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4章 蛇岛
    ,!

    杀手的手腕被握,枪口不由自主朝着天花板就是一阵乱射。

    破碎的玻璃渣从上空噼里啪啦掉落,子弹还将一盏吊灯打落下来,差点砸到中一名食客。狼狈奔逃的人们和刺耳尖叫声让这家餐馆显得混乱极了,餐桌椅子被碰翻在地上,餐盘里的汤汁与食物散落了一地都是,杀手的两只手被制坠不肯就范,拿膝盖猛地往胯间撞去,这样被踢中林风只怕就

    废了。哐,在膝盖撞中自己之前,林风比对方还凶悍的一个头槌直接捣在对方的额头上,金牌杀手被这下撞的两眼直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没等他缓过口气,身体一轻从林风头顶飞过,接着重重的被掼在地上

    。

    咣!这一下差点没把他摔成脑震荡,金牌杀手哪能想到这行为粗鄙的目标,竟然是个格斗高手,在对方有心算无心之下,他硬是没撑过五秒就被放倒了,这只是林风引蛇出洞计划的开始,他把杀手翻过身,那

    膝盖压在对方背上,左手一扯旁边的桌布,刷的一声,桌子上的东西还保持着原来的位置,桌布已经到了林风的手里。

    用这块将杀手的双手反剪到背后绑了个结,越挣扎绳子收缩的越紧,就算是头牛也要乖乖就范。

    弄好后,林风把这杀手提了起来,瞄了眼墙上的时钟笑着说:“我们还有五分钟时间,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你们暗刺的老巢在什么地方?”

    警方从接到报警到赶来这里,差不多也就五分钟时间,林风要想让一个人说实话,五分钟绰绰有余。

    杀手瞥了眼前的目标一眼,现在他总算清楚,自己才是对方的目标,冷哼一声,嘴硬的说:“做梦。”

    就知道他不会轻易交代,林风也没指望过杀手能乖乖配合,作为一个金牌杀手尊严总是有的,等他吃够苦头相信那时候他会很痛快的交代一切。

    把杀手往自己坐过的那张椅子上一放,转身拿起桌上那瓶白兰地,大拇指一拧瓶盖,盖子就弹飞出去,另一只手捏住正要站起来的杀手下颚,在他张开嘴的瞬间把瓶口塞进去。酒瓶倒立在他嘴上,火辣辣的白兰地源源不断涌进他的嘴里,被捆住双手的杀手就像一条死鱼,无论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对方的束缚,白兰地咕隆咕隆直往他喉咙里涌,灌的他直翻白眼,两条腿不停在地

    板上划动。

    噗!

    将最后一滴酒强行灌进他嘴里,可怜的杀手被呛的要死不活,来不及吞咽的酒水直接从两个鼻孔喷发出来。

    林风把瓶子一扔,在杀手将更多酒水喷出来前,用巴掌将他口鼻给死死捂住,顿时把杀手憋得两眼直翻白,一张脸红的就像天边的晚霞。感觉快把这杀手给捂死了,林风松开捂在对方口鼻上的手,右手一个直拳砸在杀手鼓起的肚皮中央,哐,杀手口鼻还在喷射着酒水,身体已经倒翻出去,一骨碌撞翻身后的座椅,倒在一堆残羹剩饭中好不

    凄惨。

    肚皮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杀手满脸秽物,张大嘴发出一声类似濒死时的惨嚎。

    靴子踩着地上碎裂的碗碟,林风若无其事的走了过来,皮笑肉不笑对这可怜的杀手说:“还有四分三十秒,还不说?看来我得加重惩罚的力度了。”

    听到这话,杀手脸上的血色尽褪,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喉咙就跟着火了一样火辣辣的痛着。

    十几秒后这家餐厅内传出一声凄惨的嚎叫,过了几秒又是一声,嘶哑的嗓子发出竭斯底里的惨嚎,外面的人光是听着都头皮发麻,不知谁在里面遭遇了什么罪恶的事。

    ……距离不列颠一千多公里的海域,有一个生机勃勃的美丽小岛,这个岛屿的名字没几个人清楚,住在附近海边的人喜欢称呼那里为蛇岛,因为他们说,那个远看美丽的小岛是毒蛇天堂,有人在岛上放养了数

    以万计的毒蛇,保守估计每一平方就有一条毒蛇,世界上最毒的金矛头蝮毒蛇就是其中一种,一旦被它咬上一口必死无疑。

    这岛属于私人领地,连当地政府也无权干涉岛上人的生活方式,渔民更不愿靠近那里,因为传说那是一片受魔鬼诅咒的土地,谁要踏上小岛一步,即便没有被毒蛇咬到,不出一个礼拜就会突然暴毙身亡。

    以前也有胆大包天不信邪的青年人不顾渔民的劝阻踏上过那座小岛,往往没走多远就被成片花花绿绿的毒蛇吓得屁滚尿流,即便能活着逃回船上,要不了一个星期就会死于意外。

    种种迹象让渔民坚信那里被魔鬼下过诅咒,没人靠小岛太近,唯恐给自己招来灾难。船老板说的绘声绘色,就像那岛上真的住着个魔鬼,林风却笑而不语,看样子这次没有找错地方,那座蛇岛必定就是暗刺的老巢了,也只有他们,才会用手段制造出种种意外令踏上蛇岛的人死去,以此吓

    阻其他人。

    暗刺的会长能想出这样一个法子,说明他是个聪明,难怪这么多年他们的老巢也没被国际刑警发现。

    既然是聪明人,那就要用更聪明的法子对付他,坐在船头上的林风斜睨着前方,嘴角微微上扬,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家伙一定又在琢磨什么阴谋。

    蛇岛的轮廓已经出现在前方,可是船老板却死活不肯再往前靠近了,那片岛屿上空飘荡着黑色的雾气,还真有那么一点点诡异的感觉。昨天晚上身体就开始发热出现感染征兆的林风,心知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看来体内的超能干细胞并未起到治愈或者延缓病毒发作的效果,这也坚定了他必须上岛一趟的念头,别说前面这只是蛇岛,

    就算它是龙岛也无法阻拦林风的决心。见船老板坚持不肯靠近过去,林风也就不再勉强他了,掏出两百英镑递给对方,船老板接过钱,又苦口婆心的劝说他放弃这个打算,林风自然不肯听他的,站在船舷边一个鱼跃扎入水中,迅疾朝着几百米外的蛇岛游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