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4章 我坦白
    ,精彩小说免费!

    在周围安全局人员的眼里,绝不会认为科技落后连武器都靠进口的东部小国拉昂达,有能力研制出摧毁舰队仪器的强大电磁武器,能研制出这种连帝国都没掌握的武器国家,除了北极熊就只有华夏,实际

    上,华夏和拉昂达的关系已经好的跟亲兄弟一样,所以百分之百是他们在背后搞的鬼。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在帝国估计占了百分之九十九,这神秘武器对帝国造成的威胁远远超过了核弹,如果不尽早调查出真相,帝国高层们一直都会寝食难安。

    五分钟一过,丹尼斯低头瞄了眼手表,别看他外面斯斯文文,挺有绅士风度,骨子里却是个相当自负和狂躁的人,五分钟的等待已经耗光了他全部的耐心,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你不肯说是吗,没关系,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把自己知道的全告诉我。”丹尼斯扭头望向这伙人的头头,点了下脑袋说:“开始吧。”

    头头本来也没想过他会老实把知道的一切都坦白,刑讯用的工具都准备好了,只不过是这位自觉良好的上司非要尝试劝说,结果证明白忙一场。

    他拿起放在桌上的一根针管,在林风眼前晃了晃,皮笑肉不笑的问:“听说过吐真剂这种药物吗?”

    “好像是你们帝国一位妇科大夫研制出来的玩意儿,真觉得这玩意儿对我有用?”林风撇嘴不屑的说。

    “有没有用待会儿就知道了,老规矩,先来点开胃菜,帮助你打开胃口。”

    头头露出恶魔般的笑容,说完对旁边几名手下使了个眼神,立马就有两个男子挽起袖管走到林风跟前,抓着他衣领往后一拽,手脚被锁在椅子上的林风只能像个木偶任凭他们摆弄。

    另一人轮起拳头,就在林风腹部连续掏了几下,这家伙一定专门练过拳击,拳头击打在肚皮上发出咚咚咚的闷响,就跟在敲鼓一样,连林风也忍不住闷哼一声。

    这还只是开始,抓住林风后衣领那人,左手拿着一根水管直接塞进他嘴里,然后用手死死捂着他的嘴里,有人打开水闸,自来水一股脑的往林风肚子里灌去。

    林风开始挣扎起来却没有任何的作用,凶猛的水流从他鼻孔里涌了出去。

    咣!

    拔出嘴里这根管子,对面那人又是一拳用力捣在林风鼓起的肚皮上,这一拳差点把林风的五脏六腑连同满肚子水一起喷出去。

    头头冷笑着问:“愿意说了吗?”

    林风一边咳嗽一边摇了摇头,好半响才声音有些沙哑的道:“这些手段都是小儿科,直接来真格的吧?”

    死鸭子嘴硬,头头暗中不屑的道,倒也觉得没必要在领导面前继续浪费时间,让人觉得他们无能,将手里这支针剂全部从林风的手臂注入进去,吐针剂实际上也是麻醉剂的一种,利用药性瓦解人的意志。

    注射的时候,手下将两根导线连接在了林风坐着这张铁椅子上,头头捏着林风下颚,尖他眼神已经开始飘忽,松开手对控制器前的手下说:“开始吧。”

    随着手下拨动按钮,一阵强大的电压沿着导线涌入林风的身体,此刻昏昏沉沉的林风就像突然癫痫发作了一样,身体在椅子上不受控制的乱抖。

    这样一直持续了整整十秒钟,等操作员关闭电流,刚刚还乱颤不止的林风浑身无力的靠在椅背上,耷拉着头仿佛晕过去似得。

    “说吧,华夏到底给了你们什么武器用来摧毁那些电子仪器,我需要它详细的资料。”头头来到他跟前,声音洪亮的问。

    “不知道……”林风摇着头,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

    头头无所谓的一笑,扭头对控制员说:“加大一倍电量,继续。”

    控制员转动着电流开关,椅子上的林风又开始浑身抖动起来,随着电流的加大,他抖动的频率也在不断加快,当身体到达一个理论上的临界点时,控制员才重新关闭电源。

    “还是不说?”头儿看着低垂着脑袋已经要死不活的林风,皱着眉头问道。往日对付那些犯人,注射过吐真剂后,一上电刑这些嘴硬的家伙就大小便失禁,把什么都招了,很少遇到像他一样能抗住两次电击的人,只能说明这人的心智要比别人坚韧许多,或许是接受过相关训练的

    缘故。

    毕竟连林风祖宗八代他们都查过一遍,也知道他在当上拉昂达的三军统帅之前是华夏的特种兵,华夏对士兵素质的要求一向是全球公认最严格的,他在那里受过相关训练也不稀奇。

    不过头头坚信这家伙迟早会把知道的全说出来,因为没人能抗住第三次电刑,心智再坚韧的人也有个极限,显然,他就快要撑不住了。

    “再加大一倍电量,继续。”头头说。

    “可是这样,很可能让他没命……”操作员提醒,却换来头儿一个恶狠狠的眼神,他瞬间明白过来,为了不然头儿在领导面前丢脸,只好再加大一倍的电量。要知道这样做,犯人可能撑不住三秒就因为心脏骤停而死亡,出了事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当他小心翼翼把电流开关拨到红色区域,寂静的审讯室内响起滋滋的电流声,连离林风最近的头儿,也感觉脚底

    有些发麻,连忙退后两步。

    作为当事人林风已经在椅子上蹦起了霹雳舞,浑身的毛发都直立了起来,嘴里发出难以听懂的怪吼声,沉重的铁椅子被他撞的哐哐作响。

    头头死死盯着他问:“现在肯说了吗?”

    浑身乱抖个不停的林风根本说不了话,等电流消失,他才像被软体动物一样,彻底瘫在了椅子上,半天没有动静。要不是看着他胸口还在微微起伏,所有人都快以为他已经死了,头头忍不住重新问了一遍,这次林风老实多了,没敢再有任何的反驳,巍颤颤的点了点头道:“我说……我说,华夏最新研制成了一种电磁脉冲炮,我们就是用它,一举摧毁了舰队上的仪器设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