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唐之特种国师 第一百四十六章 酒宴阴尉迟老黑

时间:2019-04-11作者:大包子

    本站:m..眨眼间到了秦琼设宴,昭告收秦朗为义子的日子。

    这一天翼国公府张灯结彩热闹非凡,门口停着的豪华马车和轿子一辆挨着一辆,来道贺的不是大唐的朝廷重臣,就是门阀世家。

    总的来说,没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根本就没资格到这种场合来,翼国公府门外的街道,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因此也引来许多有头脑的小商贩再次摆摊售卖。

    之前传出翼国公收仙人子弟秦朗为义子的消息时,长安百姓还以为是以讹传讹的谣言,谁想到消息过后,翼国公府的管家便开始安排人手采买东西,这才相信了。

    秦琼做为大唐的战神,被百姓所熟知,也都知道翼国公人到中年膝下无子,而这位仙人子弟也是双亲早逝无依无靠。

    以前也有人说过,这两人一人无子,一人无依,虽说得陛下看重百姓敬重却有些遗憾,现在两人成为一家人,补全了这个遗憾,让人心中不由欢喜。

    秦朗一大早便穿上了新衣,这是秦夫人趁着这几天带着府里的绣娘一针一线做出来的,针脚细密刺绣精美,一看便是用了心的。

    摸了摸袖子上的暗纹,秦朗不由自主弯了弯唇。

    这几天的相处,义母对他可谓是关怀备至嘘寒问暖,细细观察他的喜好他的口味,可以说家中的饭菜全部都是按照他的口味来做。

    头上的玉簪,身上的玉佩都是义母特意挑选出来的,满满当当的有一匣子。

    秦朗对这些不懂,却听柳月说过,这些东西都是上好和田玉,十分贵重。

    特意给他收拾出来了院子,就在秦琼夫妇院子的右侧。

    屋子里的摆设也都是义母开了库房,从中挑了又挑,选了又选,拿出其中看着雅致却又透着低调奢华的摆设,将他的屋子布置的十分舒适。

    义父虽然不善言辞却满是慈爱,这些日子将私藏的兵书和以往记录练兵心得的小册子,一股脑的全部传了给他。

    陪着他在演武场练武,告诉他门阀世家的家主性格爱好,以及一些隐秘的事情。

    他这些日子也不出门,平日里就是在家陪着二老。

    或是下厨为二老做一顿饭,看着二老满心欣慰欢喜的吃下,或是陪着义母聊天,或是陪着义父下棋,日子过得温馨又逍遥。

    这种有亲人长辈关爱是他从未有过的,越和二老相处,他心中就越是感动,义父义母对他犹如亲子,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心情上都十分照顾。

    秦琼夫妻两人从一大早便挂着的笑容,一直到现在都没消失,这并不是客套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笑吟吟的带着秦朗招呼来道贺的宾客,将秦朗介绍给这些人,并且背过身的时候也会跟他说一说这些人的来历和与自家的渊源。

    那些是可以来往的,那些只是面上过得去的。

    这一圈下来秦朗发现,义父并未跟他说和

    秦家关系不那么好,或是有些仇怨的人,最多也就是点头之交,交往不深。

    他有些纳闷义父的好人缘。

    自己来到大唐还没多久,就和崔家结下了抽,秦家却一直到现在都没和人结怨,实在是难得。

    “来来来,阿朗,来跟老夫好好喝一杯!”程咬金大老远看见秦朗就急忙招手。

    和他坐一桌的都是瓦岗的老人,李靖、李绩、牛进达、尉迟恭、李孝恭等军方大佬,旁边的一桌坐的都是以房杜二相为首的文臣。

    秦琼战力高为人也好,和这些瓦岗的老人们关系也都不错,此时这些人再看秦朗之时眼中比以往多了慈爱,真真切切像是再看自家小辈,哪怕是以前见过却未说过话的人也都如此。

    “是程……叔叔。”秦朗有些别扭的换了称呼,举起手中的酒杯和老程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他现在认了秦琼为义父,自然不能再叫伯伯了,以往叫惯了的称呼猛地改变,实在有些不习惯。

    “你小子少给我耍滑头,这么小的酒杯连个蚂蚁都淹不死,换酒坛!”老程瞪着牛眼一脸不悦,抓起一旁的酒坛扔给秦朗。

    “程叔叔,您是想要灌醉小侄儿吗?”秦朗无奈的揉了揉鼻子。

    “你小子的酒量难道我还不知?别说这么一小坛,就是再来十坛这样的你也跟没事人似的!”老程撇着嘴:“你小子喝酒惯会耍滑头,今日若再敢跟老夫玩心眼儿,小心老夫揍你!”

    秦朗苦笑的瞅了瞅手里的酒坛,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可不是大唐的三勒浆,而是他酿造的高度酒,哪怕是经过勾兑度数也是很高的,若真是来个十坛下去,不醉死才怪了!

    悄悄从系统空间兑换了一颗不醉丹丢进嘴里,仰头灌了一口酒砸了咂嘴,换得满桌叫好声。

    “好!爽快!老程你可别怂了,让人家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跟你个老匹夫斗酒,你若是输了以后还有脸再出门?”尉迟恭在一旁哈哈大笑奚落老程。

    “老程快干了!不能输给这小子,不然你的老脸可真要丢尽了!”李靖在一旁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这群老混蛋!”老程听了这话气的将酒坛重重的放在桌上:“刚才都谁喊着说要今日要灌醉这小子,让老夫出来当这个领头人的?”

