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8章 小姑娘
    ,精彩小说免费!

    好不容易甩掉后面大群的感染者,加满油的汽车继续上路,卡尔扯开纸箱将矿泉水挨个交到每个人手上,又拿出箱子里的零食和饼干分发给大家。可惜门口那堆水和食物只带走了四分之一不到,不过看起来众人似乎也没什么胃口吃手里的东西,就连秦菲菲这只小馋猫,饿了几乎一天了,她就喝了几口水又蹲会姐姐身旁,愁眉苦脸瞅着还在昏迷当中

    的秦嫣。感染者并不畏惧阳光,却又像十分排斥光亮,也许这只是他们的本能反应,空荡荡的公路上很少见到感染者的身影,倒是有很多撞在一起的车辆横停在路上,有些时候甚至把道路都给堵死了,遇到这种情

    况,吃过了一次亏的林风他们轻易不会停车,能绕过去就尽量绕过,绕不过就直接用装甲车把前方的障碍顶开到一边去。人口密集的市中心只怕早已成了感染者的聚集地,车上的人自然不会傻的跑去自投罗网,他们只沿着城市外围这条郊区公路行驶,希望能用最短时间离开这个城市,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这样林风也好抽

    身前去寻找解药。

    经过一个多钟头的行驶,再过去不到两公里就是里洛公路隧道,穿过去就能离开城市,只是到了这里车辆却不得不减速,最后还停了下来。前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车辆延绵出去起码有一公里长,各种各样的车辆早已把双向六车道堵塞的水泄不通,想要通过除非用装甲车从这片密密麻麻的汽车头上碾压过去,看来,许多市民都抱着跟林风他们

    一样的想法,想从隧道尽快离开这个城市。

    喇叭声震天,前方车辆却没丝毫移动的迹象,大多数市民只好推开车门,拖家带口沿着狭窄的缝隙往前面走,没人愿意在这地方待下去,哪怕多待一秒都不行。

    “看来,我们也只能步行了。”林风转过头,对身后的众人说。汽车开不过去,要想离开这鬼地方只能步行,众人走下了装甲车,后面的少校三人也架着绑的严严实实的同伴下来,相视一眼,少校将一把步枪递给十五,十六和十八抬着秦嫣的担架紧随在人群身后往前

    方徒步走去。走在他们前面是一家三口,一对年轻夫妻抱着个大约三四岁大金发小姑娘,小丫头还没意识到这是一场灾难,趴在爸爸的肩头上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看到林风走了过来,小丫头还对着他甜甜的一笑,脸颊

    上顿时多了两个小酒窝,一点不怕绷着脸的林风。

    发现前面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正对着自己甜甜的笑着,林风的心情也不由好转了一点,还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小丫头‘咯咯’一笑,这时,走在旁边的妈妈突然惊呼了一声,一只从车底下窜出的野狗毫无征兆咬住了她的小腿,还拼命的朝后拉扯,女人一时不察,被拽的摔倒在地上,血水直冒,嘴里更是发出痛苦的喊

    叫。

    “别靠近它!”

    林风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小丫头的爸爸看见妻子被突然冲出来的野狗袭击,一时间也急了,轮起左手提着的包就往这只狗身上砸去,包砸在野狗背上,非但没有把对方打跑,反而惹来野狗的敌意。

    野狗那两道泛红的眼睛锁定在孩子父亲身上,后腿一蹬就矫健的扑了上来,它的反应和动作都实在太快,张开血盆大口眨眼就扑到了面前,男子怀里还抱着女儿,下意识侧过身体,手臂上顿时一阵刺痛。

    野狗矫健的落回地面,两腿一蹬再次矫捷的扑了上来,男子挥包的速度根本跟不上对方,包才挥出一半眼看就要被咬中了,旁边人影一晃,一脚正正踹在半空中的狗鼻子上。

    野狗摔飞出去撞在旁边的汽车上,发出咚的一声响,血沫从它嘴角和鼻孔溢出,掉在地上后只发出声哀鸣就不再动弹了。踹飞野狗的人正是林风,只是等他跑上来时还是慢了一步,孩子的母亲坐在地上,左小腿上血淋淋的一片,莎伦拿出医药箱帮她处理伤口,小丫头从父亲身上下来,快步跑到妈妈的身边,奶声奶气的说:“

    妈妈不疼……”

    说完她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两颗糖果,摊开手伸到妈妈面前:“给你,吃了就不疼了。”

    以前多半她打针或是受伤的时候,她妈妈也用同样的办法哄过她,小丫头的另一只手伸到正帮她妈妈包扎的莎伦面前:“这颗给您吃。”

    她的左手掌心也同样也有两颗糖果,小丫头不但长的可爱,还很讨人喜欢,即便像莎伦这种不怎么喜欢笑的人,也忍不住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

    她并没去接小姑娘递来的糖果,眼神停留在对方像是莲藕般圆润的手臂上,陡然凝固了,那里有一条不太明显的红痕。

    莎伦忽然伸手抓住小姑娘的手臂,奇怪的举动吓了小丫头和她妈妈一跳,手臂上细嫩的皮肤破了,正有殷红的血水溢出,莎伦眼神一凛,严肃的问道:“你手上这伤是被刚才那只野狗造成的吗?”

    “嗯,刚刚它跳起来的时候在我这里抓了一下。”小丫头诚实的说道。

    被她这一提醒,孩子的妈妈才发现女儿手臂上那道伤口,一看只是很浅的痕迹才放下心。

    她们哪里又会知道玛莎病毒的可怕,那只野狗明显被感染了病毒,即便只是被它爪子挠一下也有极高的感染几率,这母亲和孩子这次恐怕都难逃厄运。

    另一头正在向林风表示感谢的男子,手臂上也有同样的几道抓痕,他显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不停表示着感谢,林风也故意没说,反正拿不出解药,说出来只是给这一家人徒增困扰。帮她们母女简单包扎了一下后,众人一起出发,小姑娘已经忘记手臂上的伤口,嗓音清脆的唱着妈妈曾经教过她的儿歌,有了这个小天使的存在,队伍不在像之前那样死气沉沉,走着走着很快就来到隧道前方,眼前的一幕却不禁再次令他们停下了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