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三百三十八章 黄沙灌顶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1-14
    三儿晃着身子赶紧是看了看两人的四周,可却是没有发现那声音的来源到底是在何处,张仁山此时也听见了那声响,警惕之下他便是暂时地退到了三儿的身旁,转着头看了看两侧后他是开口道:“这是什么动静啊?”

    “不清楚,但我感觉有点不妙啊!”三儿摇着头心中也是提起了几分机警,毕竟这个时候两人都得稍微注意一些,要不然很有可能就会遭殃。

    张仁山听着话转过了脸也是没在说什么,两人周围的声响可是越来越大,而且几乎就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过去了好一阵张仁山见并没有什么危险出现便是稍微的一正身子而后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怎么感觉像是水流一样。”

    “应该不是水流,声音不太对”三儿摇着头便是否定了张仁山的话,张仁山也没想那么多,他只是感觉这声音有点像,可心中却是没有认定。

    瞧着过去了这么久依然没有事情发生,张仁山便是准备到那木板前将其破开,可等着他过去之后才是看清楚,原来这声响是由于那木板上被张仁山踢裂之后,黄沙渗入其中而发出来的,等着看清楚了原因张仁山便是赶紧一转身而后对着三儿道:“三儿你赶快过来看上一眼,原来那声音是这发出来的。”

    三儿一听张仁山那边有了发现,便是赶紧几步走了过去,等着他到了近处一瞧也是稍微的惊了一下,只见无数细小的黄沙,正不断的从那木板上的破裂之处,往这屋中流淌而进,而且随着黄沙涌入那破裂开的地方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大,几乎都快将整块的木板撕扯开了,稍微的盯着瞧了几眼三儿便是一转头对着张仁山道:“赶紧……咱们得走了!”

    “走?这往哪里走啊?”张仁山缓缓地回过身看了看两人的周围,除了那地上的洞口外,两人现在也是没有地方能够过得去。

    三儿听着言语便是转头道:“就是回去!”

    “还回去啊!三儿咱们好不容易才上来的,现在什么都没做就直接回去,这有点太那个什么了”张仁山到不是不想走,他只是感觉现在要是回去了,那之后再想上到这里来,就又得费上一番气力,那洞口当中的攀爬之路,可是十分难走的。

    三儿可不管那么多,看了看那随时都有可能会碎裂开的木板,他便是对着张仁山道:“你现在要是不走,一会等那木板破开了黄沙涌进这里,你就等着被活埋吧!”

    “好好好!我跟你一块,这事情你早点说啊!”张仁山一听原来三儿要走的理由是这个,他便是赶紧跟着其走到了一处,怎么说下去还有路,真要是在此处等着被活埋,张仁山可是第一个不干的。

    没有多说别话,两人几步便是到了那洞口的一旁,低头看上了一眼之后,三儿立即就是愣在了当场,这地面上的洞口之前两人上来时还是有些成圆形,可现在这洞口却是变为了地面上的一条裂缝,虽然下面还是一个样子没有变,但这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场景,直接是让三儿紧吸了一口气。

    张仁山也看见了那洞口的变化,歪着头他便是对着三儿道:“怎么样?我说这地方咱们肯定来过吧!你瞧瞧这地面上的裂口,跟我们之前到那盆地中的沙土房里面时几乎一模一样。”

    三儿可是不想跟张仁山在这个紧张的时候谈论事情,没有一句话语他直接是钻身到了那裂缝里头,沿路而下间张仁山赶紧也是跟着其一块而行,就在两人往下一路攀爬时,墙壁上那被张仁山踢裂开了的木板便是直接被黄沙挤压的碎成了无数残渣,大量的黄沙直接涌进到了这屋中,就如同洪水入径直接是将大半个屋子给填的满满当当,不过由于地面上有这裂缝的原因,不少的黄沙都是顺着这裂缝灌到了下面,好在此时张仁山和三儿已经从那洞口中逃了出来,要不然两人非得被这黄沙冲了一身不可。

    看着由那洞口中源源不断流下的黄沙,张仁山是一转头对着三儿道:“好悬啊!这要是再晚半步咱们两个都得被埋进去不可。”

    “知道了吧!现在你还想要回去吗?”三儿驾着脚下云也是盯着那洞口瞧了几眼。

    张仁山轻轻地摇了摇头嘴角带着笑道:“我就是说着玩的,其实我也想走来着!”

    “你可得了吧!我当时劝你,你还不想动一下呐!”三儿瞪了一下张仁山嘴巴一撇道。

    张仁山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只能是在一旁傻笑了一下,瞧着那还在不断往下流动的黄沙,三儿便是开口道:“看来这上面是去不得了!”