    “好嘛!合着你们都只起哄不参加,想看老程的笑话不成?”

    一文一武两桌人哄然大笑,纷纷大叫说老程先上,等你不行了我们再来。

    秦朗眨了眨眼,他就说嘛为何今日老妖精非让他用坛子喝酒了,原来是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撺掇的。

    拽了拽老程的袖子:“程叔叔,小侄儿已经和您喝过了,其他叔叔伯伯小侄还未敬过酒,您不若在一旁稍座,先让小侄敬上几杯水酒聊表心意。”

    “嘿嘿嘿嘿!”老程听了这话先是一愣,然后就笑的满脸猥

    琐和心灾乐祸:“好好好,老夫就先坐一会儿,你先招待你这些叔叔伯伯们。”

    “阿朗啊。”老程哈哈笑着冲秦朗眨了眨眼:“你这些叔叔伯伯们都是海量,可要多敬一些,千万不要让人家说你不懂事小气,不舍得给他们喝你家的高度酒!”

    “程伯伯放心,小侄省得。”秦朗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转身对着最先说话的尉迟恭弯了弯腰:“小侄多蒙您在黑云寨照料,趁着今日敬您一坛聊表谢意。”

    尉迟恭本就黑的脸又黑了几分。

    这小子递给他的是一大坛酒,足足有五斤,别说全部喝下去了,就是只喝下一半也能把人醉死。

    瞅了瞅满脸幸灾乐祸坐在一旁嚼牛肉的程咬金,看看一脸乖宝宝笑容的秦朗,再瞄瞄面前的大酒坛,有心想要认怂,可人家说的是敬酒又不是斗酒,实在没法开口说不喝。

    “朗小子,你年纪还小,不能喝太多酒,咱们还是用碗喝吧。”尉迟恭眼睛转了转,一脸我为你好的表情看得秦朗暗笑不已。

    还没等他说话,程咬金在一旁阴阳怪气的开口:“大老黑,你莫不是怂了吧?”

    “以往灌这小子喝酒的时候,就数你喊的最欢也最积极,从没见过你这般为阿朗着想,怎的今日像是换了个人?”

    “嘿你个老家伙,阿朗也是老夫的子侄,怎么会不为他着想?少在这里挑拨离间!”尉迟恭一脸愤怒的模样透着一股心虚。

    “那你就喝!”老程慢条斯理的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既然你说老夫挑拨离间,那就让老夫看看你是若何爱护子侄的。”

    “不若这样,这一摊子你喝一半,阿朗换这个小坛子喝一半,也算全了你这做人叔叔的一片心意。”老程拎起一旁二斤装的小酒坛笑眯眯的看着尉迟恭。

    “这样老夫自罚三杯,算为你大老黑赔罪,你觉得如何?”

    尉迟恭真想脱口而出不如何!恨不得将手中的酒坛砸到老程脸上,有这么欺负兄弟的么?这是要喝死他啊!

    “这个办法好!”李靖笑的儒雅:“这样一来我们都知道敬德你对阿朗的拳拳之心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叫好。

    开玩笑!这小子一上来就弄这么大坛的酒,明显不善的模样谁知道下一个是谁?

    灌醉这个小子他们虽然想做,可却不想排在前边,都恨不得最后一个和这小子喝,把他灌趴下!

    此时他们将尉迟敬德卖了,能跟这小子换一个好印象,一会儿喝起酒来也能套套关系少喝一些。

    有老程的虎视眈眈和众人的推波助澜,尉迟恭是不行也得行,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好吧好吧!”尉迟恭被赶鸭子上架,知道自己今日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了,只能无奈的长叹一声拎起就谈“咕嘟咕嘟”喝下了一半。

    放下酒坛子就开始两眼发直,脸色倒是因

    为太黑,看不出本来模样,身体晃了两晃“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众人哄堂大笑之余心有戚戚焉,话说这臭小子自从入了朝堂一来,不知和他们喝过多少酒,可每次都是众人皆醉他独醒,让人气的不行。

    这次就想趁着人多,好好灌他一回找找场子,可还没开始呢就先趴了一个,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真是有些虚得慌。

    秦琼刚从世家门阀那边脱身,就看到自家义子站在瓦岗老臣的桌边,手中拎着酒坛就觉得不好。

    自从身体不好之后虽说也参加过宫中宴席,却从未待得过久,也不知阿朗酒量如何,但他知道这帮老兄弟都是海量。

    阿朗还只是一个不及弱冠的孩子,若是任由这帮人灌他,怕他身体喝出毛病。

    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正好看到被下人扶着腰送去客房的尉迟恭,来不及多想便抢下秦朗手中的酒坛:“阿朗,你年纪还小,不可过多饮酒。”

    说完扫了众人一眼笑骂道:“你们都是他的叔叔伯伯,怎的灌小辈喝酒?”

    众人被他看的有些心虚,不过老程脸皮厚,大咧咧的说道:“二哥你不用担心,这小子酒量好着呢,以往喝酒都是他一人喝趴我们一群,没事的。”

    “父亲您不用担心,今天大家都高兴,孩儿不会多喝。”秦朗一边说一边冲秦琼眨了眨眼,接过他手中的酒坛:“诸位叔伯也都爱护孩儿,不会真让孩儿多喝的。”

    秦朗边说边挑选下个人选的时候,尖利阴柔的声音突然响起:“陛下驾到!”

    (本章完)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