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5章 冷库杀手
    ,精彩小说免费!

    就在林风他们把心都提起来时,保安兜里的电话响了,只见他冲两人微微点了下头:“我出去接个电话,你们自己看吧。”

    说完也不管两人同不同意,拿着电话转身走了出去,等他带上门大步走远,林风回过头对劳拉说:“你把拉链打开……”

    “啊,你让我去?!”劳拉显得不敢置信,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让她一个女人来做,可是她哪又懂得林风现在的心情有多复杂,威尔士在电话里说,尸体各项特征都跟陈火完全吻合,连死亡时间

    都一致,连林风都下意识认为躺在这里的十有**就是陈火。

    不想亲自去确认陈火就躺在这里,只是一种下意识的逃避行为。

    “算了,还是我来吧。”劳拉磨磨蹭蹭不敢上前,该面对迟早还是要面对,林风叹了口气走了过去,白色雾气不断从打开的冷柜里飘散出来,让周围的气温也下降了好几度,林风望了眼只露出一

    双脚的尸袋,捏住拉链开始慢慢的向上拉起。

    不要是他……不要是他……

    随着拉链逐渐被拉起,劳拉心里默默念叨着,她没发现,其实林风比她还要紧张多了,那只杀人无数的右手,捏着拉链时都在微微的发着抖。

    拉链滑行到一半却像让什么给卡住了,林风往上拽了两下居然没能拽动,心都提到嗓子眼的劳拉,忍不住催促:“你能不能干脆一点。”

    她在嫌弃林风表现出的婆婆妈妈,林风没搭理她,手上用劲往上一划。就在袋子被打开的一瞬,强烈的危机感倏地袭上林风心头,眼前一匹寒芒飞速朝他胸口疾驰而来,速度快的惊人,千钧一发之际林风急忙侧过身体,胸前霎时传来阵刺痛

    。曾在战场上救了林风多次的敏锐直觉这回无疑又救了他一命,锋利的刀口只差那么一点就能在他左胸捅出个窟窿,即便成功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刀,胸前还是留下道长度近

    一尺的血口。

    林风明白中了别人的圈套,趁对方第二刀刺来之前连忙往后退开,藏在尸袋里的杀手却根本不想给他喘气的机会,脚下往门框一蹬人就射了出来。

    林风只得再躲,对手拿刀横着一划,又再他胸口上多添了一道刀痕。这人刀法犀利,照面的功夫就在林风身上留下两道又长又深的血口,但他若把林风当成任人宰割的对象那就大错特错了,就是拼着挨上这一刀,林风忍痛一个膝撞顶在双

    脚刚刚落地的杀手肚子上。

    咣!

    杀手被撞的连退好几步,背部撞到冻柜门才停下来。

    这人身高和体形都跟陈火差不大多,要不是林风发现他身上还穿着衣服,及时醒悟过来,恐怕已经被对方给捅了个透心凉。

    “你是安格斯派来的人?”林风问,胸前的两道血口十分显眼,溢出的血水已经把衣服正面打湿,他却像毫无所觉。

    而杀手并没回答的意思,像个变态似得,伸出舌头舔舐着刀刃上留下的血水。

    林风从这人的眼里,竟然看到野兽般嗜血的神色。

    两人默默对视了几秒,几乎同时动了,只见林风右手闪电般拔出手枪,朝着对面的人影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砰!

    子弹打在杀手身后的冰柜门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在劳拉的尖叫声中,杀手一个箭步出现在跟前,一手拍开林风指过来的枪口,反握的利刃迅疾朝着目标咽喉处奔去。对手的动作迅疾无比,哪怕林风明明感觉已经避开了,脖颈间还是留下一道头发丝般纤细的血线,怒极之下他拿枪就射,砰砰,对方矫捷的低下身体,两发子弹全部落空

    ,脚尖往上一挑就把林风手里的枪给踢得脱手飞出,还没起身接着又是一刀直奔目标腹部而去。林风已经好久没遇见如此棘手的敌人,没有趁手的武器,被对方犀利的攻击逼得节节败退,大腿和腹部又各自多添了一道刀痕,血水顺着裤管滴落在地上,随着他不断后

    退,印下一个个鲜红的脚印。

    哐,不知不觉,被逼得节节后退的林风后背撞在解刨床上,眼看杀手又一刀刺来,背后蓦地响起一声枪响。

    砰!

    杀手身体一震向前趔趄了半步,不可思议的回过头,却见劳拉双手握着林风掉在地上那把手枪,还保持着一脸惊恐的模样。刚刚那一枪只打中了杀手的后腰,却没能致命,对方回头一个凶狠恶毒的眼神,似乎再说,下一个目标就是她,吓得劳拉刚刚鼓起的勇气瞬间全没,手一哆嗦,手枪差点

    掉在地上。

    “别……别动,不然我会开枪打死你。”劳拉的警告听上去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威慑力。

    杀手只是脚下略一停顿,再次凶猛的扑向了林风,刚才那一枪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老鼠而已,真正对他有威胁的人只是林风。

    当他扑上前,一刀往无路可退的林风胸前刺去时,一个不锈钢材质的托盘居然挡在了刀落下的途中。

    叮,刀尖一下就刺穿了托盘,他还要继续往下刺,林风捏着托盘的手猛地一拧,那把刺入托盘只剩刀柄的短刀就被脱手甩飞了出去。

    短刀掉落在林风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失去了武器的杀手,就像没了獠牙的饿狼,林风顺势轮起托盘敲打在他脸上。

    咣!

    杀手噌噌噌连退两步,鼻血正从两个鼻孔滴落下来,让这张消瘦的面孔再难保持之前的冷峻。

    险些被他干掉的林风怎么可能给他重整旗鼓的机会,手臂轮直了加上托盘的长度,刚好够到目标那张惊骇的脸。

    咣!!!这声音就跟敲铜锣一样响亮,金属托盘瞬间多了个人脸形状的凹痕,杀手头晕眼花挥出一拳却被林风轻巧避过,再来,咣咣咣,连着敲打了四五下,杀手膝盖一软半跪在

    地,林风也扔掉彻底变型的托盘一个箭步窜到他背后,两手抱住杀手的脑袋。

    对方也意识到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想要挣扎,可是他的脑袋却不受控制往一边转动。咔嚓,一声脆响,杀手总算停止了动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