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6章 花鸟会
    叫骂声还在半空回荡,狱警已经把第二颗橡皮子弹送入了枪膛,原本瞄向目标胸前的枪口往上移动几分,指头果断压下了扳机。

    嘡!橡皮子弹从枪口呼啸而去,下一秒,波力就像被人一个直拳砸中面门,庞大的身躯往后栽倒了下去,红色的血水很快就从他裂开的额头涌出,并迅速在篮球场这片水泥地上蔓延开,一名狱警走到他身边,

    拿警棍拨弄着他的脑袋,然后转过身,朝哨塔的方向挥动双手表示警报解除。

    别以为橡皮子弹就打不死人,它只是硬度比金属子弹弱,发射出去时所携带的动能是相等的,一样会对人体造成机械伤害,只要射中了要害部位,一样能取人性命。

    “他们这是在谋杀。”林风望着哨塔上那个狱警,嘴里低声说道。一动不动的马修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波力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被打死的犯人,他们这是在警告我们,每个月总有一两个不听话的犯人,被他们用这种方式杀害,所以大家听到警报声才会如此紧张,如果

    警报声结束你还没趴下,他们就会直接开枪射击。”林风深以为然的点头,监狱方这分明是在杀鸡儆猴,让囚犯不敢不听他们的话,用橡胶子弹打死犯人和直接拿金属子弹杀人完全是两码事,造成的结果却是一样,回头调查起犯人的死因,监狱方也很好向

    上级部门解释,想必这种毒辣的点子就是正站在窗户前那位监狱长想出来的。

    在这个被上帝抛弃的地方,犯人的性命也许连一条狗都不如,没人会真的关心他们死活,哪怕囚犯被当场射杀,只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上面的人也不会深究这种问题。

    警报解除,参与斗殴的人员全部被狱警带走,波力也被抬去了医务室,等着那边出一份伤重不治的报告,这件事就算结束,现场只留下一滩鲜红的血迹异常醒目。

    放风时间还没结束,目睹犯人被杀,其他人难免感同身受连说话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马修如获至宝接过林风给他的香烟,点燃了吸上两口,接着绘声绘色给他介绍起监狱的情况和各区的帮派,除了黑人和白人,也有不少黄皮肤的亚洲人身影。

    当一伙儿人从西区的大门走出来,靠在门边抽烟打屁的几个家伙一看见走在前头那光头时,一个个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转身就走开了。

    林风也正好注意到这伙气场很足的亚洲人,前面那光头打着赤膊,背上纹着关公,一看就很有‘家乡味’。说到一半,发现老大关注的重点不在自己身上,马修便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嘴里说:“那是青龙会老大赵山河,说起来还跟老大你是半个老乡,青龙帮有七八十号人,其中大部分是华侨,还有一些高丽人

    ,实力能排在前五。”仿佛感受到来自这里的目光,走在前头的赵山河忽然扭过头往这方向望了一眼,当然,林风现在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丝毫没有要过来攀谈两句的意思,他就领着一群人继续

    往前面走去。

    “老大,这里几个大的帮会我都给你介绍过了,接下来我要给你说的事情很重要,你能不能认真听我说?”马修在他面前挥了挥手臂,换回林风的注意力。

    “说吧,我听着?”林风道。为了表示接下来的事确实很重要,他绷紧一张脸凝重的说:“今天被你打个半死的布赖特还有个哥哥,听说这疯子是因为杀人之后肢解尸体煮熟来吃才被送来这里,布赖特只是他的帮凶,他哥哥要比他难对

    付的多,不过他上次因为把一个狱警打伤,目前还被关在黑屋子里,应该就快要放出来了,我们该想想他出来以后该怎么办?”

    “这事只能交给你去想了,现在我有其它的麻烦要处理。”

    “麻烦?”

    马修重复一句,顺着林风的视线往前看去,只见七八个满是纹身的白人男子正往这个方向走来。

    一看对方全是花鸟会的人,他不由在心头暗呼一声糟糕,刚才光顾着说别的事情去了,自己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给忘记了。虽然花鸟会全是由基佬组成的帮会,饱受其他人的鄙夷,在背后称呼他们为‘屁股帮’,但怎么说他们也是黑帮,不知多少新人被他们压迫当作泄什么的工具,这帮变态下手比普通人还狠,哪是他和林风两个

    就能对付的。

    “老大,我们快走,被他们缠上麻烦就大了……”

    马修说着说着就闭上了嘴,因为对方已经径直走到他们跟前,百分百可以肯定是来找林风的麻烦。

    “马修,最好别管我们的闲事。”

    领头的人拿手指向林风:“你,不想现在就被我们剥光,就跟我们去那头。”

    “老大……不要答应他们,这就是一群变态和同性恋,他们不会放过你。”马修低下头,用只有林风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林风却仿佛没有听见,很是痛快的站起身,取下腕子上那块抢来的劳力士递给马修:“帮我拿着,十分钟就回来。”

    都这时候了,老大还逞什么能,花鸟会也算不大不小的帮会,他难道想自己一个人单挑这七八个?

    他再担心也没有用,林风把手表往他怀里一放,大摇大摆就跟着这伙人花鸟会的人往棋牌室走去。看着林风他们逐渐远去的背影,马修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他去了也帮不上太大的忙,还可能跟着林风一起被这伙人轮了大米,想到被一伙男人扒光了压在身上的画面,他就恶心的不行,可是难道他真就

    不去管老大的死活?

    去还是不去?

    犹豫了差不多两三分钟,他才把牙一咬,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拔腿追了出去。棋牌室位于哨楼视线的死角区域,又或者是他们默许存在的法外之地,见不得光的交易一般会在这里来进行,是瘾君子和花鸟会最喜欢来的地方。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