正当他们走到车前准备离开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声。

    “咦……外面好像是有人在吵架?”

    王部长耳朵很尖,从这乱哄哄的争吵中听出了一丝苗头,当即反客为主往出口方向而去。

    还隔着几十米远的地方,三人便停下了脚步,只见大门外来了七八个扛着锄头镐子的青壮男子,皆是一副标准的庄稼人打扮,脸上却大多挂着本不该出现的凶蛮之色。

    ‘军事重地,闲杂人免进’的牌子被这群人直接无视了,即便被站岗的士兵挡在门口,他们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气势汹汹叫嚷着要见这里的领导。

    “他们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嘈杂的现场,王部长反而来了兴趣。

    参谋长露出头疼的表情,只差用手捂着额头,他记得这帮瓜农就在半个月前还到这里闹过一场,那次是因为俩个新兵蛋子跑完十五公里越野,路过山下的瓜田时没忍住就掰了个西瓜解渴,结果被瓜农给捉了个人赃并获。

    这俩名士兵自知理亏,挨了一顿揍也没还手,瓜农却不想就这样善罢甘休,一群人就带着人证物证跑来驻地闹上了,为了安抚这帮瓜农的情绪,当时也是由参谋长亲自出面处理,不但罚了犯错的士兵半个月禁闭,还拿出两百块作为赔偿。

    可瓜农却不肯答应,口口声声叫嚷着,这是德国进口瓜苗大棚养殖试验田,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要想息事宁人,一口价一千,少一毛他们就要闹到军区首长那儿去。

    一个瓜一千块,跟明火执杖打劫有什么区别,这瓜难道还能镶金了不成?

    可为了所谓的军民和谐共建,参谋长忍了,按对方要求做了赔偿。

    本以为事情已经圆满解决,谁想这些人尝到甜头,今天又闹上来了,还当着国安同志的面,这不是故意给突击队脸上添堵吗?

    “小李……过去问问他们。”参谋长绷着张老脸喝道。

    “是。”身旁勤务兵答应一声,小跑着过去,只见他上前询问一番后,又扭头跑了回来,只听他道:“门口那几个老乡说,他们瓜地里的西瓜又被偷了,还一口咬定这次也是咱们士兵干的。”

    说着话的时候,勤务兵脸上带着一抹怒色,显然对方那股胡搅蛮缠的作风让他也深感愤怒。

    “这不是胡闹吗?丢了西瓜就来这里闹,难道当我们这里是土匪窝不成?!让他们把证据拿出来,不然滚蛋!”参谋长一跺脚,打算亲自前去处理。

    可是他还没走几步就见一辆人力三轮车也徐徐从山坡下骑了过来,骑着三轮的士兵挽着裤腿,只穿了件背心,外套就随意的搭在肩头上,军帽也歪歪斜斜扣在头顶,嘴里还哼着乱七八糟的小调,一身痞气油然而生。

    这造型怎么看怎么都像个老兵油子。

    就连号称西南军区最精锐的特种突击队里也有这样的奇葩?!

    参谋长只觉脸上有些发烧,正要上前却被王部长给拦住了。

    “老张别急,咱们先看看。”王部长已经眼尖的注意到了,三轮车后面的拖斗里除了一堆蔬菜果肉外,居然还有两个圆滚滚的西瓜。

    铃铃铃……铃铃铃……

    三轮车发出一阵清脆的响铃声,眼看前面挡道的庄稼汉丝毫没让道的意思,蹬的满头大汗的林风不得不拉下车刹,一边取下帽子给脸上扇风,一边饶有兴致看着这些挥动农具吵闹不休的瓜农们,浑然还没意识到麻烦已经找上了他。

    正与站岗士兵争吵的面红耳赤的瓜农骤然听到这清脆的铃声,其中一人下意识回头望来,当注意到三轮车拖斗里那两个西瓜时,眼神顿时一亮。

    这可真是打瞌睡的时候有人送来枕头啊!

    “唉……那是我们的瓜,抓住他!”这人指着林风的方向嚎了一嗓,霎时七八道目光齐刷刷落在了他的身上。

    正打算看会儿热闹的林风没想这帮瓜农最后会把矛头对准了他,一口吐掉衔在嘴里的草根,满脸错愕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