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唐之特种国师 第二百四十五章 和盘托出

时间:2019-05-27作者:大包子

    本站:m..秦朗原想自己动手搜索一下这女人身上的蛊虫还有带着的物什,只是最终却还是败给了自己。

    这般搜索定是要将人全身都摸个遍的,就哪怕是前世这般对一个女子都不好,更别说如今的封建社会了。

    若他真的将两个女人摸了个遍,这两人哪怕就算是仇家,名誉也被败坏个干净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他实在出不了手。

    无奈之下,最终还是兑换了两个玉坠,找了两个仆妇,将玉坠激活交给她们,让她们二人将两人身上的衣服和饰品全部换下,一点东西不留。

    不过还好,这两名仆妇拿着玉坠,倒是不用再派别人来侍候监视两人了,也不必担心会被这两个女人下蛊。

    拿着两人的衣物和饰品,秦朗终究红了脸。

    虽说实在羞涩的很,可让旁人来检查他却是不放心的,只能自己来。

    最终,在心岚的钗环里寻到一些蛊毒,在米薇的腰封内寻到了两只竹筒,竹筒内是蛊虫,就在他松了口气准备将两人的衣物燃烧殆尽之时,却忽然看向心岚水色红的肚兜。

    长出了口气,将那间肚兜翻转,果真在里面发现一处暗兜,里面还放着一只小小的,蜷缩着身体一动不动的白胖蛊虫。

    他叹了口气。

    心岚这个女人,被他捏死一只蛊虫,又被他捉了一个,本以为已经没有了,却没想到在这种私密的地方,竟然还藏着一个。

    将东西收好,秦朗找了一个火盆,将两人的衣物投放进去,用火折子点燃,看着火焰将一切吞噬殆尽,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头痛的揉了揉额头。

    红衣女子现在踪迹全无,昭玉宫又不知有多少人来到大唐。

    他看着盆中的火焰渐渐湮灭,所有的东西变成了灰烬,将手中找到的蛊虫和蛊毒都放进系统空间,转身去了道士们所在的院落。

    他于医术一道并不精通,对于这些毒物只能用暴力手段毁灭,却不能从中寻找到彻底解决的办法,只能依靠孙思邈道长了。

    到了偏院,看到成玄英正带着道士们在练武,看到他的时候扬起笑脸蹦蹦跳跳的冲他跑了过来:“小师祖你来啦。”

    “玄英,你派人回去一趟太清宫,将孙道长请来,就说已经有了昭玉宫的消息。”

    “什么?昭玉宫的人出现了?”成玄英惊讶的瞪大眼睛:“什么时候,在哪里?现在人呢?可有派人监控他们?”

    “我已经把她们捉住了,寻找到几只蛊虫,想让孙道长来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找出克制蛊虫的办法。”秦朗叹了口气道。

    成玄英闻言更是吃惊不已。

    虽然他从未见过昭玉宫的人,也从未和他们交过手,可能让师傅这般忌惮,想必昭玉宫的人并不好相与。

    却是没想到,这位小师祖竟然这般厉害,能够生擒昭玉宫人。

    “好,我亲自去!”成玄英点了点头:“

    小师祖,我这就出发,我会尽快将师叔带来的。”

    “最近一段时间你要小心一些,说不准会有人来救她们,若事不可为,便放他们离去,自己的安危重要,千万别与他们缠斗。”

    “昭玉宫消失了这么多年,并且世间对他们的资料一直流传甚少,也不在乎再多等些时日,等我们找到克制蛊毒的方法,昭玉宫不足为惧。”

    这一刻,成玄英虽然仍旧是那张娃娃脸,神色却再无平日的稚气,反而有了些稳重。

    “好,我知道了。”秦朗心中一暖,微笑着点头。

    他知道成玄英害怕自己斗不过昭玉宫的人,又怕自己舍不得解析昭玉宫的机会,怕自己会以身犯险。

    成玄英松了口气,点了点头转身跑回房间去整理行李。

    这一次,没有小师祖相随,便只能自己骑马回去。

    将成玄英送到门口,秦朗正想回去的时候却看到小程和李崇义两人骑着两匹快马,在街道上驰骋,飞快的朝自己驶来。

    秦朗一愣。

    刚才着急带回心岚和米薇两人,倒是把小程和李崇义忘在来燕楼了。

    现下两人这般着急的过来,怕是得到了自己遇刺的消息,十分担心的过来查看吧。

    两人到了跟前勒住缰绳从马上跳了下来,急忙跑到秦朗跟前,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将他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你没事吧?可有受伤?”

    “幼娘告诉我,说那个花魁是个细作,刺杀了你,吓得我魂儿都飞了!”李崇义拍了拍胸口长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可不是!”小程也拍着胸口:“还好还好,吓死小爷了!”

    两人查看一遍看秦朗没事,放下心后想起幼娘说的话,小程咬着牙红着眼眶:“那两个女人呢?在哪里?”

    李崇义也是满脸的愤怒之色,气息冰寒至极:“敢对爷的兄弟下手,活的不耐烦了!老子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这会儿,李崇义再没有平日里的温和,一点不似往日对谁都笑语晏晏,柔声细语的模样。

    “已经让人看管起来了。我的身手你俩还不知道吗?不过一招便把她俩擒住了。”秦朗笑嘻嘻的宽慰两人:“我没事,别担心了。”

    “知道是什么来路吗?”李崇义身上的杀意渐渐消散,眉头皱了起来:“是崔家派来的人?”