    “那怎么办?这上头要是走不通的话,这地方也没有别的路了”张仁山转着身子便是瞧了瞧周围,除了那地下宫殿以外,也就再无可去之处。

    三儿也挺发愁这事情的,原本到了那上面三儿本以为会是什么出路,结果却是那封闭的房间,没有寻到任何的东西,还被黄沙给堵了回来,心头有些难受三儿只好是慢慢地将脚下的云朵降到了地面上而后道:“现在也是没辙了,要不然咱们进到这宫殿里头瞧一瞧?”

    “你可别了,我都已经进去一回了,结果呐!你不是不知道,我感觉现在咱们最好是先别乱动了,在这里好好的商量一下再说”张仁山摇着头可是不同意三儿的话,这地下宫殿奇怪的厉害,真要说进到其中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张仁山这心里可是担忧到不行,在之前探索的时候,就是怪事层出,现在虽然没有可行的路了,但张仁山还是不想再去那宫殿里头瞧上一下。

    三儿一看张仁山说死不打算进到那宫殿里头去,无奈间他只能是先听着张仁山的话,暂时地停在了原地,两人靠在一处抬起头是看着那从顶上洞口中缓缓而下的黄沙,虽然不比自然风景要好,但这由黄沙而成的高落瀑布,可是很少见到的,一边瞧着那滚滚而下的黄沙张仁山便是开口道:“怎么办啊!咱们不能一直就这么待着吧!?”

    “你这宫殿不愿意进,上面的路也被堵住了,不在这待着,咱们又能去哪里啊?”三儿侧着头是在地面上找了一处较为平坦的位置,而后反身坐了上去。

    张仁山站在一边依然是看着那缓落的黄沙等着三儿的话语过来他便是道:“不是我不想进去,三儿这宫殿里头实在太邪门了,你来这里的时候不也是瞧见了,要我说咱们也就别考虑这宫殿的事情,真要说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出路,那咱们就直接回去从底下走。”

    “从下面走?你这想的可厉害了,别的我不说……就是那云朵和脏雾,咱们两人费劲千辛万苦才到了这里,现在要是往回去,你觉得咱们还能从那其中穿梭而过吗?”三儿坐在地上便是抬起头看着张仁山道。

    蹲下了身子张仁山是从地上抠下了一块小石头,转手丢到了远处而后道:“我这也不清楚,但终归是个办法嘛!再说了三儿那下面的情况咱们毕竟是探索过的,而这洞中咱们可是一概不知啊!真要说宫殿里面暗藏着什么危险,你跟我能对付的来吗?”

    “我也知道这一点,但现在不是没有办法了嘛!上去的路已经没了,现在只有进宫殿这一条,你在好好合计一下吧!”三儿望着头顶之上那还在不断往下飞落着黄沙的洞口,虽然他也知道进宫殿是条险路,但总比往回去要强一些。

    张仁山等着话语过来了,虽然他没有立即表示,但内心中张仁山还是觉得不该进去那宫殿,虽然现在两人已经到了要无路可走的境地,但毕竟还是有一条平安的路可选,张仁山因为知道那宫殿中的厉害,所以无论无何他都不会选择进到宫殿这条路,低头细细地合计了一番之后张仁山便是开口道:“我还是觉得不能进去!”

    “得……你说了算,不过仙儿你可要想好了,真要说这宫殿里头有可以出去的路,那咱们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三儿从地上站起了身,拍了拍沾到尘土他便是升起了脚下云。

    张仁山知道三儿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在性命和冒险中选的话,张仁山还是觉得前者更为重要,毕竟有命在才能更好的去冒险。

    稍微的等了一阵三儿见张仁山迟迟地不说话便是开口道:“你这想好了没有啊?”

    “想好了……还是不进去!”张仁山迈步就踩到了那云朵上。

    三儿一瞧张仁山是铁了心的不想再进那宫殿,他只好是摇了摇头而后伸出脚来点了一下云朵,等着那脚下云升起之后,两人便是向着进到这洞中的凹坑而行。

    随着云朵飞过了那宫殿,张仁山也是偷眼往其中稍微的看了看,宫殿当中现在已经是一片漆烟,虽然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但那隐隐约约传递出来的寒邪之感,还是让张仁山浑身的不自在。

    稍微的放慢了飞行的速度三儿是一回头对着张仁山道:“你确定这的不进去?”

    “你这都问多少遍了,不进去就是不进去”张仁山可是认定了自己的想法,无论三儿说什么他都不会再变了。

    三儿一瞧真的没办法将张仁山的意思改变,他也是只好叹了口气继续往那凹坑而行,张仁山站在三儿的身后,飞动之间他便是向着两人的后头瞧了瞧,黄沙瀑布依然还在,不过从那洞口中流下的黄沙却是照比之前还有多了不少,看样子是上面的地方已经被大量的黄沙填满了。

    稍微的一转头张仁山是开口道:“三儿你说那些黄沙都是哪里来的啊?怎么会有这么多?”

