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唐之特种国师 第五百八十七章 找到解药,策反崔文!

时间:2019-12-15作者:大包子

    秦朗问话的时候,表情很是淡然,只眸色深沉的紧,崔文只看这他,便觉得压力扑面而来。

    只是他问出那句话之后,空气便一下子沉默了下来,静默了好半晌,崔文才有些艰难的道:“是那些人教的,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方法,只一个月我便有了现在的身手。”

    “虽说没办法和江湖上的高手相比,可却比一般的江湖人厉害一些。”

    秦朗闻言眉头紧紧皱起。

    速成功法不是没有,只是那种攻打向来都不是什么正派路数,多为江湖上那些邪门歪道修习。

    这种功法前期进步神速,后期便会越来越慢,且走火入魔的几率也会大大增加,莫不是崔文被人骗着,修习了什么歪门邪道的功法吗?

    看他久久不说话,崔文有些急了:“秦侯,我所说句句失言,绝不敢欺瞒你半分。”

    “我这身武功真的是他们教导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进步这么快。”

    秦朗想了想,让崔文盘膝坐下,一手抵在他后心:“现在运转你修习的功法我看一看。”

    虽然有些不明就里,崔文却没有丝毫迟疑的依言而行。待他

    运转那些人教导自己的功法沿着经脉转了一圈后,秦朗收回抵在崔文后心的手,冷哼一声道:“你还真是胆大,什么功法都敢修习!”

    “此话怎讲?难道是功法有什么不妥?”崔文紧皱眉头的问道。

    若说这个世上他还相信一人不会伤害他,大约也就剩下秦朗一人了。

    说来也是好笑,当初崔家未倒之时,他们曾做过一段时间的仇人,谁知到了最后,反而是这个曾经的仇人帮他良多,让他信任!

    “你说修习这功法一个多月便有了如今的身手我便觉得有些不妥,看过你行功路线之后更是肯定了这点。”秦朗也没瞒着他,淡淡的说道。

    “如果你继续修习这功法,不出三个月必死无疑!即便你停下不再修习,也绝对活不过一年。”

    他就说,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

    一个多月莫说有崔文如今的身手,便是基础也打不牢靠。

    而崔文修习的功法,是激发了他体内的生机,消耗的是他的身体,是他余下的寿命!

    “什么!”崔文大惊,只是脸上却没有怀疑之色,竟是在秦朗说出口之后,便下意识的相信了他的话。

    “之前你说,那些人承诺你,办成了给衡州刺史下毒的事情,便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现如今看来,你还是好好祈祷,在你还没完成任务之前,云廷和熙儿还是安全的吧。”

    “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明明答应过我的,只要我办成了这件事,就会给我一大笔钱财,让我们一家三口活着离开!”崔文愣愣的站着喃喃自语,一脸失魂落魄透着绝望。

    他本以为,只要成功给宁

    从文下了毒,让他中毒而死,自己又有了如今的身手,再有那些人那些人给的钱财,不管是东山再起去经商,还是寻一处地方过普通人的日子,都没问题。

    谁知这一切竟只是个骗局!

    他们一家三口的命运,早在自己答应帮那些人做事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

    可是,不做是死,做也是死,老天不给他活路,不给他一家三口活路,他能怎么办?

    自己从来都是被命运抛起的一方,命运从未给过他一丝笑容……他究竟做错了什么?云廷熙儿小小年纪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遭受这些不公平的对待?

    “这话你也信?”秦朗嗤笑一声,对崔文的天真想法有些可笑:“想你崔二爷当初在商界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怎么如此轻信于人?”

    “他们做的事是要掉脑袋的,谁知道你这个参与者会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死人更能保守秘密的吗?”

    “可是我炼这功法,并未出现……”

    秦朗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道:“若不是初期并无异样,又岂能取信与你?”

    “崔文,你要知道,不是只有朝堂才会杀人不见血,江湖同样如此!”

    “话已至此,信与不信皆在于你。”秦朗双手抱胸挑眉看着崔文道:“看在云廷和熙儿的面子上,你把解药交出来,我便当没见过你,饶你一次。”

    “若是你再继续执迷不悟,同那些人一起与朝廷作对,下次再见,我一定不会手软!”

    崔文惨然一笑,从怀里摸出一粒药丸道:“这解药还是当初我害怕自己不小心中了毒,跟那些人讨来的。”

    “我可以把解药给你,但你能不能帮帮我?云廷和熙儿年纪还小,不应该小小年纪便丢了性命。”

    “可是我不知道他们把云廷和熙儿藏在了哪路,孩子是不是又活着……”

    崔文说着抹了把脸,红着眼眶道:“我还可以帮你,帮你把背后之人约出来,只要你答应我,帮我找到云廷和熙儿,甚至是待我死后给他们一个栖身之地……”

    “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去做!在我死前,我会尽力帮你打探那些人的底细,行吗?”

    他此刻不论是语气还是态度,都卑微到了尘埃里。

    为了那两个孩子,他可以做任何事情!

