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6章 委屈的劳拉
    ,精彩小说免费!

    劳拉惊慌落魄的冲出楼梯间,一路上不知惹来多少惊诧的目光注视,她全然不顾,推开一名试图帮助她的保安,跌跌撞撞跑出了办公大楼。

    来到熙熙攘攘的街上,她却找不到一丝的安全感,拼命挥手招呼迎面驶来的出租车,一边不停扭头望向身后,脸上的神色无比惶急,仿佛那恶魔随时都可能追上来。出租车来到路边放缓了速度,没等停下劳拉就冲上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黑人驾驶员诧异的看着这个美丽性感又有些不顾形象的金发女郎,眼神落在裙摆外那截雪白的大

    腿上,不由吹了声口哨。

    劳拉顿时就怒了,一扯裙摆遮住那双腿,另一手拍打着中控台像头母狮子般吼道:“该死的混蛋你还在看什么,给我开车!”

    司机弱弱的缩了下脖子:“女士,你……还没说要去哪儿?”

    劳拉快速报出地址,见司机还愣在那里,她又一拍控制台,咆哮道:“快开车!”

    嗡,出租车发动起来,迅速离开了此地,直到距离那栋办公大楼越来越远,劳拉紧绷的身体才逐渐放松下来,整个人瘫在座椅上,捂着额头一脸痛苦。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逃出来了。

    望着接连几辆警车从旁边疾驰而过,她忽然又像想起什么,有些神经质的坐起身,伸手关掉司机正在听的音乐,摆弄起收音机。“沙沙……现场消息,发生在国利大厦的枪击事件,是一次针对资深议员安格斯先生的刺杀,此次事件已经造成七人死亡,安格斯先生也被一发子弹击中,伤情暂不清楚,

    凶手已经逃离了大厦,警方正在全力追捕中,目前还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站出来为此事负责,这是我**家……”

    劳拉的手僵在半空,眼神呆滞,后面说了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那恶魔杀了七个人还差点干掉安格斯,居然还能逃掉,楼里那么多安保人员难道连一个人都抓不住?

    想到自己若是再落入那恶魔手里,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她不由浑身一冷,打了好几个哆嗦。

    还有安格斯,他要没死就一定会知道是自己把杀手带进了那间大厦,他肯定就不会就这么放过自己,越想越是绝望,忍不住轻声垂泣起来。

    听到压抑的哭泣声,司机不停扭头,看着这疯疯癫癫的女人。

    半个多钟头后总算到了地方,重新打起精神的劳拉拉开车门就下了车,司机忙在后面叫道:“女士,车钱,你还没付车钱给我!”

    走出几步的劳拉又调头回来,她身上就一条老款花裙子,连兜都没有哪来什么钱,脑子里一团乱麻的她直接取下安格斯送给她那枚钻石戒指,从车窗扔了进去。

    “这戒指给你当车费行了吧!”她说完转身就走。

    “疯婆子……”司机在车里骂道,骂骂咧咧的捡起掉在脚边的戒指,拿到眼前一瞧,戒指上那钻石散发出的光泽刹那闪花了他的眼睛,这么大的个头至少有三四克拉了,估摸着能卖不少

    钱。

    见疯女人已经走出去很远,司机心知这回捡到宝了,急忙打起方向盘,快速调头离开了此地。

    劳拉来到自家屋子前,她平时经常忘记带钥匙,所以在花盆下还放了把备用,不然可能连自己房门都进不去。拿出钥匙进到自己屋里,把几道门锁全给锁上,又跑去把通往后花园的房门也全部上锁,这才有了那么一丝的安全感,顺手从厨房吧台拿起一瓶红酒回到客厅,蜷缩在沙

    发上往嘴里灌了几口红酒。现在回想起来,还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一向对她百依百顺那个风度翩翩的安格斯,想要杀她?还想出借刀杀人这种恶毒的手段,难道只是因为自己发

    现了他跟血月组织私底下的联系?

    还有那个魔鬼为什么不肯放过自己,只要一想起那人,灵魂深处都不免跟着颤栗。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女人,为什么这些人都不肯放过她……

    在酒精催化下,越想越是绝望的劳拉再难控制自己情绪,蜷缩着身体在沙发伤伤心心哭泣起来,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

    咚!

    天花板传来物体坠地声,正伤心着的劳拉顿时警觉起来。

    酒精上头的劳拉没有跑出去,这里是她家,是她最后的阵地,她就像一名坚守在阵地上的士兵,手里捏着那支喝了一半的红酒瓶,畏畏缩缩沿着木质楼梯上到二楼。

    声音正是从卧室隔壁那间房里传出,她踮着脚无声无息来到门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

    只见一个浑身被纱布缠的木乃伊一样的人,正十分费劲从床上下来,刚才就是他不小心碰倒了摆在柜子上的水杯弄出的响动。

    这人正是她救回来的陈火,当时也不知自己哪根筋搭错了才会救这人。知道对方是那帮囚犯的同伙,警方肯定不会放过他,所以劳拉只好把他藏在自己家中,请来一个开诊所的朋友帮他治疗伤势,做这一切或许是为了报答他当初的救命之恩

    。

    怎么说,自己也救了那个魔鬼的朋友,而魔鬼却想要杀她。

    满肚子委屈的劳拉进到屋内,顺手把酒瓶放在旁边的茶几上,冷着脸说:“你醒了?”

    陈火听到声音回头,看清救他这女人的模样,点点头道:“嗯,是你救了我?我睡了多久?”

    “大概三四天吧,期间你还发了高烧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别动,你身上的伤口还没彻底愈合,小心又把伤口给崩开了。”

    劳拉虽然爱慕虚荣,但内心并不算坏,见对方动作艰难的下床,走到他旁边好心的提醒道。

    “没事……”陈火摇头不当回事,扯掉手臂上的输液管,缓缓来到了床下站定。

    “谢了。”一头热汗的陈火,望着面前眼眶泛红,明显刚刚哭过的劳拉表示了谢意。

    见对方没有吭声,他皱着眉头似乎边回忆边说道:“我记得当时沙漠发生了沙尘暴,你逃出来的时候,有没有见到我那些朋友?”

    “见过。”说起这事情劳拉就来气,胸口起伏加剧,要不是面前这人也曾救过她,她肯定会打电话报警,先把那恶魔的同伙抓起来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