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2章 监狱风云
    周围的杂声仿佛一瞬间消失了,至少有十几双眼睛正瞅着这个不知死活的人,林风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撕下一块面包放进嘴里细嚼慢咽着,他还在纠结要不要尝口土豆泥,旁边却伸来一只毛茸茸的大手,

    把摆在他面前的托盘给取走了。

    这个像是还没进化完全保留着部分野兽白人大个子,把林风的食物全倒进了自己的托盘里,然后哐的一声把粘着些土豆泥的空盘子扔回林风面前,瓮声瓮气的说:“黄皮猪,你吃完就可以滚了。”

    几乎每个帝国监狱里的犯人,都有严重的种族歧视者存在,往往黑人白人势同水火,同时又看不惯其他肤色的人种,身材相对矮小的亚洲人一向是受他们霸凌的对象。

    正好有一名狱警夹着警棍出现在旁边,却视而不见一样从他们桌前走过,林风吃完手里最后一口面包,拍了拍手掌站起身,在一帮人轻蔑的注视下离开了饭堂。吃完早餐就要开始工作,为避免里面这帮精力旺盛无处发泄的罪犯闹事,狱警每天会变着法给他们安排了许多繁重的体力活,比如除草,在要塞角落那片开阔的土地上种植庄稼,甚至有时候找不到活做,

    就安排他们把垒在空地上那堆石块抬到另一边去,总之就是想尽办法让他们不会因为无事可做而闹事。当然,参与体力劳动的都是普通囚犯,像坐在食堂前三排吃着小灶的特殊人士是不需要去做体力活的,他们往往被安排去管理图书室,或者在厨房里做点轻松的工作,除了不能踏出监狱一步,他们在这里

    还是相当的自由。林风第一天来,就被安排到洗衣房去工作,室友瘦高个还有吃了林风早饭的大个头也在其中,三四十个犯人走进热气蒸腾的洗衣房内,连呼吸的空气仿佛都变得沸腾了,汗珠更是大颗大颗的掉落,比洗桑

    拿还要带劲。

    林风拿着个电熨斗,把一件件风干后的警服熨烫平整,再交给旁边的人折好。

    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搜罗来这么多脏衣服,堆积了足有一座小山那么高,估摸着没有三四个钟头根本就洗不完,其他人都像早已习惯,重复做着机械式的工作。在水蒸气的烘托下,半个小时不到,这身囚服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被汗水彻底浸透了,几个狱警靠在护栏上聊天打屁,偶尔还会在路过的囚犯屁股上踹一脚,总之不想挨抽就最好别去招惹这帮猖

    狂大笑着的狱警。

    瘦高个没吃早饭,只喝了一肚子凉水,现在感觉到有些尿急,忙跟旁边的狱友交代几句,脚步飞快往厕所方面走去。

    他前脚刚走,一双狠毒的目光就一直在注视着他的背影,眼神的主人正是抢了林风早饭那个魁梧的壮汉,只见他向两个同伴使了个眼色,带头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瘦高个进到厕所,推开隔间门刚进去,就听背后传来哐的一声,虚掩的厕所门被人给一把推开,看见走进来的壮男,瘦高个脸上顿时露出惊慌的表情,急忙扣上隔间门,心头暗呼上帝保佑。

    可是上帝也有休息的时候,这次显然没有听到他的祈祷,刚把门锁上,壮男嘴里骂骂咧咧的吼道:“马修,你不把货还给我,我会把你这颗猪脑子塞进下水道里去。”

    说着他带着两个同伴龙行虎步的走到隔间门前,抬腿就是一脚踹去。

    哐!

    死死抵在门后的马修被这股巨力顶的一屁股坐回马桶上,门也弹开了,露出对方那张凶相毕露的大脸。

    “布赖特你……你听我解释,你的货真的不是我偷的,我怎么敢偷你的货……”

    马修两条腿都在不听使唤的打颤,那可怜的模样似乎快被吓哭了。

    他昨晚还暗中诅咒林风被花鸟的人给干掉,谁想花鸟会的人被分配到别的工作点去了,反而是他现在即将大难临头,以对方做事不计后果的性格,很可能会真的把他干掉。

    布赖特哪肯听他的解释,一只大手掐住他脖子将他强行提起到半空,要说起来,马修一米八的个头也有七八十公斤的重量,竟然让布赖特单手给提起到半空,说明对方这一身腱子肉并不只是摆设。

    无法呼吸的马修,拼命想要掰开掐在他喉咙上这只铁钳,哪怕他用尽全力指头还是纹丝不动,只剩两条腿在半空无力的踢蹬。

    布莱特把脸凑近马修,阴森森的说:“听好,如果不把货拿给我,你会死的很惨。”

    “我……我真的……不……”脸憋得通红的马修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肺部火辣辣的吸收不到一丝新鲜空气,他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

    “不说?”

    布赖特的眼神陡然狰狞起来,手指的力气正在逐渐加重,掐的马修的脖子咔咔作响,舌头拉出来老长。

    突然厕所门被人给推开了,一个瘦弱的中年人提着裤子正要进来方便,当看清厕所内的情况吓得他站在门口进退两难。

    两个靠在隔间外的手下瞪了这人一眼,呵斥道:“滚!”

    对方顿时如蒙大赦,转身头也不回的跑了,更不会听到马修心中发出的呼救。

    大打开的厕所门自动关了回去,就要合拢的一刹,一只手挡在了门缝间。门又一次被推开却不是刚才那个中年人而是林风,他仿佛没看见里面剑拔弩张的气氛,拖着沉重的脚镣慢慢悠悠走进来,站在小便池前撩起了囚服,由于带着脚镣的关系,他连裤衩都没法穿,这样倒是比

    其他人凉快不少。

    一道水线落入小便池中发出飒飒的声响,三双凶神恶煞的眼神投在他身上,他却视而不见,一个人无比自在的放空着自己。

    尿到一半,布赖特的一个手下忍不住走过来,把手搭在林风肩头,恶声恶气的说:“黄皮猪,我数到三从这里滚出去,不然,我就让你把刚才尿出来的全部喝回去。”说完他就开始了数数。王牌特种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