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3章 激流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谁的办公室对林风并不重要,无疑眼前一条死路,背后传来阵阵急促的奔跑还有吆喝声。

    “快追,他逃不出去!”

    “黑木大人命令立刻杀了他……”

    “是!”

    大队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正往这方向快步奔来,显然他们也清楚,目标已经成了瓮中之鳖。

    林风现在的情况很不妙,那一支针剂就让他痛不欲生,实力降到了最低,倘若同时被两支针剂击中,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死掉,化成了脓水。

    听到外面奔跑的脚步,林风就像一头生命垂危的野兽,情急下卯足了力气,闷头向那扇封闭式的窗户冲去。

    作为黑木办公室的窗户玻璃,还要具备防狙杀的功能,连大口径狙击枪也难以击穿的玻璃,坚固度可想而知。咚,玻璃窗发出声闷响,林风卯足力气的一撞居然没能把玻璃撞碎,只在上面留下一道细微的纹路,自己反而被反震力弹了回来,他不甘心的怒吼一声,抬脚踹在玻璃的

    中心,顿时又让它多了几道细小的裂痕。

    敌人已经来到这条走廊上,没有多余给他慢慢摧毁这面玻璃的时间。

    “别让他跑了,开枪!”

    跑在前面的队长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意图,嘴里大声吆喝的同时,端起自动步枪朝着林风的背影就是一梭子扫射过去。

    子弹准确命中长满水泡的后背,皮肤在药水的腐蚀下变得脆弱不堪,一团团血花在背上绽放,当即就被打的皮开肉绽,换来林风一声声惨嚎。

    拿着自动步枪和电击器的安保人员也冲到近前,加入了射击的行列,子弹电镖如雨点般袭来,血水和碎肉在空中飞溅,有些地方甚至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林风已经无力再跟他们抗衡,子弹打的他痛叫不止,退开几步他眼神一凛,脚下突然加速再次朝那扇玻璃窗的方向全力撞去。

    为了活命,他浑身的潜力都被激发出来,这一次他总算成功了。

    随着哗啦一声,玻璃窗再难承受住这巨大的撞击力,一下全碎了,林风与无数的碎玻璃一起从上百米的高空往下坠落。

    当队长暗叫一声该死跑到破碎的玻璃窗前,只看见目标像个秤砣一样径直掉落进激流中,身体在汹涌的河面上翻腾了几下转瞬就不见了踪影。虽然大部分人包括一脸惋惜的关泽都认为林风必死无疑,一支药水的剂量足够消灭任何一个基因人,死亡只是早晚的事情,掉入这片汹涌澎湃的激流中更是加速了他的死

    亡。

    关泽暗自可惜,没能证明实验体是不是达到新高度就这么死了,这段时间估计他都会难以入眠。

    黑木发话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三架直升机满载着安保人员倾巢出动,在大坝下方翻滚的激流仔细的搜寻起来,浩浩荡荡的车队沿着河流一路搜索下去,还好这里处于荒郊野外不用担心暴露。搜索范围从大坝附近一直扩大到五十公里以内的河面,然而,在将近三百米宽的河面上要搜索一个人的踪影何其困难,直升机,快艇,数百名人员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

    仍然是一无所获。日落西山,一天的时间眼看就要过去,距离大坝三四百公里处的浅滩,一名头带渔夫帽的中年人,手持一根钓竿正在此处垂钓,他采用当地很流行的飞蝇钓法,用力将仿

    生饵抛入远处流动的河水中。

    一次没能引鱼上钩,他并没气馁,踩着河滩上满地的鹅卵石往前方走了几步,又用力一抛把诱饵抛掷出去。他今天似乎运气不错,诱饵在水面上窜动了几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给咬中了,猛地向下一沉竿尖瞬间弯曲,钓鱼者心知有大鱼上钩,快速转动轮轴把绷得笔直的鱼线往后

    回。一人一鱼展开了一场智与力的较量,不是钓鱼人很难懂得,要把一条大物给弄上岸不是光靠蛮力拉扯就行,要考虑鱼线与杆在力的作用下会不会突然断裂,就像拔河一样

    ,当鱼儿在水中拼命挣扎起来时,就得适当的放线消耗它的体力。

    当它后续乏力时,钓鱼者就要抓紧机会把线往回收,这样一来一回角力了十几分钟,折磨的精疲力尽的鱼儿总算被弄上了岸。这是一条淡水鲈鱼,凭手感至少也有十几斤的重量,现在也只有这种没遭受什么污染的自然水域才能钓上这样的大物了,瞅着鱼身上折射着光线的美丽花纹,汗流浃背的

    中年人不由喜笑颜开,在原地手舞足蹈了一番。

    这大概是他钓到最大的一条鲈鱼了,还不忘掏出背心口袋里的手机打开自拍模式,蹲在这条长大了嘴的鲈鱼跟前笑容满脸的自拍两张。

    就在他沉浸在喜悦中时,一条手臂突然伸出了水面,抓住一快巨大的鹅卵石,接着庞然大物般的身躯从水下‘哗啦’一声站了起来。

    钓鱼者哪能想到水下竟然藏着个人,当转头看见人影从水下冒出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人正是林风,他一路随着湍急的河水浮浮沉沉不知飘了多远,等到了这处浅滩水流稍缓,他才奋起余力从水中爬了起来,这一下差点没把对方给吓出心脏病,赤条条的上了岸,正在遭受折磨的林风根本不在意对方那见了鬼的眼神,慢吞吞往前走了几步,忽然他停下脚步,像是想起什么,扭过头,麻木的眼神落在还张大着嘴的钓鱼人上

    。

    钓鱼人现在的表情就跟身旁这条鲈鱼没什么两样,面对这么突然出水里冒出来的怪人,他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在他认知里,只有河童才会生活在水下。当对方转过头望向这里时,钓鱼人顿时心头咯噔一下,想跑,可是两腿正在筛糠一样抖着根本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不怀好意的一步步朝他走来,吓得不由大声

    惨叫着。

    “啊!!!”

    树林里休憩的鸟儿被着凄厉的惨叫声惊醒,纷纷离开枝头,哗啦啦的往远处飞去。过了一会儿,穿着一身钓鱼人衣服的林风漫无目的的走进了林子,这身衣服显得有些不太合身,就像一个大人穿着儿童的衣裳,怎么瞧都别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