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分身乏术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1-08
    本想着赶紧往上去,张仁山却是一伸手拦住了三儿道:“先别急!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三儿此时也不算是太着急,他只是想着要上去瞧一瞧,毕竟只听着张仁山在一旁说,不看上一眼那也是求不到真相的。

    稍微的在下面等了等,三儿是转过了头而后道:“行了吧!?咱们都等挺长时间了。”

    张仁山听着言语就是摇了摇头道:“不行……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妥,那东西估计还在上头徘徊,要是咱们就这么进去恐怕会有危险啊!”

    三儿一听言语也是没有太多的意思,张仁山担心的并没有错,毕竟那烟甲蝎子要真的在上头一直待着的话,那两人现在进去可就是得直面其本尊,到时候免不得一场恶战,不过这进去的路可就是头道难题了,这凹坑往上都只能单人而行,容不下两人变通,真要说遇见了那蝎子,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随着云朵又飘荡了好一阵,三儿这头已经是逐渐的失去了耐心,可他又不想冒着风险往上头去,矛盾间三儿只好是看了看在一旁坐着的张仁山道:“要不然……仙儿你试着上去瞧一瞧?”

    “我?你怎么不去啊?”张仁山斜眼瞪了三儿一下,三儿赶紧是嘴角带着笑而后道:“我这……我这不是身手没有你好嘛!再说了就我这身子骨往洞里爬都得好半天,要是真的上去了,万一那蝎子瞧见我,到时候能不能下得来……就不用我细说了吧!”

    “好、好吧!”张仁山也是很多无奈,对于三儿体力的事情他也没办法去说别的,而事实上也是如此,真要说是叫三儿上去看那烟甲蝎子还有没有,张仁山肯定会是第一个反对的,因为三儿刚刚说的话的的确确就是实情。

    慢慢地站起身张仁山便是先活动了一番腿脚,抬起头看了看上面的凹坑,他是回身对着云上的三儿道:“你先在这里等着,要是我退回来了,你也别问那么多,快些飞走就是。”

    “明白……放心去吧!”三儿点了点头而后是站到了那凹坑一边,看着张仁山往上慢慢爬去,等着他的身影彻底隐到了顶上的烟暗中时,三儿便是缓缓地坐到了云上等着张仁山的消息。

    随着时间过去,三儿在脚下云上也是不知道等了有多久了,心中烦闷间他便是掏出了刚才从一旁岩石上抠下来的透明晶体,来回晃了晃这晶体中的蓝色汁液,便是见其忽左忽右的逛荡了一阵,光亮闪烁之时,只见那些蓝色的汁液忽然间全都流向了这晶体的一侧,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这些汁液一般,三儿看得有些奇怪便是赶紧侧头瞧了瞧这些蓝色汁液流向的位置,远处也是没有任何的东西,除了一些还在岩石上闪烁的晶体外也就再无它物了。

    眨巴了几下眼,三儿便是从云上站起了身,将那透明晶体稍微的翻动了一下,结果那些蓝色汁液还是流淌向了原来的位置,依然聚集在这晶体的同一侧,三儿之后做了很多尝试,可无论三儿怎么调换这晶体的方向,里面的蓝色汁液都是在朝着一侧流淌,稍微的点了点头三儿便是没在继续去动那晶体,驾住了云三儿便是看了看周围一些岩石上其它的透明晶体,这些晶体中的蓝色汁液也是跟三儿手中的一样,全都流淌聚集向了一侧的位置,而且都是朝着用一个方向,三儿晃眼盯了一阵,忽然间他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之前两人在那岩洞中时就有了一个猜测,这些透明晶体中的蓝色汁液,很有可能就是那妖物的鲜血,三儿回到这下面来也是为了能够证明这一点,现在看着那些流淌到了晶体一侧的蓝色汁液,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留下它们的主子已经来都了附近,要不然这些蓝色的汁液也不会变成如此。

    稍微的合计了一阵三儿便是暂时地压住了云朵,飘荡在凹坑附近他也是想着赶紧上去,可由于张仁山一直没有回来,三儿现在就算想上去也没办法往上,焦急间迫不得以之下三儿是只能对着那凹坑往其中喊道:“仙儿上边怎么样啊?”

    话语过去了好久,却是没有等到张仁山的任何答复,三儿立即是把眉头皱了起来,心中稍微一愣他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妙暗道:“难不成仙儿出了事情?”

