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3章 打劫
    “一……二……”

    这人数的很快,连给林风放下衣摆的时间都不打算给。

    三字出口,他一拳就往林风后脑打去,这要被他砂锅大的拳头打中,林风这小体格只怕要被打飞出去。

    他的同伴忍不住发出阵怪笑,只是转瞬间,他的笑声变成了鸭叫。

    谁也没有看清怎么回事,挥拳这人就像纸扎的,被林风一个轻巧的过肩摔给掼在地上,对方还四肢大张着躺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

    “呀!”

    林风拍了拍手还没转过身,发出怪笑那人看见同伴被他放倒,当即从鞋子里抽出一把用铁片打磨出来的小刀,冲上来就往林风的后腰快速捅去。

    这人下手极狠,是打算要把林风给一起干掉在厕所里,只不过他今天显然找错了对手。刀才递出一半,他的头发就被林风单手薅住了,然后就身不由己被扯到林风身前,脑袋哗啦一声撞在小便池上,满是污垢的便池碎了一半,这人脸上被破碎的瓷片给划出数道血口,血水一个劲往外冒着,

    整张脸都被染红了,看着无比悲惨。

    手一松,这家伙一声不吭摔在同伴身边,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恶臭。

    “垃圾。”

    林风嘀咕了一句,若无其事的转身走了过来,厕所格子里的两人已经看傻了,双方要不是处于敌对关系,连布赖特都要忍不住为刚才林风那番犀利的手法惊叹,实在太酷。

    现在作为敌人,他那被毒品蚕食的差不多的脑子,一心只想着干掉这个敢于跟他们叫板的亚洲人。

    外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布赖特不由把脑袋探出隔间一看究竟,林风竟然背对着他们在那里洗手,不知这人心头多大,打倒了他的两个手下还不走,分明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把还剩下一口气的马修扔在马桶上,布赖特闷头就冲出隔间,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的马修扶着隔间门想要提醒林风小心,张了张嘴还没等他火辣辣的喉咙发出声音,就见林风转过身抓住了布赖特打来的拳头

    。两人的手劲似乎不相上下,拳头在半空僵持不动,林风还是那一脸气死人的平淡,那蔑视的模样,就像在看着一只卑微的蝼蚁,被他握住的手腕发出‘吱吱’的呻吟,布赖特那张白脸已经挣的通红,一条条青

    筋浮现在皮肤下。

    原本一直盼着林风干掉的马修,现在的心情别提有多复杂,如果布赖特干掉了林风,那一下个被干掉的一定是他,只有林风打赢了布赖特,他才有活命的希望。

    看着相持不下的两人,马修暗中已经捏紧拳头,只差把‘加油’两个字吼出来。

    “我记起来了,是你吃了我的早饭。”在林风这个脸盲的眼里,不管是白人还是黑人,大多数的模样都长的差不多,花了五秒让他回忆起面前这家伙就是拿走他早饭的人,剩下的就好办了。

    嗵!

    一个勾拳掏在完全不能动弹的布赖特肚子上,就连十米外的马修都能听见这声打鼓般的闷响。一拳就把体壮如山的布赖特打的原地跳起来,不知道这需要多大的力量,这还没完,林风松开手,抬腿一脚踹在像个虾米一样弓着腰嘴里发出干呕的布赖特肚子上,咣,霎时布赖特像颗流星倒退着从隔间

    门前飞过,咚的一下撞在对面墙上,软倒在地。

    虽然只进来半天时间,林风也知道在这里没钱就什么都没有,他来到要死不活的布赖特跟前,弯下腰在对方裤兜里摸索起来。

    他在打劫布赖特?!马修一脸惊恐加崇拜的注视着蹲在地上的林风,没花什么时间,林风就从这人裤兜掏出一卷裹好的钞票,零零散散加起来也就三四百美元,除了钱对方裤兜里还有一小袋粉末,大概有十多克,在监狱里这

    东西跟钱一样好使。

    打劫完钱财似乎还嫌不够,林风又把视线移到对方的鞋子上,正好他差一双鞋子和一块手表,于是布赖特手腕上的劳力士还有皮鞋也被林风顺手牵羊给取走了。

    站起身,他随手把那袋白色粉末揉成一团扔进马修旁边的隔间里,然后穿上新鞋子头也不回就走了出去。

    咣,厕所门自动关上的声音把马修惊醒,看傻的他这时才回过神,急急忙忙跑到隔壁间,四处一阵查找才发现一个痛苦的事实,那袋毒品又掉进了马桶里,这里还有一坨没被冲走的x。

    这些可都是钞票啊,就算他不要,也可以给我啊!

    几番犹豫,他总算克制住伸手去把那袋毒品从马桶内取出来的念头,忍痛走出隔间,从布赖特身上踩过快跑着去追林风去了。林风回到洗衣服,给了旁边两个狱友各自十美元,对方屁颠颠的就把本该属于他的工作抢去做了,并告诉他,想要买什么东西可以找那个白头发的老头,他叫老杜,只要出得起钱,就没有他搞不来的东西

    。

    “给我包烟。”林风来到满脸皱纹的老杜身旁说。

    正在跟人说话的黑人老杜闻言转过头,瞥了眼林风,着重看了眼他带在手腕上的劳力士,显然认出了这表的来历。

    “二十,送你一盒火柴。”

    老杜还挺会做生意,还知道买大送小,虽然火柴一盒只要几美分,香烟一般也在五美元以下,至少给人感觉舒服了不少。

    林风把钱递到他手里,只见老杜对面的人就从一叠折好的衣服下面掏出包市价不超过两美元的香烟,抛了过去。

    站在对面的狱警明明看见了这笔见不得光的交易,却选择了忽视,想必平时他也没少收老杜的好处,说不好这些监狱里出售的东西都是他的,老杜只是给他打工而已。

    “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前提是你得有钱才行。”

    老杜从上衣口袋取出火柴,交到林风的手里。“会得。”林风把烟和火柴放进兜里转身就走,老杜却又在背后补充了一句:“对了,忘了告诉你,你手上这支表很漂亮,如果布赖特那疯子死了,那你以后要是缺钱尽管拿它来找我。”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