    满大唐的找一找,能这般不管不顾的想要致阿朗与死地的,除了崔家还真没别人!

    自己这个兄弟是个好性的,若不是逼到绝路,轻易不和人结怨,再加上他仙人子弟的身份,别人巴结他也来不及,怎么会和他翻脸成仇?

    所以想来想去,他还是将崔家提了出来,因为崔家二子,一死一废,皆折与阿朗之手,这般深仇,才会想杀了阿朗抵命。

    “真是好大的手笔!”听了李崇义的话小程冷冷一笑道:“费了那么大的劲那么多时

    间,培养出来一位花魁,就为了刺杀阿朗,崔家的人,真是该死!”

    不由自主的,他想起当初在崔家庄子上,阿朗被八牛弩所伤差点身死的事情。

    只要一想起来,当时阿朗那般气息微弱,奄奄一息的模样,小程的怒意就忍不住喷薄而出。

    “难道说崔家真的不再顾忌陛下,准备要鱼死网破,跟你拼命了?”李崇义看着秦朗问道。

    他相信,那两个人定然已经被阿朗审过了,若真是崔家所做,刺杀国侯的罪名,崔家这次插翅也难逃了!

    秦朗犹豫了一下,在想着要不要告诉他们昭玉宫的事。

    当初在太清宫之时,流云是私下里跟他说的昭玉宫之事,就连成玄英也都是流云思虑再三,生怕他遇到昭玉宫人没有防备而吃亏,这才告诉了他。

    现在知道昭玉宫出世的,也就是玄机子师兄弟两个、流云道长、孙思邈道长、成玄英和他而已。

    不是他想瞒着自己兄弟,而是昭玉宫事关重大,他生怕告诉这他们二人,这两个家伙莽莽撞撞的去打探,再出现什么意外。

    另外一个原因便是,二人皆是将门子弟,许多事都不会瞒着他们父亲,他们父亲知道了,李二也就知道了。

    他就怕李二得知昭玉宫出世的消失会忍耐不住打草惊蛇,到时昭玉宫的人行事必会更加谨慎小心,再想调查便会难上加难。

    况且流云说过,昭玉宫的人行事无所顾忌手段很辣歹毒,若是因此恼羞成怒,大面积的下蛊下毒,将不知又有多少人会遇害。

    “阿朗?”李崇义伸手在秦朗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今日在来燕楼看到心岚之时,阿朗便不太对劲,莫不是他早知道了心岚是刺客,想要刺杀他?

    可阿朗那时为何会让他和小程出去?遇到危险留下他们二人多个帮手岂不更好?

    小程心思不如李崇义那般多,也并未注意到在来燕楼之时秦朗有何异常,看秦朗发愣,还以为他在想崔家的事情,咬着牙恨恨的转身去找秦威。

    敢对他兄弟出手,他怎么会饶过那两个狠毒的女人!

    李崇义看小程离开,想了想还是看着秦朗问道:“你今日在来燕楼就有些不对劲,可是早知那两个女人有问题?”

    “或者……”李崇义忽然想到阿朗第一次见到心岚时的异常,忍不住惊讶的道:“在第一次你见到心岚便知她不对劲?”

    他心里有些懊恼。

    亏得自己自诩心思缜密,在纨绔群里总以军师自称,当时怎么一点都没发现心岚的不对之处?

    想一想,当初心岚确实留下很多疑点。

    最大的一个便是,一个花魁就算过目不忘能记得他的诗,却为何连他的字迹都能记住?

    这般的能力若是不经过长久的训练是不可能会拥有的,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一点没往这方面想呢?

    秦朗点

    了点头。

    对于李崇义的缜密心思他从来就没怀疑,对他现在能有这番猜测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谁能想得到,来燕楼千方百计挖到手的花魁竟然怀着别的目的。

    “当时只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想要自己先查一查再告诉你们。”秦朗苦笑:“却没想到她们竟然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对我出手。”

    “今日看到她们我便生了警兆,怕你们留下会出事,才将你们支了出去。”

    “我们是兄弟,当要同甘共苦!”李崇义不赞同的摇了摇头:“虽说我武艺不及你,但多一个人帮忙总比你一个人面对要好!”

    秦朗暗自苦笑。

    当时他怀疑心岚两人是昭玉宫的人,又怎肯将兄弟留下面对危险。

    当时那种情况,想要提醒已经来不及了,若是不将他们二人支出去而是留下他们,自己来不及给二人激活玉坠,定会被种下蛊虫。

    自己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只能受制心岚两人,现下会是什么情况便不言而喻了。

    “他们是不是崔家派来的?”李崇义开口问道。

    秦朗静默片刻,终是不想欺骗兄弟,便摇了摇头:“不是。”

    “她们二人来路奇特,叫上小程去书房,我仔细讲给你们听。”

    他现在也同流云一般,担心这两个兄弟遇到昭玉宫的人不知戒备会出事,打算将昭玉宫的事情和盘托出。

    “好。”李崇义点了点头,

    两人相携进了府,找到了正在拽着秦威的小程,把他拉到书房坐下,秦朗这才开口道:“那两个女人不是崔家派来的,而是昭玉宫派来的。”

    (本章完)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