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8章 支持者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轮林风刷新了上轮火舌的记录,只用了一拳,从开始到结束只要了三十四秒,意思就是说,现场观众还没亢奋起来这两人就已经分出了胜负,双方实力的差距让这轮比赛变的索然无味,到处都是各种

    谩骂声,想必是输了钱那些观众发出的抱怨。

    正在台下盯着女主持不放的火舌,似乎受到了挑衅,在他认知里,任何人都不能抢走属于他风头,瞪着双牛眼注视着林风走下擂台,火舌的眼中蓦然多了一样东西,那是熊熊燃烧的战火。

    十六选手比赛过一遍被淘汰下了八人,第二轮,火舌直接要求第一个上场,监狱长也不想他跟林风过早对手,这样比赛没了悬念,他赚的也就少了,所以安排下面的人,把拳手上台顺序全部打乱重新排。

    火舌第一个上场,而他的对手还没动手就开始腿肚子打颤,没有亲身体会过绝不会明白这种感觉,就像独自面对一头狂躁中的公熊,认真起来的火舌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也是想当可怕的。

    叮叮叮……

    比赛开始,火舌迈着大步冲上前,对面的拳手灵活闪开了他一击熊抱,闪躲的同时挥拳打在火舌的脸颊上。

    台下的观众不由暗自叹息,火舌为了取胜操之过急了,这下明显吃亏了吧?这念头还没落下,台上的情况又陡然一变,一拳砸在火舌脸上就跟砸在钢板上没什么两样,这庞然大物连头都没有晃一下,转身一把就抱住了一脸错愕的对手,将这人双手死死锁住,再头下脚上的抱起到

    半空中,此刻观众的心脏也跟着揪了起来。

    哐!

    火舌抱着对手一同扑倒在地面,可怜的对手头部先着地,加上两人近五百公斤的体重,他的脑袋都差点被砸进肚子里。

    比赛结束,二十九秒!

    火舌面对林风的挑衅行为,再次用实力刷新了比赛记录。

    轮到林风上场,对手还是个黑人,这一次赔率比虽然依旧是一比一点五,但买林风赢的观众明显多了不少,监狱长不以为意,他很希望大家都对林风多一点信心,这样才好放长线钓大鱼。

    比赛一开始,黑人拳手吸取了上一个拳手的经验,显得很是谨慎,没有急躁的发起进攻,就这么围着林风不断的打转。

    可是林风仿佛进入一种入定的状态,面对他的环视,竟然在那里连身体都懒得转动一下,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他要么太过自信,要么就是在装x。

    黑人拳手更相信对方是第二种情况,即便是火舌面对他,也不可能如此托大,当再次绕到林风的身后,这家伙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只见他一个灵活侧踢朝林风的腰部扫去,动作十分的迅捷。

    就在脚背即将触碰到林风的身体时,林风转过了身,左手一抬就挡住这扫来的一脚,在对方错愕的注视下,右手一拳正中这人的胸口。

    拳手撞在边绳上又弹回来摔倒在地,林风看了没多看他一眼,转身向台下走去。这家伙的嚣张程度简直比火舌还要胜过一筹,全是一拳决定胜负,似乎就不会别的招数,现场沉默了数秒,等刚刚走下擂台的裁判又调头惶急的跑上台,确认拳手已经晕了过去,站起身宣布,这一场林风

    获胜。他取胜的时间虽然比火舌刚才的记录多用了两秒,但别忘了,开始到结束之前他就站在那里一直没动过,真正决定胜负只用了一秒,火舌阴森的注视着林风的方向,把拳头捏的嘎吱作响,监狱长脸上的笑

    容正在不断扩大,一切都朝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

    最后四名选手脱颖而出,火舌的支持率依旧惊人,倒是林风这匹黑马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不少嗜赌成性的贵宾眼神一亮,暗暗留意起他来。火舌还是第一个上场,对于莫里森警官刚才在他耳边的交代,令他感到很不爽,不过他虽然野蛮,倒也清楚得罪监狱长不会有好日子过,所以这一轮他收敛了许多,跟对手拳来脚往足足耗费了两局时间,

    最后才在结束前以一个抱摔结束比赛。

    林风经过前面两轮的发威或者说是装x,也有了自己的支持者,贵宾席那些贵妇和绅士们显然大多还是喜欢亲近他这种长相斯斯文文的人,而不是火舌那样野兽外表和横蛮的风格。

    他刚上台,几个贵妇小姐们就挥舞起手帕,叫嚷着为他加油助威,林风也很礼貌的对着这些花痴一样的女人挥了挥手,惹来几声尖叫。统计结果出来,这次贵宾席上超过八成的人买了林风赢,这很符合监狱长的心意,尽管他一直认为火舌轻易就会打败林风,但他却始终在制造一种假象,让这些人觉得林风有机会可以打败火舌,加上双方

    悬殊的赔率比,相信会让很多有钱人动心。林风这次的对手虽然没见过面,说来也算是熟人,马修之前一直在担心打残了布赖特这毒贩,他哥哥从小黑屋出来后一定会找他们报仇,马修的担心终于成为现实,站在林风面前的对手正是因杀人分尸被

    送进这里的布里恩,一个连囚犯都不愿意跟他靠的太近彻彻底底的疯子。

    布里恩脸上的表情很丰富,他现在的表情让林风不由联想到非洲大草原上成群结队的鬣狗,它们两者看着猎物的眼神都是一样炽热。

    “小子,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参加比赛吗?”布里恩舔着猩红的嘴唇,一步步走向林风,嘴角勾勒出一定弧度露出一个怪异的狞笑:“我来就是为了宰了你,可惜马修那小子已经死了,我不能亲手宰了他,只好宰了你给我弟弟出气,倒时你就可以和马

    修那表子养的在地狱里团聚了……”

    林风依旧一言不发,就像在看一个白痴自说自话,只是眼神中仿佛多了一点什么。布里恩不仅是个吃人肉的疯子,还是个话痨,嘴里一直噼里啪啦没有停下来过,但在林风看不到的地方,他的右手正从背后伸入裤子里,掏出把闪着寒光的刀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