    实在不想继续等下去了,三儿便是将云朵提高直接爬进到了那凹坑里头,可等着他进去之后立即便是愣了当场,只见这凹坑中到处都沾满了鲜血,而且还湿滑无比,跟之前的模样不知差了有多少,可三儿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张仁山的事情要紧。

    往上爬了没一阵,三儿便是从这凹坑中探出了头,向着四周观望了一番,三儿便是傻住了,这凹坑本来是连接着岩洞和外面,可现在这里面的岩洞却是已经不见了,直接是换成了一个由人为开凿出的地下宫殿,虽然规模不大但却是依然宏伟,三儿出来的位置正好是在这宫殿的正前方,望着一左一右两根用来承重的巨大石柱,三儿打从心里那是惊叹不已,可现在要紧的事情还没做,三儿也是没心情去研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转身爬出凹坑后,三儿便是向着周围稍微的喊了喊张仁山的名字,可声音回荡间就是没有任何的应答,急躁的额头见汗,三儿便是绕着这地下宫殿的外围开始寻找张仁山的身影,可走动了好久三儿都是没能瞧见张仁山到底在何处,实在是体力有限,三儿只好暂时的停了下来,靠着身后的一面墙壁便是想着要暂时地歇上一歇。

    转着头三儿借着歇息体力的时候便是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身背后的高大宫殿,明显比那岩洞要大了很多,而且距离高处也是增长了不少,眨巴了几下眼三儿便是皱起了眉头,他现在所处的地方照比之前两人进去的那岩洞,可是要扩大了好几倍,也就是说此地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地方了,可进来的路并没有错,那为什么进去之后的地方却改变了,三儿摇着头是琢磨不透这里的原因,但现在张仁山生死不明三儿也是不敢孤身一人停留太久,稍微的喘了几口气他便是继续沿着这地下宫殿的外围去寻找张仁山。

    绕过了几根承重柱三儿又是一惊,眼前的地方显然是到了这地下宫殿的后头,虽然离着周围的岩壁很是接近了,但在顶部之上的一个开口却是引起了三儿不小的主意,这顶部的开口跟三儿之前看过的一个地方很是相似,可三儿就是想不起在哪里瞧见过了,开口正对着的地面上留存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还有些牲畜的白骨,不过都是一些破烂之物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调查的价值,三儿盯着瞧了没几眼便是不再想看了,动身走开后他便是一路沿着地下宫殿的另一侧往回开始摸索,喊是喊不动了三儿只能是借着手中透明晶体的光亮去仔细观察,可毕竟这地下宫殿实在太大,真要说是去找个人,可就等同于是在大海捞针一样。

    足足绕着这宫殿走了一圈,三儿只感觉到了精疲力竭,缓缓地坐在地上他是自言自语道:“这、这都是什么情况啊!不是……梦境里头也这么累吗?”

    这边三儿自己嘟囔着,忽然就是有人搭话道:“对啊!就是这么累!”

    “谁?”三儿听着声音就是从地上直接翻身而起,这地下当中危机四伏,指不定又是什么妖物作怪,三儿是不得不防备一些。

    几声脚步之音传来,一张熟悉的脸逐渐的是出现在了三儿手中晶体照耀的范围当中,看着慢慢走过来的人,三儿是真想上去狠狠地揍他一顿,可他的心中却是已经乐开了花,转过了脸三儿便是开口道:“你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在下面等得有多着急!”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三儿我都已经喊过你了,但我一看你也不出声,所以就没再想着喊你了”张仁山伸手挠着头满脸都是充满了尴尬相。

    三儿一听话语气得只想笑,也就是张仁山能做出这些事情,换个人都比他要强,实在不知说点什么好三儿是只能摇着头道:“仙儿……也就是你了!”

    “我什么啊?”张仁山可是装傻充愣的一把好手,他也是知道三儿根本不会听自己刚才的那一番屁话,所以干脆他就直接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三儿一看张仁山现在开始跟自己打哈哈,他只好是叹了口气而后道:“行了啊!我是不跟你计较这些,不过有件事情你可得如实告诉我。”

    张仁山一听三儿不打算跟自己讨论这上来时的事情了便是赶紧道:“可以!你问吧!”

    “嗯……这宫殿里面八成你都已经探过了吧!?那里头到底有什么东西没有啊?”三儿斜眼看了看张仁山,他由于一直是在外围转圈,并没有去到宫殿其中,所以三儿对里面可算是一无所知,不过就是由于三儿先在宫殿外面兜了一圈,才是知道张仁山很有可能一直是待在里头的。

    张仁山站在一边听着三儿的话就是嘿嘿的傻笑了几声而后道:“这个……我就是好奇所以才会进去的,要不然我肯定就先等着你上来再说了。”

    “别说这个没用的,你就是给我讲一下这宫殿里头到底有什么!”三儿看着张仁山要扯开话题便是立即转口道。

    “好吧!其实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空架子”张仁山摇着头伸手指了指那宫殿而后道。

    三儿听着话眉头便是一皱,这地方深入地下之中,要是其中没有任何的东西,那为什么还要在此处修建一所宫殿出来,而且还如此的宏伟和巨大,这样做不仅浪费地方还浪费时间,琢磨不透其中的事情,三儿便是对着张仁山道:“你确定这宫殿里头没有任何的东西吗?”

