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2章 毒针
    ,精彩小说免费!

    契合度百分之一百三十七!!!

    这怎么可能!黑木脸上看似还算平静,那陡然瞪大的眼睛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此刻心里早已是惊涛骇浪,当初设定最高百分百的契合度,是因为关泽博士始终认为已现今的科技不可能

    达到这种高度,超过百分之五十已经算是奇迹,绝不可能有人达到百分百的高度。他宁愿相信关泽的话是真的,可是事实现在却摆在眼前,契合度达到百分之四十以上的浩二,在他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就被干掉,契合度就代表着基因战士的实力强大与否

    ,林风怎么可能只有百分之三十七。

    “实验体失控了?”关泽领着几名研究员从旁边通道急匆匆的走来,刚见面就忍不住惊讶的问道。

    黑木阴沉着脸,把自己的推测告诉了他。关泽博士瞬间表情一变,有不敢置信还掺杂着丝丝狂喜的复杂神色,作为一个把研究看的比自己性命还重要的人,如果能取得突破性的成果,那要比给他打了兴奋剂还能

    让他亢奋。

    “契合度百分之一百三十七,黑木大人你是说真的?!”关泽博士激动的问道。黑木很不爽关泽表现出的神色,给他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要不是关泽博士的身份特殊,留着还有大用,不然即便对方是他救命恩人,一怒之下他也会把这还在幸灾乐祸

    的家伙给宰了。

    没看见他现在留一条完整的触手都没剩下,等于半个废人,关泽这家伙竟然还笑得出来?

    “不管他契合度多少,实验体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你有什么办法能制住他,或者杀了他也行。”黑木阴沉着脸问。

    光泽博士却没注意到他眼中恼火的神色,点头说‘有’。说着他从玛利亚手里拿过两根像是麻醉针一样的玩意儿,针管内装着的不是一般麻醉剂,而是一种让基因互相排斥的药水,它的作用跟免排斥药水截然相反,被注射以后

    ,融合的基因会因为药水产生排斥乃至分离,这样做的后果很可能让一个已经融合成功的基因战士爆体而亡,绝对是对付基因战士的杀人利器。

    如果两支针剂全部注入基因战士体内,基因排列将会被彻底搅乱,即便是神仙也难活。

    关泽博士手里竟然还掌握着这样一个大杀器,就连黑木也是现在才知道,心头暗自警惕了几分。

    颇有深意看了眼关泽博士,拿过他手里这两支针剂,招手叫来安保队长把针剂交给对方。

    这种拿生命去冒险的事情黑木自然不会去亲力亲为,交代了两句对方点头答应下来,领着一伙儿人往基因人逃走的方向大步跑去。

    此时,林风正在跟这扇挡在面前的防护门较劲,双腿扎着马步,两臂的肌肉随着不断用劲而变大。

    “啊……”

    他已经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大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却死活不能抬起来半分。

    连续尝试过两次以后,林风迟钝的脑子也意识到无法打开这扇门,于是转过身又往回跑去。

    刚来到转角,岔道里迎面跑来十几个蜥蜴人,它们头部的特征实在太好辨认,不像林风作为变异人至少还保持着人类的外表。

    冲在前面的蜥蜴人早已发现了他,冲刺到一半身体往前纵跃,凌空挥动着利爪往他脸上袭来。

    林风一手就抓住了对方的细胳膊,甩手把半空中的蜥蜴人往地上一掼,咚,蜥蜴人痛的发出声怪叫,大脚从天而降直接把这颗丑陋的脑袋踩扁,叫声戛然而止。蜥蜴人的契合度都在二十几左右,在林风这头人形怪兽的面前,就等于送死,几乎是一下一个,手撕脚踏,墙上到处都是它们身上飞溅出来的腥臭血污,还没撑到一分钟

    ,十几个蜥蜴人战士就死的只剩下两三个了。

    不过,黑木用它们来拖延时间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安保队长领着一票人从三岔路口一头追了上来,他手里端着把麻醉枪,枪口瞬间指向背对着这方向的林风。

    噗!

    针剂在气体的推动下飞射出去,眨眼就命中目标背部。林风只感觉背上被什么东西扎了下,不疼不痒,可转瞬背后就传来一阵火燎般的剧痛,被击中部位附近的皮肤冒出一个接一个的水泡,起初还可以忍受,但几秒过后那种

    无法言语的剧痛就疯狂撕扯起他麻木的神经。

    手往背后一捞,水泡瞬间破裂,手掌上全是脏污的血水。

    这时,安保队长已经把第二根针剂塞入了枪筒里,抬高枪口重新瞄准目标。

    在他扣下扳机的霎那,林风瞳孔一缩,单手抓过一只正好扑倒跟前的蜥蜴人转身一档,第二支针没能命中正主,直接扎进蜥蜴人的身体。

    针药被注射进体内的刹那,只见被他捏在手里的蜥蜴人发出声高亢的尖叫,昂着的脑袋和四肢就软哒哒的耷拉下来。

    “快开枪干掉他!”安保队长大声朝周围的手下吆喝。队员蹲着枪正要射击,林风把手里这个浑身发黑的蜥蜴人朝对面人堆抛了过去,站在前排的安保被飞过来的蜥蜴人撞倒了好几个,其他人只来得及开了几枪,目标已经拔

    腿跑进了岔道里。

    “他撑不了多久,快追……”安保接连跨过那个蜥蜴人的尸体,一窝蜂朝林风消失的路口追了去,随着时间流逝,地上这只蜥蜴人的皮肤已经变成了像炭一样的颜色,仔细看就会发现它身上正有青烟

    冒出,遍布全身的水泡逐渐膨胀然后炸裂,短短几分钟后,身体就化作散发恶臭的脓水沿着地面流淌。同样挨了一针的林风虽然没有立刻化作脓水,但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却相当不好,燎烤般的剧痛正不断侵蚀他的神经,左边身体似乎也开始不听使唤起来,跑动时看起来一

    瘸一瘸的。跑着跑着他冲进了一间没有关闭的屋子,从摆设看这分明是间办公室,对面的窗口能欣赏到水电站大坝开闸泄水时那波澜壮阔的景象,他在误打误撞之下竟然无意中跑进了黑木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