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1章 接受治疗
    ,精彩小说免费!

    一张网阻断了封闭区的东西两边,即便明知秦嫣就在隔壁,却又看不见如何能让人放心的下,不过少校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在这里她们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还有减缓病情的药物,这样林风也能放心的

    去追查暗刺下落,把解药抢回来。

    略一犹豫,林风只好一声不吭的点了点头,相信很快就能带着治疗他们的解药回来,再说有莎伦跟着她们一起去,遇到什么问题,只要隔着墙大喊两声,对面的人也能听见,所以似乎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林风来到莎伦跟前,在她和十七的耳边低声交代几句,这才目送着四人进到隔壁的治疗区内,两名持枪士兵往门前一站阻挡住了林风的视线,不过只是往里看了几眼,他眼神中还是闪过一抹疑惑的神色。

    轮到最后一个千叶美佳体检时又遇到了麻烦,工作人员要求她取下武器,这个要求美佳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刀在人在,怎么可能轻易交给对方。眼看美佳不同意,两个士兵就要上前采取强制手段,冲突在所难免,少校这时总算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在他费尽口舌的协调下,这帮神情冷漠的士兵终于还是答应她可以把武器带进去,反正只是两把刀而

    已,在士兵眼中还构不成多大的威胁。所有正常人经过检查后,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往右边通道走去,这里的配置要比小镇隔离区高出几个档次,道路右边是连成排的蓝白色板房,足足有三排,还有专门的卫生间和澡堂,道路干净整洁,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已经入住这里的市民脸上看不到太多忧色,三五个聚集小声议论着外面的情况,还有几个半大小孩围在一起嬉戏,欢笑声很容易感染人们的情绪,听到他们的欢声笑语,刚来这里的焦虑不安随之减轻了不

    少。听这里人说,这样大型的安置区在每个出口都有一个,单是这里就能容纳两三万人居住,食物和饮用水会定时送达,每天下午四到六点澡堂还会提供热水,各种生活设施还在不断完善中,除了活动空间受

    到限制外,这里的日子倒也不算太难熬。

    林风他们来的不算晚,但这里大半的屋子都已经住满了人,后面还陆陆续续会有市民抵达,如果再晚一点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只能在空地上打地铺,就算这样,那也比在外面要强。他们几个被分配在了接近末尾的板房中,这里也就不到二十平米,却足足摆下了十张高低床,中间只留下一条很窄的过道,在这非常时期能有地方住就不错,哪还又什么挑剔的余地,甚至连男女都混住在

    一起。

    大家伙刚刚安顿下来没多久,还有大半空床位的房间很快又来了一批人,听其中一个心有余悸的年轻人说,他们在即将抵达这里时遭到了感染者的袭击,几百号人能逃出来的也就他们这三四十人。

    那些感染者这次像是学聪明了,刚进入士兵的射程内他们竟然调头就跑,连食物都放弃了。这帮幸存者说着开始庆幸起能逃过一劫,对林风他们而言这却不是什么好消息,感染者越聪明,造成的破坏也就越大,弄不好等他们积蓄到足够的数量,还会对这里发动袭击,成千上万的感染者聚集在一

    起,足以把这道防线撕成粉碎,特别是深夜发动袭击,成功的几率更高。

    只希望感染者还没有进化出这样的智商,不然,这里很可能不用多久就会沦陷,到时或许成千上万的感染者会涌到别的城市,让灾难不断重现。别人都在休息时,林风假装散步把周围的逛了一遍,心里也有了大致的打算,翻过这片四五米高的围栏网易如反掌,不过想离开这个城市却不容易,其它几个方向也要军队重兵把守,想从他们眼皮子底下

    通过几乎不现实。

    无论如何,只有等天黑了以后先离开这里再说。

    等他回到板房,里面已经鼾声如雷,少校的呼声就跟打雷没什么两样,其他人竟然还睡的着,只有美佳盘腿坐在床上,见进来的人是林风,她又闭上眼像个石雕动也不动。

    ……

    隔离治疗区的环境比起另一边要稍好一些,同样的板房里面只摆放了八张单人床,毕竟来这里都是接受治疗的病人,就算他们能睡在上铺,医生也不可能总是踩着梯子上去给他们进行治疗。

    床单被子还有墙壁,几乎一切都是白色,检测仪器不听发出滴滴的提醒声,一进屋就感觉十分的压抑。

    房间已经有三个病人,莎伦四个正好可以住在同一间房里,医护人员把持续高烧昏迷中的秦嫣放到靠墙那张病床上,动作熟练的从床下扯出两根束缚带,将她身体四肢固定住。秦嫣已经到了感染中后期,随时可能苏醒过来变成择人而噬的野兽,医生这么做也是为了防止她突然苏醒伤害到其他人,莎伦走到秦嫣旁边那张病床,正要坐下的她却蓦地发现,床单有些折皱,像是之前

    有人住过,她随手捻起枕头上那根长发,扭头问那位带路的工作人员:“这床有人了吗?”

    工作人员愣了愣,大概也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又望向站在墙角手拿一块记事板的同伴,对方摇着头说:“那床原来的病人由于病情恶化,已经送去别的地方了,你可以住下。”

    一个白人老头这时撑起上半身,插嘴道:“医生,您刚才不是说丽贝卡小姐已经停止呼吸了吗,怎么她还活着?”丽贝卡应该就是之前睡在莎伦这张床上的病人,那名医护人员闻言眼里露出恼火的神色,嘴上却说:“哦对,是我记错了,丽贝卡除了被感染,本身还有别的疾病,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也没把她救回来,她已

    经去了天国,想必那里不会再有疾病的困扰。”

    “上帝保佑。”老头在胸前画着十字架,又重新躺会床上。见莎伦迟迟没有躺到床上,工作人员又指着另一张空床说:“女士,你如果介意的话,可以睡旁边那张病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