    “真的没有,你要不相信就跟我进去看上一眼,那里头只有一间房屋,而且还空空荡荡的,就连桌椅摆设都不见”张仁山转过了身便是朝着那宫殿的方向缓缓地抬起了步子,三儿也不是不相信张仁山的话,他只是感觉看上一下总比不去瞧要强,可等着三儿刚要迈步,就听在烟暗中有人忽然道:“别跟着他走!他是假的。”

    “谁啊!?”三儿立即就是惊住了,停下了脚赶紧是看向了周围,随着疾步之声响起,又一个张仁山是从烟暗里头直接窜到了三儿的近处,眨巴了几下眼三儿是看了看自己面前的两个张仁山,这种情况完全超出了三儿的思考范围。

    两个张仁山互相而立,瞧了瞧彼此之后立即便是打到了一团,三儿在一旁赶紧上前去拉架,可由于三儿体力的问题,他几次上前要去制止,都是没能成功。

    喘着粗气三儿便是坐在了一旁,看着两个张仁山缠斗在一块,三儿也是没有办法去管了,歇息了一口气三儿便是吼道:“行了!别打了……你们到底谁是真的啊?”

    “我是!”两个张仁山几乎一块的说出了同样的话,这可让三儿更为难以辨认了。

    眨巴了几下眼三儿便是开口道:“行……你们都是对吧!那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仙儿平常最爱的事情是什么啊?”

    “我知道……寻宝”一边的张仁山侧过了脸便是看向了三儿道。

    三儿一听也是稍微的点了点头,可之后来的那张仁山却是也开口道:“什么寻宝啊!我最爱的事情明明就是玩!”

    “呃……这个也算对!”三儿听着话脑袋就是一疼,虽然两个张仁山答的不一样,但这些的确都是张仁山爱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偏差。

    两个张仁山还在一边拳打脚踢互相争斗,在听见了三儿的言语后他们便是异口同声道:“我才是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先别吵,我这头疼着呐!”三儿对于眼前的事情真的是有点束手无策,可这也没有别的办法,忽然间就出现了两个同样的人,这换做谁都得有点打怵的。

    这边三儿想着该如何辨出真的张仁山时,又是一阵脚步声起,从烟暗中再一次的出现了第三个张仁山,这下三儿可是真的要疯了,看着那再一次露出的人脸,三儿便是磕磕巴巴的开口道:“你你你……又是谁啊?”

    “我啊!三儿你这是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第三个张仁山站在烟暗中便是看向了三儿道。

    而在此时一旁互相争斗的之前的那两个张仁山也是看见了这后来的第三人,几个人凑到一块瞬间便是又打到了一处,三儿此时真的是没有任何思考能力了,瞧着三个张仁山在远处打的那叫一个激烈,三儿这头却是不再想着要去管他们了,动着身子三儿慢慢地是朝着那地下宫殿而行,三个张仁山正打的难解难分,忽然其中的一个是瞧见了三儿正朝着那宫殿走,便是立即开口道:“三儿你去哪里啊?”

    “我?我去看一看那宫殿里头什么样,你们接着打吧!”三儿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下,而后是接着朝那宫殿里头走,三个张仁山一看三儿这么说,便是赶紧都聚到了三儿的身后,跟着其一块朝着那宫殿走,三儿此时也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微微地侧过头他便是道:“你们别跟着我太近,我拍万一你们谁是妖物,伤到我可就不好了。”

    “我不是……他们两个才是呐!”站在最中间的一个张仁山是开口对着三儿回答道。

    三儿也不想去搭理他,真要说张仁山在其中,可在三儿没办法分清楚谁是谁之前,这三个张仁山都是不能轻易相信的。

    随着三儿逐渐走近那宫殿,他身后的那三个张仁山都是没了声音,睁眼立在原地一动也是不动了,三儿感觉身后没了声音便是回头稍微的看了看,一瞧三个张仁山不再往前迈步,三儿便是开口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走了啊?”

    “不为什么!他们都是假的”一句话语是直接从三儿的背后传了过来,三儿惊讶间便是回头看了看,只见又一个张仁山是从那宫殿中慢慢地走了出来,他浑身上下如同跌入了红色的颜料缸,沾满了殷红的鲜血。

    三儿瞪眼琢磨了好一阵,便是警惕的看向了这第四个出现的张仁山道:“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我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的,你到不如进来瞧一瞧就知道了”那第四个张仁山对着三儿便是招了招手,而后是指了一下这宫殿当中。

    三儿其实早就想进去看上一看,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那也就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东西,甩开了步子三儿是跟着这第四个张仁山往这地下宫殿的里头走去……