    “不止是多,我估计那屋子在我们进去之前就已经是在黄沙之下埋着了”三儿两眼看着前方,以免错飞过了那凹坑的位置。

    “埋着?不是……那屋子之前不是好好的嘛!现在怎么就埋着了?”张仁山对此还是有些不解的,他只是以为那黄沙是由于大风的缘故堆积在那木板后面的。

    三儿一听张仁山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便是暂时地停下了脚下云而后道:“仙儿你这怎么就忘了呐!?咱们之前去那岩石盆地的时候,由于那古城外面的建筑尽数被毁,大量的黄沙随着风都涌进到了那盆地里,那房屋本来就处于盆地的外围,自然会被涌进来的黄沙直接淹没掉,你说是不是就被埋进地下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了……咱们那个时候不正和地龙还有那蝎子打嘛!所以我没注意到这不也是很正常”张仁山听完了三儿的话语,便是细细地思考了一番。

    三儿也没想说太多,瞧着张仁山明白了他是立即又开始驾云而行,稍微飞过了一段之后,两人便是落在了那凹坑一旁,三儿探着头是往其中看了一眼道:“你可想好了!这要是下去咱们就得再穿过那些地方。”

    “想好了,这不是没辙嘛!大不了这次从我身上撕布下来”张仁山可是不想在跟三儿絮叨了,点了点手他是叫三儿赶紧先下去,毕竟这凹坑开着的位置是在悬空之上,只有三儿能在下头升起云朵,这样张仁山才能有地方可站。

    三儿也不想多说话了,转身爬到了那凹坑中后,便是一路往下而去,张仁山守在那凹坑的上面,也是不断的对着里面看着情况,以防三儿在其中出现了什么差错。

    这边等着三儿的消息时,张仁山便是也瞧着那宫殿当中的动静,这凹坑的位置正好是在这宫殿的前方,离着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

    稍微的等了一小会儿,却是迟迟没有听见三儿的话语,张仁山可是不想就这么在耗下去了,他直接是一转身子便开始往那凹坑中爬,可等着他刚一进到那凹坑中时,就听那宫殿里头忽然传出了一阵嚎叫之声,那声音刺耳难听,而且还十分的尖利,就好像被人抓住了嗓子不断鸣叫的公鸡。

    张仁山一看有了动静手脚便是又加快了几分往下爬动的速度,可还没等他爬多远,一只沾满了鲜血的骷髅利爪便是直接伸到了凹坑当中,张仁山抬头之时也是看见了上面的东西,没有任何的考虑,他直接是松开了手脚,沿着那凹坑跌落而下,这下落的速度不知比爬行要快出多少倍,等着张仁山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已经到了这凹坑的尽头。

    而三儿此时正驾着云焦急的等在那凹坑边,一看张仁山跌跌撞撞的出来了,三儿便是赶紧伸手要去接一下,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张仁山根本不是爬下来的,而是从凹坑中滑落而下,速度之快让三儿始料未及,等着他想收一下手的时候却是已经有点晚了,只在一眨眼的工夫,两人便是撞到了一块。

    张仁山的胸口闷响了一声而后他便是低头瞧了瞧,三儿这个时候正揉着鼻子从张仁山的胸前缓缓离开,站到了云朵的一边后他便是道:“仙儿……你这做什么啊?不好好的爬下来,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得亏我这边接住了,要是你劲头在大些,咱们两人都得从这云上掉下去。”

    “不是……三儿你听我说!那、那宫殿里头真的有……”张仁山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听那凹坑里面传出了一阵类似东西散落而下的声音,三儿站在一边也是听见了声响稍微的一愣神他便是道:“什么东西?”

    “不知道……但我感觉咱们还是现在离开的好”张仁山也听着那响动,浑身的冷汗立即是冒了出来。

    三儿一瞧张仁山的样子没有多说什么,他立即是驾住了云朵而后飞到了一边,暂时地停住之后,三儿便是扭着头看向了那凹坑的位置,没过一阵一大节人形的骨骸便是从那凹坑中飞快地冲了出来,而后紧接着就是又冲出来了许多大小不一的骨头,随着下来的骨骸越来越多,三儿这心里也是跟着发虚了不少,扭着头他是看向了在一旁直冒冷汗的张仁山道:“你刚才到底在上头做什么了啊?”

    “我……我什么都没做啊!”张仁山摇着头他可是无奈的厉害,那声音过来的时候,张仁山都已经爬到了凹坑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也是没瞧见。

    三儿一听张仁山的话就是立即道:“你别闹了,我是真的问你呐!”

    “不是……三儿你……我说的就是实话啊!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张仁山也急了,这事情本来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三儿现在却是认定是他所为,而这种冤枉事,张仁山可是受不得一星半点的。

    “真的不是你?”三儿瞧着张仁山那急切想解释的表情便是回问道。

    “真的不是我,那东西我都不知道怎么会出现的”张仁山的眉头都是皱到了一块。

    三儿在听完后便是转过了脸,看向了那正不断往下跌落着骸骨的凹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