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唐之特种国师 第三百六十章 打上门!

时间:2019-08-18作者:大包子

    因为有小程提供的一些资料,这些人家又都是在长安,打听一些往事其实不难,窦臻的速度也十分的快,不过一天,一份详细的资料便放在了秦朗书房的桌上。

    秦朗拿起资料详细的看了一遍,待看到最后一张时冷笑一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吗?崔正老匹夫,小爷还没来得及找你的麻烦,你反倒耐不住跳出来了!”

    窦臻带着自家的部曲,加上少爷暗地训练出来的一批专门打探情报的人,将长安城传播流言蜚语之人审问了个遍,顺藤摸瓜终于知道这流言是从崔家传出来的。

    自从秦朗与崔家交恶开始,便派了不少人混入崔家打听消息,一直到现在也没将人撤出来。

    其中有一个特别出色的,已经混入到了崔文的身边,深得他的信任,在崔家也算有不小的权利,知道流言是从崔家传出来的后,窦臻便立刻去找了他。

    人过留声,雁过留痕,这世上从没有能包得住火的纸!

    想要传出这些流言,并且短短几天之内传遍长安城,只靠一人肯定不行的,需要大量的人手!

    只要用了人,便会留下痕迹,混在崔家的内线借着手中的权利将府中排查了一遍,最后才发现竟然是那位被传疯癫了的崔家大老爷崔正暗地策划,想要以此来让秦琼疑心。

    除了让秦琼和秦朗父子二人离心离德反目成仇之外,也想借此打击秦朗的名声,一个仙人子弟背上奸生子的名声,即便陛下不拘一格降人才,秦朗也走不了多远!

    最起码,大唐的这些世家门阀便不会再瞧得起秦朗。

    以后秦朗爬的越高,奸生子的名声便会传的越广,提起秦朗众人最先想起来的,便不会再是他仙人子弟的身份,而是奸生子的身份!

    秦朗手中紧紧攥着写满了资料的纸张,将纸攥成了一团,声音如出鞘的利刃一般:“传我令,让散落各地没来得及赶回来的家将部曲全力追查崔子锋的踪迹!”

    “崔子锋想要逃到域外之地,可现在天寒地冻,到处都是积雪,他跑不远!找到了人立刻给我带回来!”

    本来若是崔子锋真的能逃到域外去,从此再不踏足中原大唐,他便没想着赶尽杀绝,给崔家留下一丝血脉,饶他一条狗命,现如今崔正居然敢算计自己,他又岂会让他如意!

    等到抓到崔子锋,他倒要看看崔正会如何绝望!

    “是!”窦臻应了一声,声音中也满是杀意。

    他奶奶的,若不是少爷派他调查此事,他竟然还不知道主母和家主被人传成了这个样子!

    姓崔的那家杂碎,当初欺负少爷的仇还没来得及报,现在竟然还敢蹦跶,真是找死!

    “还有,派两个人去找崇义,让他提着那个冒牌货到平康坊府里等我,我随后就到。”

    他等不及了,等不

    及过了年再审问那个冒牌货!

    他要快些找到崔家谋反的证据,将崔家彻底打入泥潭再也翻不了身,否则总是这样在眼前蹦跶,就如同趴在人脚面上的癞蛤蟆一般,能恶心死人!

    “另外去点些人手,随少爷我去一趟崔家。”

    崔正想让他们秦家过不好年,他便让他连年都过不消停!

    都说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可谁知三年后是什么样子,他有仇,当下便要报了!

    若是崔正知道自己一时意气,却惹得自己全力追查崔子锋的下落,会不会追悔莫及!

    “是少爷,小人这就去!”窦臻兴奋又激动的应声,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叫人。

    自家公爷因为这些年身体不好,动不得怒,弄得他们这些人也跟着修身养性多年。

    这些年那些人对自家公爷议论纷纷,说自家公爷是绝户,当时他们便气得不行,想要打上门去,可自家公爷说悠悠众口堵不住,随他们说去。

    现如今自家少爷回来了,他们这些部曲家将也有了盼头,像是忽然有了精气神一般,也是时候让那些混账王八羔子知道一下,他们翼国公府也不是好惹的!

    虽说这会儿翼国公府内留下的部曲没那么多,可却都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战场之上不知杀过多少人,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对付区区崔家,足够用了!

    尤其是现在,姓杨的外逃,自然是将他的手下那些死士全部带走保护他去了,只凭着崔家的那些家丁下人,断然不会是这些百战老兵的对手。

    窦臻速度很快,不过一炷香时间,便将人手整合完毕,过来通知秦朗。

    秦朗带着窦臻和一干秦府部曲刚踏出大门,便看到正在准备进府的小程。

    看到他带着一帮人杀气腾腾的模样,小程立刻满脸兴奋起来:“阿郎,你这是要去砸了谁家?哥哥和你一起去!”

    哎呀,自从阿郎走后,他每日礼无精打采的连门都不想出,除了和尉迟双胞胎切磋切磋,还真没有痛痛快快打过架,都快憋死他了。

    今日看阿郎这一脸不善的模样,定是要去寻人麻烦。

    莫不是,昨日阿郎要去昨日那些王八蛋的家中打砸一番,好出出心口恶气?

    “你可是要去寻昨日那帮混蛋?算哥哥一份儿!”