    就算那些人当初把他和两个孩子从绝路上拉出来,可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算计,他也不必心有不忍!

    想到崔文的那一双儿女,秦朗确实心有不忍。

    稚子何辜?那些人倒真是心狠,不过两个不懂事的小娃娃,用得着斩草除根吗?

    这简直不是人,是畜生!

    不管那些人是什么人,敢在大唐的地界上杀人,搞阴谋,也得看他秦朗答不答应!

    “好!我答应你。”秦

    朗点了点头,一脸郑重的道:“我会尽力解除你身体的隐患,看能不能救你一条性命。”

    “若真是没有办法,我会把帮你好好照顾他们,把他们养大,让他们成材。”

    “多谢秦侯!不管最后我会如何,您为我做的一切,我永记心中!”崔文“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梆梆梆”便开始磕起头来,直磕的额头上满是鲜血。

    秦朗心中有些发酸,急忙扶起了崔文道:“只不过眼下不成,宁从文现在中毒在身危在旦夕,衡州城还有些事情未了,我得先解决完了这些事,才能去帮你找云廷和熙儿。”

    “不急在一时。”崔文站起身,用袖子抹了抹额头上的血冷笑一声:“莫看现在宁从文中毒命悬一线,可只要一天没有收到他死亡的消息,那些人便不会动云廷和熙儿。”

    “既然他们是想让我们父子三人在任务完成之后悄无声息的死去,在这之前便不会轻举妄动,如今我知道了他们给的功法有问题,自然不会再接着修炼,剩下的时间也会多一些。”

    “只要衡州城的事情未了,他们便是安全的,自当要先以衡州城为重,你若有事尽管去忙,我帮你打听幕后之人的底细,有眉目了再通知你。”

    满心想要救回孩子的崔文,又有了一丝当初叱咤商场的风采。

    “好。”秦朗顿了顿又问道:“那你可知,他们让衡州城大乱是想要做什么?”

    “这个我不知道。”崔文摇了摇头:“他们只让我给宁从文下毒,至于其他却从未说过。不过,我会试着打听的,但是我和那些人联系不深,不一定能打探的出来。”

    “无妨,你尽力便是,若是不成,在想其他办法。只要那些人动手,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一定会查得到。”

    崔文点了点头,把手中的解药递给秦朗后,又冲他拱了拱手:“秦侯,那我便告辞了,有什么消息我会立刻联系你。”

    “保重。”秦朗也向他拱了拱手,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叫道:“等等。”

    崔文转过身,疑惑的看向秦朗:“秦侯还有何吩咐?”

    “你把这个带上。”秦朗从系统空间掏出一瓶药液和一支小竹筒递给崔文道:“这是蛊虫,你待在身上做防身之用。”

    “你记得,若是遇到难以对抗的敌人,先把药液洒在身上一些,然后把竹筒内的蛊虫扔在那人身上,自然会保你无事。”

    崔文拿着东西心中又是欣喜又是感激。

    天下人谁不知道蛊虫的厉害?可天下除了昭玉宫的人还有谁会制作蛊虫,能够驱使蛊虫?

    他本就对此行没有把握,是豁出命去打探消息,可若是能有安全方面的保障,谁会想死?

    只秦朗看他满脸喜色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只可惜,这蛊

    虫你驱使不动,也只能借用一次。”

    “已经很好了!”崔文脸上倒是没什么可惜之色:“若是没有他,我还真怕与那些人对上会毫无反抗之力,现在有把握多了。”

    “多谢,告辞。”

    崔文说着冲秦朗施了一礼道谢,转身便离开了。

    看了看手中的药丸,秦朗盯着他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今日才看到崔文之时他便吓了一大跳,想来也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崔文便好似老了十岁一般,就连鬓边都已有了白发,就连脸上都没了当初做崔二爷之时的意气风发。

    由此看来,这段时间他过的确实很苦,很不易。

    直到崔文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秦朗这才给自己拍了一道御空符腾空而起,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朝着衡州城急速飞行而去。

    这次跟踪花如兰,不得不说还是很幸运的。

    有了崔文给他做内应,想要打探幕后之人也容易了许多。

    救治好了宁从文,他便能腾出手来全力追查衡州城动乱一事和搞这些阴谋诡计的幕后黑手。

    他赶到衡州城刺史府的时候,已是卯时末,进到刘从文的房间,便看到尉迟宝庆面色警惕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来十分尽责。

    瞅见他时还楞了一下:“秦大哥,你怎么来了?昭玉宫的人不是说你出去查探消息寻找了吗?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

    “解药已经找到了。”秦朗说着从桌子上倒了一杯水,从怀中摸出解药走到床边:“你把他扶起来,我给他喂药。”

    “好。”尉迟宝庆应了一声,急忙跑了过去,扶起宁从文。

    秦朗把药丸塞进宁从文口中,又给他灌了些水,用灵力帮他把药顺了下去,和尉迟宝庆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昏迷的宁从文。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