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唐之特种国师 第二百五十二章 李渊想长生

时间:2019-05-27作者:大包子

    本站:m..翌日,已经休息好了,神采奕奕的两人过了上早朝的时间,才抱着麻将晃晃悠悠的到了宫门口。

    秦朗身上有李二专门赐给他可以随时进宫的金牌,拿出来丢给值守的禁军验过,进了宫门便朝李渊的太极宫走去。

    这老头都退了位,还仍旧占着太极宫这个本属于皇上的宫殿赖着不走,还得李二那家伙现在只能住在太子东宫。

    瞅着太极宫的奢华庄严,雕龙画栋,对比一下李二东宫的朴素,再想想李承乾光天殿的荒凉,秦朗不由啧啧出声。

    这祖孙三代的差距也太大了点!就是李泰的承恩殿,长乐的明玉殿都比李承乾好的多!

    李二这厮为了哄自家老爹,可以说是除了皇位自由之外,要星星不给月亮,却把一国太子苛刻成那般模样。

    或许在李二看来,一国太子就应该这样以身作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可是这般偏心眼的举动,若是放到自己身上,时间长了怕是也会心里不平衡!

    又加上李二宠爱李泰,甚至到了成年也不让搬出宫去封地,这不是摆明了要给李泰念想吗?

    有了李二这个弑兄杀弟,囚禁亲父的造反头子做表率,李泰焉能不滋长野心?

    只要是皇家子弟,谁对那把椅子没念想?

    有了念想怎么办?自然是争是抢是夺啊?这般下去,兄弟之间还能有感情在?不恨对方不死都是兄弟情深了!

    “阿朗,你想什么呢?”小程瞅着自家兄弟一脸鄙视的模样有些奇怪。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太极宫真不错!”秦朗淡淡的道,岔开了话题。

    就算小程是自己的兄弟,可他毕竟是个土生土长的古人,对皇权有天然的敬畏在,自己心里那些在古人看来,大逆不道的想法能说出来吗?

    “那是自然。”小程点了点头道:“陛下登基之后大肆修葺太极宫,自然奢华了。”

    “兄弟虽然不知道你心里想写什么,却也有些猜测。”小程揽住秦朗的肩膀,在他耳边悄声道:“想想便行了,千万别说出来,不然被陛下知道肯定要治罪的。”

    “还有,你脸上那鄙视的表情也收一收,太明显了!”

    在他看来,自家兄弟胆子大的真是没边了,连陛下和太上皇都敢腹诽!

    若是让陛下知道了,就算兄弟有个仙人子弟的名头在,怕是也好过不了!

    “哎呀。”秦朗惊叫,稀罕的揉了揉小程的头:“处默,我发现你最近智商见涨啊!”

    “莫不是吃了什么仙丹妙药?”

    “滚蛋!”小程气坏了,黑着脸一把拉下在自己头上作怪的手:“哥哥好心提醒你,你却笑话哥哥,真是白对你好了!”

    都怪李崇义这厮,把原本跟他兄弟情深的阿郎带成了如今这般模样,简直快成了李崇义第二!

    看来,得想个办法将两人隔离一下了!

    一个李崇义自己都弄不过

    ,再来个秦朗,自己还活不活了?

    “李崇义那厮不是什么好人,以后你离他远着点,别把你带坏了!”

    小程二话不说直接将秦朗如今的改变定性成被李崇义带坏的举动,惹得秦朗忍不住嘿嘿直笑。

    自从到了大唐,跟着小程和李崇义几人,他也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重义气,有热血,会冲动。

    曾经的沉着稳重似乎离他越来越远,整日里与这些兄弟们嬉笑怒骂,年龄仿佛越来越小。

    不过,他倒是觉得这样也不错,不是每个人都能有重回少年心态的机会。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到了李渊的寝殿千秋殿外,正好看到来给李渊请安的李承乾。

    见了礼后,李承乾看着秦朗怀中抱着的盒子好奇的问道:“秦侯,你这是给皇爷爷送礼来了?不知是什么好东西?”

    上次去参加秦家的认亲大会,父皇说让秦朗给自己皇爷爷弄个好玩的,今日既然来了,想必是已经做好了。

    秦朗还没说话,小程冲李承乾挤了挤眼睛:“这可是个好东西啊!做出来之后微臣替太上皇试了试,果真不是凡品,好玩的紧。”

    听他这说,李承乾更好奇了,只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强忍着好奇心带着两人去给李渊请安。

    这千秋殿更是富丽堂皇奢靡无比,不管是建筑材料还是屋内的摆设都是珍品,李二那家伙本钱下的可真是不小,为了哄好他爹还真是豁出去了!

    李渊依靠在太师椅上,身下垫着厚厚的皮毛褥子,也不知是什么皮毛,通体雪白看起来就高档的很。

    他年纪已是不小了,头发花白发福了不少,没有秦朗想象中的那般雄伟硕壮,反而像个闲散享福的富家翁。

    身旁是几个长相美艳的丽人围着他,有捶肩的,有捏腿的,还有不时捻起果肉喂他的,这生活看起来果真是不错,逍遥的很!

    他神色慵懒,眉宇间有一丝颓废,看起来被这富贵生活腐蚀的够呛。

    “高明今日怎么得闲到朕这里来?这个黑脸小子是程咬金家的孩子吧?长得与他爹一般模样。”

    李渊仰头将手中酒一饮而尽,暗红色的酒液顺着嘴角落进他敞开的衣襟内,留下一道痕迹,旁边伺候的人立刻拿了雪白的帕子给他擦了擦,看得秦朗有些目瞪口呆。

    这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时间长了人不废才怪!