    “不是。”秦朗摇了摇头:“我要去找崔正那个老匹夫,昨日听到的那些流言便是这个老匹夫传出去的。”

    “敢传我秦家的流言,小爷岂会让他好过!”

    “我也去我也去!”小程忙不迭的抓住秦朗的胳膊连声道。

    秦朗倒也没拒绝,点了点头让小程跟着便是。

    一帮子人雄赳赳气昂昂,杀气腾腾的走在街上,弄得百姓们纷纷躲避,待看到领头的人是秦朗时好奇了起来。

    “这是谁又惹到秦仙人了?”

    “

    这些人也真是,没事总惹秦仙人做什么,老老实实的过日子不好吗?”

    秦朗也不在意旁人怎生议论,带着人直奔崔家而去。

    到了崔家,窦臻挥了挥手,立刻有两个手中拿着流星锤做武器的两名家将上前下马,将手中的流星锤甩了甩,抡圆了朝崔家大门扔了过去。

    “轰!”

    “轰!”

    两声巨响过后,崔家的大门被砸的向里倒去,崔家的下人听到声音跑出来,看到秦朗等人杀气腾腾的模样吓得亡魂皆冒,一边往回跑一边喊道:“蓝田侯带人杀上门来啦!”

    “老爷不好啦!蓝田侯来带人打上门来啦!”

    自家二少爷死于蓝田侯之手,大少爷被蓝田侯打断了双腿,在他们这帮崔府下人心中,这位蓝田侯早于恶魔无异,如今带了这么多人杀气腾腾而来,怕不是要血洗崔家吧?

    秦朗冷哼一声,也不管四散逃奔的下人,带着人径自往后院闯了过去。

    崔文得到了消息,着急了府中的下人怒气冲冲的赶来,正遇上秦朗。

    “蓝田侯,你这是做什么?带了这么多人闯入我崔家,莫不是欺我崔家无人?”

    “跟你没关系!”秦朗不耐的一把将崔文拨到一边,正欲走却又被崔文拉住。

    “蓝田侯,你莫要欺人太甚!”崔文气得浑身直抖,脸色发青:“我身为崔家家主,你如今带人闯入崔家,便与我有关!”

    “本侯说了,跟你没关系,你若是再敢拦着,别怪本侯不给你面子!”秦朗冷冷的瞅了一眼崔文,眼中的冷芒杀意将他吓了一跳。

    “蓝田侯,若是家中有下人得罪了您,您尽管说,下官绝对不会包庇将人交给你,如此免于你我两家交恶,岂不两全其美?”

    崔文看秦朗杀气四溢的样子心中有些发虚,不由软了语调。

    也不知哪个混蛋得罪了这小子,让这小子这般带人杀上门来,害得他低声下气,若是让他知道是谁,定然要扒了他的皮!

    “既然崔家主如此说,那便把崔正那老匹夫交出来吧!”秦朗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崔文又道:“若是崔家主不敢,找人帮本侯带个路也成。”

    “找大哥?”崔文楞了一下:“我大哥已经疯疯癫癫连人都认不出了,不知何处得罪了秦侯?”

    若是老大还清醒着,把人交出去也就交出去了,现在人已经疯了,若是他就这么让秦朗带走了人,岂不被人笑话连个疯子都护不住?

    “疯癫?”秦朗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崔文道:“崔家主确定你大哥如今疯了么?”

    “秦侯什么意思?”崔文皱起了眉头:“下官亲自找来郎中确认过了的事怎会有假?再说下官何必欺骗秦侯?”

    他和老大的恩恩怨怨这小子门清儿,这会儿装什么大尾巴狼?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

    ,崔家大老爷不简单啊,连你这个一家之主都骗过了。”秦朗淡淡的说了一句,便不再搭理崔文,让窦臻随意抓了一个下人带路。

    他前几日虽然从地道去过崔文所住的院子,可却并不知道那个院子的具体位置,现下也只能找人带路了。

    看着秦朗一群人的远去的背影,崔文瞳孔一缩。

    这小子的意思是——大哥是在装疯?

    不可能!崔文在心中冷哼一声。

    他找来专门为老大诊治的那个郎中,是他这些年一直用着的心腹,怎会帮老大作假来欺骗他?

    可是……秦朗那小子也没理由欺骗他啊!

    再说秦朗这小子向来恩怨分明,若是老大现在好好的,凭着两家的仇怨,他不一定会放过老大,可现如今老大疯疯癫癫,这小子绝对不会因为那些仇怨迁怒这样一个人!

    他皱着眉站在原地想了半天,目光一冷恨恨的冷哼一声,朝着秦朗他们追了过去。

    一群人浩浩荡荡,在那个战战兢兢差点没吓得尿裤子的下人指点下,到了崔文所在的小院,这回小程没等其他人动手,急不可耐的上前,一脚将院门踹开。

    进了院门,秦朗一眼便看到痴痴望着满树积雪的崔文,上次在院子中看到过的那个老仆人走了过来,看着秦朗皱眉问道:“你……可是秦侯?”

    “正是本侯!”秦朗冷笑着应了一下。

    “不知秦侯来此有何贵干?”老仆人一脸疑惑的看着秦朗,似乎对他的目的十分好奇。

    秦朗将目光转向一旁自言自语,一脸呆滞的崔正:“我找他!”

    老仆人目光闪烁了一下:“我家老爷早就高了病假,难道秦侯不知么?不知秦侯找我家老爷有何事?”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