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7章 抢夺解药
    ,精彩小说免费!

    踢在林风胸口这一脚的速度奇快,而且力量十足,还没落地的林风只发出声闷响,身体就不受控制往后面摔飞出去。

    咣当,不远处那玻璃茶几被落下的林风撞的支离破碎,胸口更是传来阵剧痛,刚才那一脚差点没把他胸骨踢断。

    雨水从头顶破开的大洞掉落下来,这时天空划过一匹闪电,惊雷声震耳欲聋,会长收回脚,略带诧异的瞥了眼从一堆碎玻璃中站起身的林风,他应该算是这里第一个正式的闯入者。

    只是一个人就敢跑来找死,无论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今天都注定难逃一死。

    会长收回脚,一脸淡漠的说:“伯特,干掉他。”伯特痛快的答应一声,扭动着颈骨,大步往林风走去,刚刚林风踹他的那一脚似乎没给他造成任何伤害,脸上那道红痕倒是挺显眼,来到近前他朝林风勾了勾指头,眼里除了怒火还有掩饰不去的轻蔑神色

    。

    或许林风这一米七几的个头在他眼中确实不具备任何威胁,伯特光是一条膀子都比对方大腿还粗,刚才脸上挨的那一脚只能说他太过大意,这点伤虽然算不了什么,却害的他在会长面前脸面无光。

    “你马上会死的很惨。”

    伯特用手点了点林风,脸上带着狞笑,脚下一蹬,转瞬出现在他跟前,一记直拳带着撕裂的呼啸往他面门打来,这一拳又快又狠毫无花哨,根本不给林风闪躲的机会。伯特在拳击上的造诣能在组织内稳稳排进前三,他也是暗刺的格斗教练,曾经在拳击场上用铁拳将一名拳王活活打死,这一拳的速度已经到达他最高水平,在空气中发出飕的一声厉啸,快的就只剩下影子

    ,他坚信,能够安然无恙躲过这一拳的人大概还没出生。

    拳头猛地从林风脸上掠过却打空了,伯特眼中不由闪过惊骇的神色,他看的十分清楚,在拳头击中目标的时候这人突然在面前一挨,拳头只能从林风耳边飞过打在了空处。

    怎么可能!

    这人的动作居然比他还快,仿佛事先就料到他出拳的角度和速度,在拳头挥出的刹那已经先一步蹲下身去。

    伯特还在惊骇中,一只看起来瘦弱却包含着巨力的铁拳猛地捣在他肚皮上,哐,这力量不比他小上半分,叫伯特不由自主蹦了起来。

    这一拳让他五脏六腑都像搅成了一团,里面的肠子都像被震断了,没等直不起腰的伯特缓过气,林风已经跃起,两手相握一个轰地锤重重砸在虎背熊腰的伯特背上。

    一声闷响,一百五十公斤的伯特像个破麻布口袋般摔在堆玻璃碎渣中,晕了过去。

    两人只用了不到五秒就分出胜负,结果却跟会长预测的截然相反,伯特可说他身边第一高手,就这么一个照面被人两下打晕,就算他想上去帮手,二打一也根本来不及。

    踩着玻璃渣一步步走向还站在办公桌前脸色阴晴不定的男子,这人就是暗刺组织的最高头目,看起来更像一个精明的商人,而不是这个世界数一数二的杀手组织会长。

    “把盒子给我。”林风伸出手,就像命令自己的下属一样随意,似乎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会长表情僵硬的笑了笑,把盒子往桌上一放:“你要它?你是秋田会的人?”

    秋田会,这事还跟秋田会有关系?

    既然另一边也是老冤家,林风巴不得让他们误会,冷着脸说:“废话少说,现在把东西给我,或许我可以饶你一命。”连伯特都被他两下收拾了,会长虽然身手不比伯特差,却也没信心跟林风单打独斗一场,可恨这场暴雨还在噼里啪啦的下个没完,待在各自房间内的成员根本听不见书房里面发出的响动声,不然也就不会

    怕他一个人了。就在会长独自面对强敌内心无比焦虑时,眼角余光忽然发现趴在地上的伯特右手指头微微颤动了几下,作为一个拳击高手,伯特在抗打击方面也是很强的,刚才那两下重击只是让他出现短暂休克,只过了

    不到一分钟就有了苏醒的迹象。

    伯特的反应令会长顿时又燃起希望,见林风迈步正要靠近,他迅速伸手抽出盒子里那根装着红色液体的试管,嘴里威胁道:“站住,知道我手上这里面装着什么吗?”

    “什么?”林风顺着他的话问,心头也是暗暗着急,就怕对面这家伙狗急跳墙把唯一的解药样本给摔了。

    “哼,这就是你们想要的东西,玛莎病毒,你再靠近过来一步我就摔碎它,我们谁都活不成。”

    两人各怀鬼胎,会长又怎会不要命干出这种蠢事,他只是在尽量拖延时间,想必趴在地上装晕的伯特也抱着跟他一样的想法,想出其不意把他们中间这家伙干掉。

    一听是玛莎病毒而不是解药,林风反倒松了口气,脸上装作忌讳的样子往后退开一步,就在会长放松下来的刹那,他突然手一抖将藏在袖子里的短刀朝目标射了过去。会长只看见一道亮芒从他手中脱手飞出,这卑鄙的家伙竟然偷袭,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他下意识侧过身想要避开射来的暗器,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风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他手里这只装满感染病毒

    的试管。

    反正林风都已经被感染了,他怎么会在乎病毒泄漏,会长这次可说是作茧自缚。

    啪!

    小刀击碎了试管尾部,红色的液体转瞬就全部滴落下去,许多还溅在会长的鞋子和裤腿上。

    “你疯了!”那一刹,会长捏着空空的试管,低头看着湿漉漉的地板,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对方居然直接打碎了他握在手里的病毒,难道不想活了,还想拖着他们一起去死?

    之前的咳嗽不见得就是被感染了病毒,可是现在病毒液体全部泄露出来,百分之百会把屋子里这三人全部感染,难怪会长会如此气急败坏。骂完一句,见一道人影冲向放着解药的盒子,会长忽然反应过来,解药在他们就不会有事,绝对不能让对面这小子把解药抢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