    看起来,李二果真是不怀好意,想要将他爹的意志彻底消磨掉!

    “这个俊秀的小子又是哪家的儿郎?怎的从未见过?”李渊丢下手里的酒杯,懒懒的斜了秦朗一眼问道。

    “皇爷爷,这个就是孙儿跟你说的仙人子弟蓝田县候秦朗。”李承乾看秦朗瞅着他皇爷爷发呆,急忙上前一步介绍道。

    “这秦侯手中有不少好玩意儿,父皇特地让他给您做了好玩的送来,为您解闷儿。”

    听到李承乾说起

    李二,李渊的眼中闪过一抹暗沉,慵懒的模样褪去了些,瞅着秦朗问道:“你小子可看够了?”

    李承乾悄悄的踢了秦朗一脚悄,看他如梦初醒般瞅着自己,无奈的低声调:“皇爷爷问你话呢,你总瞅着皇爷爷做什么?”

    “微臣失礼,还望太上皇莫怪。”秦朗轻咳了声清清嗓子,冲李渊拱手道:“微臣第一次见太上皇,觉得太上皇果真如传说中一般英挺神武,一时被太上皇气势震慑才失了礼数。”

    李渊似笑非笑的瞅了秦朗一眼道:“听说你认了秦琼为义父?”

    “是。”秦朗点了点头:“承蒙义父错爱,收了小子为义子。”

    “传言你会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还能御空飞行枯木逢春,此事可属实?”

    “微末小技,当入不得太上皇法眼。”秦朗十分谦虚的道。

    “微末小技?”李渊嘿嘿笑了一声:“这般术法若说是微末小技,那不知什么才能称得上神技?”

    不待秦朗回答,李渊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的看着秦朗问道:“你既然是仙人子弟,不知可能让朕长生?”

    秦朗暗自叹了口气。

    这个问题估计别说李渊了,就是李二那家伙也十分想知道吧?

    长生这个事情,从古至今别说是皇帝,就是普通人也难以忍受这等诱惑。

    现在李二还没问他这个事情,可能一个是顾着面子,另一个知道长生应当不是那么容易便能做到的。

    不过长期下去,未必他这个执念不会越来越深,到最后抓着自己给他寻求长生之道。

    “太上皇,连小子现在都是凡人一个,怎能会有长生之法?”秦朗对着李渊正色说道:“关于这个问题,小子也问过师傅。”

    “哦,你师傅如何说?”李渊不由自主往前倾了倾身体,十分感兴趣的问道。

    若是他能得长生,就算是那孽子得一时权柄又如何?

    只要自己活得够久,皇位迟早都能夺得回来!

    秦朗将当初忽悠孙思邈的那套说辞说了出来,听得李承乾和小程两人十分入迷,就连李渊听到那些毁天灭地的法术都是满脸神往。

    “师傅说,自从人间经历了巫妖大战、人妖大战,圣人封闭了仙凡通道后,凡世间便再无灵气,想要修仙问道万分艰难。”

    “小子虽说有师傅在,却也不知将来仙途究竟如何,或许能够在有生之年窥得仙道,或许摸不到门槛也只能身死道消,所以能否长生,小子也不知。”

    若是能够长生,自己家里的人都没安排完,怎么可能会给李渊和李二这俩野心勃勃的家伙?

    “你师傅做为始祖圣人,难道还不能直接点化你成仙吗?”李渊可不是好糊弄的,对秦朗的那一番说辞半信半疑。

    就算是他,有了长生之道也肯定不会宣扬出去,更何况这小子了!

    世人皆自私,李渊又怎会不懂?

    秦朗在心中鄙

    视了李渊一番,摇了摇头道:“自从天道圆满,圣人便不得出,用手段随意点化凡人成仙更是为天道所不容,即便是圣人也不得轻易违背。”

    “再说,修仙成道虽说是逆天之举,却还有一丝生机,若是轻易被人点化成仙,怕是天道会立即降下雷劫让人身化灰灰。”

    “到时候魂飞魄散,连重入轮回都不能了,更别说妄想成仙得道了。”语重心长的说完这番话,秦朗在心中暗自哀嚎。

    若是这老家伙再问下去,自己就编不出来了!

    李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得秦朗有些汗颜。

    自己这一番话要是放到现代这般忽悠人,不被人打出屎来就不错了,这老家伙居然还若有所思,也不知他到底思出了什么!

    “好吧,既如此,看来朕与长生之道无缘了。”李渊点了点头,神色之间颇有些遗憾。

    “你说给朕带来了好玩意儿,不知是什么好玩意儿?”

    秦朗急忙将怀里抱着的盒子放到一旁的桌上打开,捡了几个麻将凑到李渊身边,为他解说了一番。

    听完他的介绍,李渊和李承乾两人皆是十分感兴趣的模样,急忙让人搬来桌椅,四个人围着桌子团团而坐。

    “太上皇,赌桌之上无父子。”秦朗从怀里掏出钱袋笑嘻嘻的道:“若是小子侥幸赢了太上皇,您可不能生气。”

    李承乾被秦朗这句话吓得够呛,还从未有人敢对皇爷爷这般说话,这秦侯的胆子,真是堪比老倭瓜了!

    (本章完)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