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9章 伤亡惨重
    ,精彩无弹窗免费!

    拿自己小命去做诱饵吸引敌人狙击手,敢这么干的人大多现在已经深埋黄土,因为这靠的不止是实力还要有足够的运气,狙击手就是存在于战场上的死神,每声枪响就代表着一条鲜活的生命被收割走。

    得到鹰九的示意,左飞就像拼命三郎再次出现在狙击手的瞄准镜中,只见他一口气狂冲几步,身体突然一扭,前冲的势头瞬时改变方向,一发狙击弹只晚了半秒不到打在旁边的沙地上。如果左飞没改变方向这发子弹一定会击中他身体,狙击枪特有的咆哮声这时才传入他耳中,左飞这时候根本没功夫去后怕,动作丝毫不敢停顿,三秒刚过,只见他奔跑的身影又突然折了回去,啪,一发子

    弹就在打在他脚跟旁,也就只差那么几厘米的距离,他这条小命就交代了,实在是惊险。“老鹰,你快点!”远处传来左飞有些绝望的吼叫,鹰九依然不为所动,冰冷的视线正透过瞄准镜搜索着几百米外那片荒坡,当镜头中出现几个堆在一起的沙土疙瘩时停止下来,对方虽然在枪管上也挂了伪

    装布,但还是能看见那黑洞洞的枪口。

    敌人的狙击手就藏在那堆土疙瘩后,角度的关系,很难做到一枪毙命,鹰九已经没时间重新寻找新的位置狙击,无论是左飞还是周围的敌人都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他从腰包里掏出一颗红色弹头的子弹,拉开枪栓将子弹放入进去,这时对方似乎也敏锐发现了他的存在,枪口一下指向他所在的位置。

    嘡!在对方开枪之前鹰九率先扣下了扳机,下一秒那几个垒在一起的沙土疙瘩在火光中炸飞起来,藏在后面趴在沙坑里的狙击手虽然没被直接命中,但是那颗燃爆弹在他身前炸裂时,还是将许多可燃化学物溅

    射在他的作战头盔和衣服上。

    着火的敌方狙击手惨叫着拼命拍打身上的火焰,当他无意中把头部露出一些在沙坑外时,鹰九又扣下了第二枪。

    嘡,高速袭来子弹头直接打穿了目标的头盔,惨叫声戛然而止,敌人一头摔回坑里,只剩一阵阵黑烟在镜头中不断升腾。没有了狙击手的威胁,刚刚经历过九死一生的左飞总算扛着中枪的兄弟逃了回来,只是对方肩颈处中弹,早已经死去多时了,林风跑到跟前,看着仍然两眼大睁的路小兵,不由捏紧拳头,另一只手轻轻放

    在兄弟的脸上,帮他把眼睛合上。

    “威尔士,我们一定是让威尔士那狗杂种给耍了,这次只要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他给小兵和兄弟们报仇!”左飞目疵欲裂的吼道。

    林风正要说话,耳边传来一声厉啸,他来不及多想,猛地扑上去将左飞一起扑倒顺着地面外面翻滚几圈,一发枪榴弹就落在他们身后轰隆一声爆炸。爆炸声接连不断,不时有人被四周袭来的子弹命中发出临死前的惨嚎,在敌人强大的火力面前,林风他们伤亡十分惨重,跟着他走到这里的一百多号人如今死伤超过一半,越来越多的敌人身影出现在四周

    ,端着枪疯狂朝他们射击。

    几个抱头躲在沙坡下的囚犯,在死亡的威胁下终于忍不住跑出去投降了,只见他们举高了双手边跑边大声喊道:“别开枪,我们愿意投降!”

    立刻就有一队从侧面包围过来的士兵发现了他们,这些士兵只是略一犹豫就抬高了枪口。

    “不!”

    在一声绝望的喊叫中,对面那队士兵果断扣下扳机,密集的子弹‘嗖嗖嗖’从几个出来投降的囚犯身上穿过,瞬间就把他们给打成了马蜂窝,只留下一片红色的血雾在空气中逐渐散去。

    各种各样的武器狠命朝林风他们的阵地上倾泻着火力,爆炸声响不断,被炸飞到天上的黄沙一蓬蓬的洒落在他们身上,就像正在下着一场沙雨。

    “必须想办法突围出去,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左飞吼道。

    赵山河一脸血水的跑过来,脸上那些红色的血迹不知是他自己还是别人的,他脸色有些苍白的说:“我们快撑不住了,手下的弟兄伤亡惨重……”

    正说着话,一发枪榴弹就掉落在距离他们只有几米的地方轰隆一声炸响,等沙尘散尽,三人才抖落身上的黄沙直起腰。

    林风吐掉嘴里的沙子,点着头说:“看样子他们是不打算让我们活着走出去,通知大家我们一起往东边撤,能跑出去一个是一个吧。”在敌人天罗地网般的包围下,其实连林风也没多少信心,手下能打的就那么几号人,无论是装备和人员上都处于绝对的劣势,又是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除了像魏阳这种皮糙肉厚的怪物,其他人十个能

    冲出去一个就算老天保佑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如今只有拼一把了。

    林风望了眼还躺在远处皮卡车边,生死不知的陈火,眼中闪过一抹忧色。刮了一晚上的夜风不知不觉变得更大了,卷起一层层的细沙在空中飞舞着,这种恶劣的天气倒是给他们突围创造了一点机会,就在众人把手里有枪的人员集中在一起,做好突围准备时,只见身上还在冒着

    黑烟的魏阳几乎是翻滚着从沙丘上一路下来。

    这一次连他也伤的很重,肩头上血淋淋的一片,肉里还卡着一块弹片,刚才被火箭弹直接命中差点没要了他的老命。交战不到半个钟头,路小兵没了,陈火耿秋生死未卜,人员伤亡数量超过一半,这一次坏就坏在林风太过自信,以为威尔士不敢背叛他,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而且也没想到帝国会为了他们一群逃犯如此

    大动干戈,周围那些带着面具的精锐士兵,战斗力一点不逊于游骑兵。

    正因为这一点疏忽大意,却害的大家付出了惨重代价。

    魏阳从沙丘上一路滚落在林风脚边,那张狰狞的大脸上竟然还带着恐惧之声,不断指着北边的方向。

    是什么能把这庞然大物吓成这样?许多人疑惑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