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3章 浴室里的杀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激烈的水柱冲击着马桶发出‘哗哗’的声响,威尔士脸上露出愉悦的神色,浑身紧绷的肌肉这一刻逐渐的舒缓下来。之前在拍卖会上他就喝了不少香槟,后来跟珍妮西去了酒吧,为了把这女人搞定他又喝了不少,憋到现在才有机会去厕所放水,这一尿就花了一分多钟,终于排空了体内的负担,威尔士舒服的连打了两个

    哆嗦。

    正当他准备收起家伙时,后脑勺却突然被一截冰冷的物体给顶住了。

    “不要动,否则我就一枪打爆你的脑袋。”一个低沉的男子在身后发出警告。

    他卧室的厕所里竟然有人!

    威尔士瞬间意识到自己遇上大麻烦了,这条小命完全控制在对方手里,哪怕他的保镖就在门外面站着,可是他要是发出声音,背后这家伙只要动一动指头就能轻易结果了他的性命。

    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酒意顿时就消退的一干二净,重新恢复理智的威尔士思考着自救的办法,能不能活着走出去现在只能靠他自己。

    “伙计别冲动,我的保镖就在门外,你要是杀了我,你也走不出这里……”

    “少废话,你觉得这么说了我就不敢杀了你吗?”

    对方不为所动,反而把枪口往前面一送,顶的威尔士不得不低下头,急忙摇手解释:“不不,伙计你听我把话说完,派你来杀我的人彼得或者奥古斯吧,我懂你们杀手的规矩,所以我也不问你雇主的身份,

    你看你帮他们杀人不也是为了钱吗,不如这样我们做个交易,他们答应你干掉我给多少钱,我给你双倍,是现金不是支票。”

    见对方没有反对也没有制止他说下去,威尔士暗道有戏,咽了口唾沫又接着说:“外面卧室我的保险柜里就有现金,只要你答应不杀我,钱你可以全部拿走,我保证不会有人为难你,这样不是更好?”

    “你很聪明,知道用钱来解决问题。”对方笑了,威尔士紧绷的神经总算有了一丝舒缓,可是没等他松口气对方紧接着又说:“不过你全部猜错了,派我来的人不是他们两个,而且我也不是为了钱才来杀你,听懂了吗,与其现在还想着怎么收买

    我,不如想想你有什么遗言需要人帮你转达?”

    “什……什么?”

    这杀手比威尔士预料的还要难对付,连万能的金钱都无法买通,那他也想不到任何办法能逃过这一劫,唯一能自救的办法就是尽量拖延时间,希望外面那女人能发觉异样及时通知门口的保镖。

    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保持着站在马桶前的尴尬姿势,苦笑着说完:“能不能让我先把裤链拉上,至少让我体面一点……”

    “可以,不过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这子弹可不长眼睛。”对方很是通情达理的说。

    呼……

    把裤子重新穿好,威尔士长出了口气,外面传来珍妮西的呼唤声:“你洗好了没有?”

    这傻女人就不知道自己过来看看?

    威尔士心里暗自咒骂了几句,做出引颈待戮的样子,但他又像不死心的问:“死之前你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派你来杀我的吗?”

    “当然可以,是林风。”对方很坦率说出了答案。

    这个答案确实威尔士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嘴里忍不住惊呼:“什么,老板他……”

    没等他把话说完,背后的人一把揪住了他一扭,把人转过面顶在墙上,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拿枪抵在他下颌处:“说,你为什么要出卖我?”

    这次他掩饰自己的声音,即便光线很黑,威尔士还是一下子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唔唔……”他焦急的闷吼道,唯恐林风有什么误会就这么不明不白把他给一枪干掉了。

    “我可以松开你,但你最好别大声嚷嚷,不然死的恐怕就不止是你一个人。”

    威尔士忙不迭的点头,压在他嘴上的手掌逐渐松开,只是林风手里的枪还一直顶在他的下颌。

    沙漠中那场沙尘暴差点要了林风的老命,虽然他最终靠着顽强的意志逃了出来,却在途中跟其他人失散了,所以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逃出来。

    “老板,你们不是已经离开帝国边境了吗,为什么会……会在我家里?”威尔士心惊胆颤的问。

    “你是在明知故问。”林风冷冷的看着他,指头‘啪嗒’一声掰开了击锤,作势就要开枪把他干掉。

    “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

    威尔士无比委屈的叫道,听到外面女人的询问,他忙故作镇定的说:“我没事,马上就好。”说完他伸手打开旁边的淋浴头,让水哗哗的冲击着地面,他压低了声音解释道:“老板你先听我解释,昨晚给你打过最后一通电话就再没联系上你们,我以为是军方屏蔽了那里的无线信号也就没去多想,我

    以为你们已经跟我的人汇合离开了帝国境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让你误会?”

    他的眼神无比诚恳,就连林风也看不出破绽,冷着脸说:“我们到了你说的地方汇合,没见到你的人,反而中了埋伏,要不是出现了沙尘暴,说不定我也已经死在那里了,你敢说这事情跟你无关?”

    “埋伏?”威尔士半张着嘴,脸上表情无比的诧异,但他很快就明白过来,不顾下巴还被枪口顶着用力一拍脑门:“哎呀,我明白怎么回事了,一定是我们的通话被人监听了,我当时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不然也不

    可能冒然跟你联系,肯定是我那些对手做的手脚,一帮杂碎,马上就要举行州长竞选了,他们做梦都想干掉我这个最有机会当上州长的竞选人。”

    “州长?”林风愣了愣显然现在才知道他拿这自己的钱,擅自做主跑去竞选什么州长,万一要是落选,他投资的这几十个亿不是全打了水漂?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尽管他也觉得威尔士不会傻的想杀他,因为就算他死了,那些足够威尔士死上十回八回的证据依然还在,到时候只要肖心琼他们随便把证据往网上一放,就能让威尔士死无全

    尸。他不像是一个愚蠢的人,没理由干出这种傻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